翻页   夜间
墨染书院 > 艾泽拉斯文明:开局大金字塔 > 第三九六章 术士召唤仪式
 


  把时间拨回到两天之前。

  在向李德汇报完工作之后,诺格弗格便回到了自己的岗位上。

  虽然瀚海都护的高层几乎都是身兼数职,这位地精也算是最忙碌的一个。

  他管理着瀚海都护的经济,又是加基森的市长,既要对接和科赞的外交工作,还负责虫群战争中的后方医疗。

  这次科赞炒大宗商品最终害人害己,贸易亲王们如果不希望这场金融危机波及到自身,就只能向瀚海都护低头,而在最新的谈判过程中,诺格弗格也得到了他最想要的卡亚水晶。

  关于邪能的研究已经到了最关键的阶段,别的事情诺格弗格都不大想管,他只要把握大方向。

  “与科赞的双边关税问题—这个数字还可以,通过。”

  ……

  “贵金属出口额请求恢复到战前水平,科赞会提供更多的对应原材料—嗯,通过。”

  ……

  “科赞提出希望形成一种粮食与煤炭挂钩的直接交易关系:两边都先赊欠给对方一批物资,暂时不明确建立关系—这样处理很稳健,通过。”

  ……

  快速的将下面呈交上来的提案都浏览了一遍,在他这里通过之后会再提交到李德那里做最后的审阅,如果也得到通过便会成为政策施行。

  “齐兹克办事越来越老练了,与科赞的几项谈判他做的都不错,看来以后可以把更多的工作交给他了。”

  看完所有的提案之后,诺格弗格自然也就看到了压在最下面的论文。

  “这个克尔苏加德借给我的论文?他说的神神秘秘的,这里面写的到底是什么?”

  想到不久前他还提醒自己一定要看,正好刚处理完手上的工作,在新的工作到来前他不防先看一看。

  诺格弗格不会想到,他这一看就看了一天一夜。他一气呵成的看完论文,用力的伸了个懒腰后喃喃自语。

  “克尔苏加德,你这个家伙还真是胆大,这种东西都敢拿出来,我要是首席大魔导,就把你赶出达拉然。”

  这篇论文的作者,是历史上的一位首席大魔导,文中详细阐述了空间魔法的原理,和对传送法术的改良。可以说目前主流的传送魔法,源头都是这篇论文。

  虽然知道手里这篇可能是克尔苏加德的拓印本,诺格弗格也被他的大胆给震惊了。

  不过在震惊之余,诺格弗格又忍不住想要还原论文中提到的实验。

  与克尔苏加德合作的那段时间,克尔苏加德向诺格弗格普及了不少魔法知识,这些知识对于他掌握邪能也起到了不小的帮助。

  这么说来,诺格弗格也约等于是克尔苏加德的魔法学徒。

  [……物质世界是由秩序和逻辑所搭建成,现实世界的背后是一串串的代码,它们支撑着这个世界的运行。

  法师,就是维护和改写代码的人。而经过改写后还能出色运行的代码,就是魔法……]

  [……所有改写代码之中,空间魔法是比较大胆的那种,上千公里的距离,在这里只被抽象成一个长度参数。

  当然空间魔法需要用最谨慎的态度来完成,构成立体的每一个点都要在坐标系上完成平移,不然传送的结果就是身体残缺……]

  认真理解着论文中的内容,诺格弗格就像过去每个读过这篇论文的法师一样,赞叹这位前辈的天才。

  通过法阵的准确描述,在连接魔网后将一个生命整体平移到希望去到的地方,这对奥术魔法发展的贡献堪称伟大。

  当然在这篇论文中,可以看到这位前辈首席大魔导也不是没有一点遗憾。

  [……不行,做不到……]

  [……把人从A点传送到B点和把人从B点拉回到A点,不是相反的事!

  相反的法阵结构,相反的各参数运算关系,反念的咒语……这一切都行不通……

  ……我有一个猜想,可能要彻底的,从能量源头的相反,才能实现B传送A的构想吧……

  ……受限于时代,我仅能完成我自己的历史使命,至于后续的研究,就寄希望于后人的智慧了……]

  几乎是鬼使神差一般,诺格弗格又用了一整天时间,按照论文的指导画好了传送法阵,并且成功的连接到了魔网当中。

  只不过,完成这个过程,诺格弗格使用的是邪能。

  “克尔苏加德你可真是一个混蛋,居然教唆我搞这么危险的事……不过,我很喜欢这个挑战!”

