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墨染书院 > 重生偏执江少的白月光 > 第84章 江衍想一直握住她的手
 
玄毅,她前世的发小。

上小学的时候,她们关系最好。

后来,玄毅因为家里的原因,跟父母一起去国外居住了。

上一世,直到阮清清28岁那年才回来。

玄毅为她自杀了,但玄毅不是因为爱她。

是因为他爱的人意外身亡,他没了活下去的希望,得知她有心脏病,正好他的心脏和她的能够匹配。

他自杀的时候,给阮清清发了条短信,告诉她,而那会儿,阮清清距离死亡,只剩下几分钟时间而已。

看完消息没多久,她就病发去世了。

一切都来不及了。

她来不及阻止玄毅,玄毅的心脏也来不及救她。

如果说,前世江衍给了她对爱情的憧憬向往,那么,玄毅则是她在病痛时间的支撑。

大概因为玄毅和她一样爱而不得,两个同病相怜的人,互相鼓励着对方,在鼓励对方的同时,也鼓励到了自己。

于玄毅来说,他和阮清清不过是五年未见。

于阮清清来说,隔了一世。

眼泪扑簌簌地往下落,止都止不住。

玄毅明显被阮清清吓到了:“小清清,你……不会吧。”

他失笑,准备拥抱阮清清:“就这么想我?”

阮清清及时反应过来,往后退了一步,第一时间看向玄毅后方。

她刚刚是朝着江衍的方向跑来的,终于被玄毅挡住。

所以,江衍还在那里。

隔着泪水,阮清清望见了少年受伤的眼眸。

阮清清一下子慌了:“玄毅,你等一下。”

绕开玄毅,阮清清快速来到江衍面前。

仰头望着江衍:“江衍,我……”

冰凉的手指,落在她眼帘上,打断了阮清清的话。

少年的手接近颤抖,温柔地帮她擦拭泪水,嗓音闷得不像话:“你哭了。”

为别人而哭。

阮清清怎么会不知道少年的敏感呢,也不管那么多人,用力扑进江衍怀中,抱紧他精瘦的腰:“不是你想的那样。”

忽然看见在她记忆中已经去世的好友,阮清清难免忍不住。

但她和玄毅,不是他想的那样,玄毅有喜欢的人,那个人,是一个给了玄毅彻骨之痛的男人。

阮清清在他怀中仰头,眼底带笑:“江衍才是清清最重要的人。”

当然,是除了亲人以外。

因为亲情和爱情,是不能拿来比较的,都是她最重要的人。

一句最重要的人,抚平了少年心里的烫伤。

有热流源源不断从心间散发出来。

江衍用力抱紧女孩,她懂。

原来她都懂。

他的心思,原来她早已洞悉。

少年沉闷地拥着她,漆黑的眸子渗出点点柔情,他的,他的,她是他的。

可想到女孩为了另外一个男生流泪,江衍心里就闷闷的。

现在他是最重要的。

以后呢?

还能继续吗?

少年用力到骨节泛白。

那个男孩,一身名牌,和他的女孩一样,是同一个世界的人。

江衍忽然害怕有一天,当必须面对现实的时候,他会握不紧女孩的手。

他忽然明白了钱的重要性,第一次,迫切地想要钱,想要很多很多很多的钱。

玄毅在后方,看见阮清清和一个帅气冷酷的少年拥在一起,摇头失笑。

“怪不得都来不及跟我叙旧,原来是怕有人吃醋。”

玄毅正摇头失笑,肩膀被人拍了一下,扭头看去,对上阮成渝那张带笑的脸,以及一张……他寻找多时的面孔。

“玄毅,你什么时候回国的,都不告诉我,不够兄弟啊你。”阮成渝晃了晃手中的……饮料,一脸高傲地抿了一口。

“你朋友?”余晖问。

阮成渝笑:“发小。”

然后分别给两人介绍对方。

余晖擅长交际,见对方不说话,只是呆呆地盯着他看,笑着朝他伸出手:“余晖,很高兴认识你。”

玄毅久久不言,阮成渝拍了他一巴掌:“傻了,人跟你打招呼呢?”

玄毅很快回过神,主动和余晖相握,仔细看的话,能发现玄毅的手在颤抖。

“玄毅……很,很,很高兴认识你。”

余晖挑眉,他已经帅到男女不忌了吗?

生日宴结束后,阮清清亲自送好友出门。

齐磊跟父母一起回去。

季小小和水灵玉顺路,一起坐水灵玉家的车回去。

阮清清正准备安排司机送杜雪儿回去,一直不露面的沈程出了声:“我正好要去那边,顺路,我送她过去吧。”

沈程一身绛紫色西装,桃花眼在说话时会习惯性上挑,给人一种浪荡风流的既视感。

杜雪儿想到之前看到的画面,涨红了脸想要反驳,对方不给她拒绝的机会:“走吧,小姑娘。”

阮清清奇怪地看着两人,怎么回事?

今天怎么所有人都奇奇怪怪的?

阮成渝满头的草屑,还有水灵玉被刮破的裙子,杜雪儿奇怪的反应,沈程的主动。

仿佛嗅到了奸情一般。

不过,阮清清不八卦,所有人都安排好后。

阮清清才跑去找江衍。

江衍坐在她家客厅里等她。

比阮清清先一步回屋的,是她父母和玄毅。

沈丽声音带笑:“阿毅,你放心吧啊,姨会好好照顾你的,安心在咱家住着,当成自个儿家一样。”

玄毅温和地笑了笑:“谢谢沈姨,谢谢阮叔。”

江衍背对着他们坐在沙发上,没有回头,但两人的话他都听见了。

沈丽的声音,他记得。

之前文化节时,看见他和女孩抱在一起,对女孩很严厉的妈妈。

男孩的声音他也记得。

那个很温柔的男孩,那个女孩为之流泪的男孩。

少年手指搅在一起,右手捏着左手食指,他要住在她家吗?

和她很近很近。

看见客厅有人,沈丽和阮强对视一眼,两人很快认出这是谁,正要和少年打招呼,女儿从她们身后蹭蹭蹭地冲过去。

“江衍,走,我送你上车。”

声音悦耳清脆,显然她很开心,三个活生生的人她都没看见,眼睛里就只有她的心上人了。

阮清清牵着江衍的手从沙发上起身时,才看见三人,瞬间睁大眼睛。

“你们走路怎么都没声的?”

吓得赶紧撒开江衍的手,做错事一般,把手背在身后。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