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墨染书院 > 拒婚后成为仙界第一 > 第226章 非人少年
 
第两百二十六章

这场面有些骇人!

这些面容苍白目光呆滞无神的鬼魂像是发疯一样的撞着那堵无形的空气墙,执着不悔地令人有种毛骨悚然的疯癫魔障。更甚者,从他们的耳朵里、眼睛里、鼻子里、唇角……开始往外不断的流出乌黑的血。

七窍流血,可怖骇人!

如此离奇一幕,令苏烟微不由地睁了眼。

“他们已堕为厉鬼!”站在她身旁的薄寒沉着声音开口道,目光盯着前方那群堕为恶鬼的人群,俊美的脸庞上神色阴沉凝重。

苏烟微的脸色也难看了起来,厉鬼可是个棘手的东西,若非死前怨气冲天死后断不会堕为厉鬼,厉鬼怨气戾气冲天,凭借执念作祟早已无神志理智可言,行凶作恶。每每有厉鬼现世,无一例外皆是残害众生,可怜可恨。

于修士而言,若遇厉鬼超度为上,若无法超度便就地斩杀。

苏烟微握紧了手中长剑,目光盯着前方那群状若疯癫七窍流血浑身黑气缠绕的厉鬼,面沉如水。

超度

这不是她擅长的,剑修可不擅长超度,就算是要超度那也是物理超度。

在眼下失去灵力的情况下,和这群厉鬼硬碰硬胜算几何?

苏烟微心下飞快的计算衡量。

“还请道友为我护法。”身旁的薄寒冷着嗓音开口道。

说罢,他便拂起衣摆就地坐下,阖眼诵经,“十方天尊,度厄解难。大慈大悲,济世救人……”

苏烟微闻声看了他一眼,是了,身旁这个出自道家正宗,最擅长的便是诵经,念经超度是他们的老本行了。

这般想着,苏烟微朝前一步走到薄寒前方,持剑伫立,为他护法。

"七情七苦,往牛往乐“

“苦海徘徊,不若归去……”

随着薄寒的诵经,前方状若疯癫不停撞墙七窍流血的厉鬼们,逐渐停下了动作,呆呆站立在那里,此刻他们的双目已然猩红泛着不详的红光,周身翻涌的黑气谓之憎恶怨毒。

他们似乎是平静了下来,面容依旧呆滞,猩红的双目依旧无神,但却不像方才那般疯癫凄厉,周身翻涌的黑气似乎也有减弱的趋势,皆穿着上古服饰的男男女女们齐站前方,双目竟是留下了两行血泪!

苏烟微见之心下惊奇,这些上古时期的人民到底是受了何等冤屈,这般死不瞑目?身死亦要化为厉鬼前来寻仇。

他们的仇人……

苏烟微抬起眼眸望向前方那座山,黑夜下,挺拔奇秀的仙山少了分白日里的仙灵,反显得晦涩。

他们的仇人应当就在那座仙山上。

否则他们不会如此执迷不悔的想要入山,那座山上到底有什么?

白日所见的仙山奇秀灵美,寻觅许久终于得见仙山的欣喜,此刻皆蒙上了一层阴影,此行似乎并非像他们所预想的那般美好。所谓的世外桃源,更像是水中月镜中花。

薄寒的往生经起效了,那群厉鬼不再淌血泪,周身黑气沉寂,神情呆滞目光无神站立在那里,身形似有便薄弱虚幻透明。

不愧是道门正宗弟子,苏烟微见状心道,诵经超度业务专业。

就在她这个念头刚起,仿佛就像是要和她作对打脸一般,为首的那个厉鬼忽地仰头发出一声尖利戾叫,浑身黑气暴涨,甚至蒙上了一层血光,面目漆黑眼神猩红,那是怨气和戾气的显现。

“这是……”

苏烟微见状神色陡然一变,“魔化了!”

戾气怨气深重无法被超度净化,极凶极恶堕为邪魔,便是厉鬼的魔化,邪魔是比厉鬼更为凶煞邪恶的存在,若说厉鬼还能超度,那邪魔便只能斩杀!

而随着这为首的厉鬼魔化,他身后的那群厉鬼纷纷从净化超度模式中醒来,皆是是浑身红光大盛凶性大涨,俨然都是一副要魔化的样子!

这群魔化的厉鬼纷纷转向苏烟微和薄寒二人,猩红凶恶的目光盯着他们,浑身魔气戾气翻涌。

那露骨的恶意和凶性,展露无遗。

——俨然是将苏烟微和薄寒二人当成了仇人。

厉鬼是没有理智和人性可言,他们会杀死一切阻碍他们的人,甚至是看见活人便虐杀。

这是盯上他们了?

苏烟微目光同样冰冷与他们对峙,脸色冷沉无一丝温度,手指按在剑柄上,随时可出剑!

“道友。”

她身后的薄寒停下了诵经,睁开眼睛,语气冰凉:“不必留手,他们已成邪魔。”

苏烟微再无顾忌,邪魔当斩!

她一剑朝前挥斩,凌厉森寒的银光剑芒斩杀而出,周边草木皆被剑气削断!