  乐于冒险的地精选择接受挑战,毅然的发动了法术,在发动法术的一刹那,诺格弗格在魔网中找到了属于克尔苏加德的法术印记。

  相反的能量,便会呈现出相反的逻辑。

  邪能让空间中一段简短的代码崩溃同时,也会给运行物质世界的秩序传递一种假象:

  施术者将人从B点拉到A点,但秩序收到的反馈却是“将人从A点送到B点失败,导致那一段代码的崩溃”。

  所以秩序做出的反应是重启那一段代码,而处在B点上的人,也会送回到“重启位置”,也就是A点。

  总之,老陈等五人就以这样一种方式被传送回了加基森。

  当诺格弗格看到五人从墨绿色的传送漩涡里摔出来时,自己也都被吓了一跳。

  不过很快这种惊吓就被极度的兴奋所取代,他竟然做到了连历史上的首席大魔导都没做到的事!

  “这是哪里?!”

  当还晕着的四人发出这样的疑问时,诺格弗格不无得意的回答到。

  “欢迎回到加基森~我们成功了,我的朋友~”

  克尔苏加德顾不上身体的不适,蹭的一下蹦了起来,举起双手兴奋的喊着。

  “我就知道会这样!奥术无法解决的问题,或许邪能就可以!亲爱的朋友,你救了我们的命!邪能救了我们的命!”

  虽然实验的完成者是诺格弗格,但提出这个构想的却是克尔苏加德,这个重大的研究成果也是他的荣誉,也正是因此克尔苏加德在一时放浪形骸之际才会口无遮拦。

  “邪能?!”

  希洛玛和迦罗娜就像是触电一般就站直了身子。

  迦罗娜倒还好说,她对邪能更多的是忌惮和敬而远之。

  卡多雷对邪能却是刻骨铭心的仇恨,希洛玛此时的表情已然是相当不善。

  “你们这群骗子!海加尔山竟然还和你们是友好关系!你们却在背地里研究邪能!枉我还加入你们的战争!我要杀了这个邪恶的术士!”

  希洛玛举起法杖开始吟唱,在诺格弗格的头顶则悬起一轮如明月般的光球。

  作为珊蒂斯的战友之一,对于这个法术老陈可是太熟悉了,他伸出脚去绊希洛玛,同时嘴里提醒道。

  “是月火术!快拦住她!”

  克尔苏加德也见识过珊蒂斯那蛮横到不讲理的月火术,生怕希洛玛会展现出同级别的威力,情急之下便对希洛玛施加了法术反制。

  希洛玛的施法被中断顿时一阵头晕目眩,再加上陈·风暴烈酒的脚绊,便浑身无力的向一旁倒了下去。

  克尔苏加德急忙一步抢上抱住了希洛玛,可希洛玛看清楚是克尔苏加德之后,立刻愤怒的一把推开了他。

  “别碰我!”

  克尔苏加德有些尴尬的松开了手。

  希洛玛环顾周围的几人,陈·风暴烈酒就是一座大山,近距离的环境下他能掌控一切。

  希洛玛知道自己是绝无可能做出什么事情的,索性彻底摆烂的将法杖一摔。

  “你们杀了我吧,不然我绝对不会替你们保守秘密!”

  说着话希洛玛还狠狠的瞪着克尔苏加德,仿佛是在控诉着这个“骗子”。

  克尔苏加德苦着一张脸,不知所措嗫喏着。

  “希诺,不是这样的,你听我解释。”

  “我不听!别这么叫我!”

  克尔苏加德想要去扳希洛玛的肩,希洛玛不顺从的耸开他的手,可就在这时希洛玛嘴里发出一声痛呻。

  “嘶……”

  这把克尔苏加德吓了一跳。

  “对不起,是我手太重了吗?”

  希洛玛虽然气他,但也不至于颠倒是非。

  “起开,和你没关系!”

  老陈看着两人这无聊的情欲把戏,实在是憋不住大笑了起来。

  “克尔苏加德你这个笨蛋,你没看出来她是受伤了吗?”