虽苏烟微不可用灵气,但她手中的坠星剑本就是仙剑,仙剑自带仙气灵性、剑气凶性,对邪魔鬼怪亦可造成伤害。

不然上岛之前,苏烟微不会特意交给薄寒一柄灵剑防身,为的正是应对眼下情况。

而在她出剑的同时,那群厉鬼亦动了,朝他们发起了攻击,乌黑的指甲瞬间变长尖利,如同尖刀。朝着苏烟微和薄寒蜂拥而上,撕咬撕碎。

如同最恶的恶犬,成群的恶犬足以瞬间将一头猛虎撕咬成白骨。

————

面对乌央央一片朝她蜂拥而上的恶鬼,苏烟微面色无惧,她一人执剑,力战群鬼!

何畏,何惧!?

吾辈修士,斩妖邪,诛恶鬼!匡扶道义,当仁不让!

浩然正气心中存,长剑既出无犹疑!

苏烟微一剑挥斩,凛然剑光将这群厉鬼击退数丈,剑光所过之处,残叶落花。

这一击似乎将那群恶鬼激怒了,他们周身的魔气凶光大涨,越发凄厉凶狠起来,只一瞬又齐齐蜂拥前去,朝着苏烟微攻击而去。这群恶鬼所带的魔气煞气让周边的草木瞬间枯萎,土地都焦黑不详。

苏烟微冷眼瞧着前方朝她扑来的恶鬼群,心下盘算着,她如今不能动用灵力,不宜和那群恶鬼打持久消耗战,还是速战速决,一击定胜负。

于是,她便打算全力挥出这一剑,按照她的计算,这一剑足够削死这群恶鬼,就算有那么几只侥幸没灭,薄寒也能善后。

打定主意,苏烟微便握紧了手中的剑,将全部的力量灌诸这一剑。

“喝!”

苏烟微一声喝,斩出这一剑!

剑光乍亮,如一条光带,瞬间在黑夜中亮起如白昼。

瞩目耀眼。

剑势赫赫,威如雷霆。

苏烟微所言,一剑灭诛邪恶鬼,并非狂妄自大,而是真有这个底气本事!

这一剑,足以将那恶鬼群消灭个大半。

——她身后的薄寒看着这一剑,瞬间睁大了眼,眼里再无其他,唯有这一剑,剑光,剑辉,剑芒……

若是他,

薄寒心道,我是挡不下这一剑的。

……恐怕也无法挥出这一剑。

————

苏烟微挥出这一剑之后,手微微下垂,接下来交给薄寒就好了。她绷紧的双肩松展,放松了下来,准备收工。

而就在此时。

异变陡然发生!

忽地从远处飞来一道翠绿的光,如流星,急剧快速的坠落。

——朝着苏烟微这个方向。

“轰!”

一声巨响!

流星与剑光相撞,瞬间炸裂,迸发出一道银绿的炫目光华。

那瞬间产生的冲击,掀翻了那群恶鬼。

却也让他们在苏烟微那一剑下逃生,毫发无损。

苏烟微:草!

气死了!

谁干的!

谁干的好事!!

气得眼睛都红了的苏烟微,抬头望去。

只见远处前方半空上立着一个手举长弓的翠绿长发少年,他一身玄色镶金边的深衣,系着一条浅金色的腰带,清丽俊秀如同铃兰花般美丽的脸庞上神色冰冷无一丝表情,在发现苏烟微的目光之后,朝她看去的眼神甚至是倨傲的,冷漠的仿佛不将一切放在眼底。

看苏烟微就仿佛在看一粒灰尘,看空气一样。

苏烟微:……

如此,她反而冷静了下来。

是呢!

苏烟微在心里说道,那少年一看就不是个人,浑身上下都写满了非人类特征,你和一个不是人的家伙计较什么?

长久以来的经验,让她很清楚,不要用人类的那一套去和非人类打交道,非人类不吃且不遵循人类社会的那一套。

心平气和。

冷静理智。

我可去你妈的心平气和,冷静理智!

当场苏烟微就面色不善盯着远处半空中立着的翠绿长发非人少年,语气冷冷开口道:“道友暗地里放冷箭,非君子所为。”

少年将手中的弓放开,那张华美翠绿的比起兵器更像是乐器的弓瞬间化为了绿色的光点消失了,“吾非有意与你为敌。”少年看着苏烟微,他的眼睛是少有的翠色,像是草木的颜色充满了生机与活力,“只是,还请诸位手下留情。”

这少年开口意外的还挺正常,看起来能沟通。

苏烟微心下有些意外,不过能沟通就好,就怕来的是不听人话的家伙。

“邪魔厉鬼,不容天理,极恶极凶,遇之则斩。”苏烟微不客气道,“今日的一念之仁,他日或许酿成大祸。即便如此,道友还要阻碍我等?”

少年说道:“此乃无人之地,道友所担忧之事不会发生。”

苏烟微听后直接翻了个白眼,没好气道:“所以我们不是人?”

少年:……

少年水蓝色的目光望着她,清丽漂亮的脸庞上神色一言难尽,你们怎么来的你们心里没数?一般人能轻易来到这里吗?

“如你们一般人,不多见。”少年声音淡淡说道,“这千年来,吾也只遇到过两回。”

一旁的薄寒闻言,当即问出口道:“你可见过我师兄?”

“他名唤周游,应当是三十年前来的此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