  说罢熊猫人武僧也懒得征得两人同意,一刀划开她袍袖的肩膀到手肘处,露出了肿到青紫的手臂。

  “啊?这怎么弄的?!”

  希洛玛这个时候也没心情和他生气,惨笑了一声之后说到。

  “最后虫巢暴乱的时候,没注意被只虫子的毒针刺了一下,它的暗影毒素真厉害……”

  说到这里的时候,希洛玛一副留遗言的表情,在她的观念当中,暗影毒素只有预防的可能,是绝无治愈的可能。

  而克尔苏加德则是关心则乱的抱着希洛玛就要往外走。

  “不行,我现在就带你去治疗……”

  诺格弗格一副“我不认识他”的表情,没好气的叫住了他。

  “傻逼,你往哪里去?”

  克尔苏加德理所当然的回答到。

  “当然是带她去治……啊!抱歉!”

  反应过来的克尔苏加德急忙把希洛玛放到了办公室的沙发上,知道局面稳住了后,嘴里又不肯吃亏的“报复”着诺格弗格。

  “谢天谢地,地精的办公室里竟然有合适的沙发坐。”

  诺格弗格挽起袖子,嘴里不爽的骂骂咧咧。

  “傻逼,早知道刚才就该让你多着急一会。”

  见诺格弗格靠近,希洛玛紧张的大叫着。

  “你别过来!”

  可是因为情绪激动,导致暗影毒素的肿瘤进一步增长。

  短短数秒间,希洛玛竟感觉半边身子发麻,克尔苏加德心疼的安抚着她的情绪。

  “你放心,他会治好你的。”

  希洛玛可不相信区区术士能治疗连大德鲁伊都无能为力的暗影毒素,依旧情绪激动的抗拒着。

  “我才不相信你的花言巧语,他怎么可能治好……我?”

  话刚说到一半,希洛玛就惊讶的发觉手臂上的疼痛得到了缓解?!

  她扭头看过去,诺格弗格的指尖正释放着邪能,在她的手臂上细致的灼烧着。

  “这……”

  “别说话,忍一会儿就好了,这套业务我现在相当的熟练。”

  希洛玛愣愣的点着头,大脑一片空白的看着诺格弗格的治疗?

  中间为了清理扩散到肌理内部的毒素,克尔苏加德也用奥术协助邪能深入体内靶向清理。

  半个小时之后治疗彻底结束,希洛玛的手臂也恢复了健康,唯一的创伤,也不过是邪能治疗时灼烧掉了一层表皮。

  “好了,带她找地方包扎吧,该怎么做你很清楚。”

  诺格弗格擦着手摆出一副送客的态度,他两天一夜没有休息,又施放了一个传送法术,接着还做了一场手术,现在真的很累了。

  更何况他也觉得再没什么好说的,希洛玛对自己抱有偏见,刚才还试图杀死自己,现在说什么都觉得尴尬。

  所以还不如送客,好趁此机会歇歇,稍晚些弄不好还会有工作送过来。

  希洛玛心情复杂的看着诺格弗格,克尔苏加德则语重心长的劝说着。

  “希诺,你对待奥术魔法时的宽容哪去了?邪能作为本源力量存在着,是有它的道理和意义的,我希望你能理性的看待。”

  老陈听着克尔苏加德的话,五官都快揪到一起去了。

  “你说这话洒家怎么这么不爱听呢?男男女女的在一起怎么尽是严肃话题!

  克尔,你带着祭司去包扎休息,好好和人家道个歉,多说点人家爱听的明白吗?

  看着你们这样可真费劲,还是人家巨魔朋友痛快,有这工夫孩子都生出来了,你说对不对,尼布尔?”

  克尔苏加德和希洛玛都是脸色一红,法师赶忙小心的扶起希洛玛往外走,同时小声对希洛玛说。

  “对不起,是我没保护好你。包扎完我们就回去休息……你肚子饿不饿,想吃什么我给你买……”

  这些话老陈听在耳中,当即开怀大笑起来。

  “对喽,就该这样。那咱们几个也该走了,去向统帅部报告情况吧。马林,抱歉抱歉,告辞告辞。”

  老陈拱了拱手,潇洒的带着尼布尔和迦罗娜离去,不带走一片云彩。

  诺格弗格同样拱手示意慢走不送,随后浑身一泄瘫坐在椅子上。

  “这都叫什么事啊。”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