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墨染书院 > 磐帝 > 第十九章 交易
 
  同时随着李重霄手掌流入李道源体内,还有一股淡黑色的神魂之力,和一种淡红色的血脉精元。

  除此之外一缕缕比头发丝还要细很多的黑色煞气,也在往李道源的体内钻去,这正是每一名李氏族人从出生到老去,都存于体中的孽龙黑煞。

  平时隐藏在李道源的后颈上,连他自己都不知道的蛟龙印记,在此刻突然闪现而去,宛如一条小蛇一般扭动起来,而在印记附近的皮肤下,一缕缕黑色煞气正逐渐向中间聚集,隐隐约约也形成了另一个蛟龙图纹。

  从李重霄手中流出的灵气好像无穷无尽,一连将李道源周身三百六十枚气穴位全部充满,依旧还有一股黑色灵气,源源不断的往李道源的体内注去。

  “灵穴境大圆满!”

  李道源从入定中回过神来,稍微感应了一下体内灵气的状况,就发现此刻自己的修为,赫然到达了灵穴境大圆满。

  而且他的神魂之力,也足足增长了六倍有余,虽然本命神魂还只有核桃般大小,但颜色却完全变成了深黑色。

  另外李道源还觉察到一阵酸麻感,从浑身的骨骼中传出,自己的身体则仿佛埋在泥土中的种子,正在酝酿一股澎湃的新力量。

  “紧守心神,运转功法,准备开通玄关一窍!”李重霄有气无力的提醒道,他整个人的精神看起来十分萎靡,满头银白色的长发也失去了原本的光泽。

  李道源闻言不敢耽误正事,急忙在体内运转起玄水真经,催动起第一枚气穴位中的灵气,朝着下一个灵气穴中流去,将三百六十道气穴中的灵气通通调动起来,按照玄水真经功法在体内运转了一个大周天。

  顿时一股精纯异常的黑色灵气,就如同一道离弦利箭,朝着李道源胸膛内封闭的玄关一窍撞去。

  “嘭”的一声轻响,

  从李道源的身体中传来,只见一大团黑色灵气,从他的体表四散而出,化为一阵滚滚黑雾向着周围飘去。

  “再来,”

  李重霄半耷拉的眼皮,声音低沉的说道。

  李道源调整好心态,再次补充满周身灵气,然后运转一个大周天,沿着经脉向玄关一窍冲击而去。

  “嘭”的一声轻响。

  同样有一团黑色灵气,再次从李道源体内消散而出,第二次突破瓶颈失败,玄关一窍的窍璧依然好似坚不可摧。

  下一刻,不用李重霄提醒,李道源便在体内集结起全部灵气,继续朝着目前修为的瓶颈冲去。

  “嘭,嘭,嘭,嘭,嘭,嘭,”一阵声响,每隔一段时间就从李道源的身体中响起。

  第三次突破瓶颈失败。

  第四次突破瓶颈,同样无功而返。

  第五次突破瓶颈,将玄关一窍撞出一条裂缝。

  后面三次中击瓶颈,玄关一窍上面的灰白色裂缝,向着四周扩展了几寸长短,但整面窍璧就是不见碎裂。

  而此时此刻的李重霄生命已经走到了尽头,他满头白色不但掉着一干二尽,身躯中的血肉也赫然消失不见,整张皮肤像是一件衣服一样,松垮垮的挂在骨架上。

  “只能冒险一试了!”

  李道源见此情景,不免有一种兔死狐悲之感,他从储物袋中掏出一枚白玉药瓶,拔开瓶盖倒出一枚含有毒性的开窍丹,随手送到嘴巴当中,脖子一伸就将这颗丹药吞了下去。

  随着丹药入腹,一股神秘力量顿时从李道源的小腹升起,推动周身灵气化为一阵洪流,向着玄关一窍蜂拥而去。

  “嘭”的一声闷响,

  阻挡在灵气流前方的灰白色窍璧,应声碎裂而开。

  下一刻,李道源身体中的水属性灵气,则好像决堤的江流一般,通通朝着鸵鸟蛋一般大小的玄窍内流去。

  “一窍开,百穴通,”

  李道源浑身一震,一层灰白色仿佛死皮一般的杂质,和无数颗宛如细沙一样的黑色颗粒,纷纷从他的体表滚落而下。

  “洗精伐髓!”

  李道源表情微呆,抬头一看对面的李重霄,就见对方赫然变成了一具淡蓝色的冰雕。

  一块块蓝色碎片,正从李重霄含笑的脸庞上脱落,不一会儿,他整个身躯就碎成了一小堆冰晶,堆积在地面上。

  紧接着一只银色手镯和一颗深蓝色剑丸,从冰晶中滚落而出,一撞上李道源的脚背,就此停顿了下来。

  李道源沉默不语,低头收起李重霄的遗物,然后双臂伸向两侧,如同飞鸟的翅膀一样轻轻一扇,他的身体便轻如鸿毛一般腾空而起。

  洗精伐髓的效果在这一刻展露无遗,李道源现在的身体真正是身轻如燕,不用催动祥云术,他也能乘风在天空中飞行一段距离。

  “真没有想到屠龙一族还能延续至今,小子趁他们还没有清醒过来,你要不要和老夫做一笔交易,”最内侧的一间牢房中,传出一道沙哑干涩的声音,叫住了李道源离开的脚步。

  今天自己倒是成了香饽饽,不但剑痕想找他比试剑术,这间同样十年来没有传出过动静的牢房,也跟李道源打起了招呼。

  “什么交易,还有你说我们是屠龙一族到底是什么意思,你对这件事情又了解多少?”李道源眉头一皱,走到这间牢房的前方向里面看去,却只能看见满屋的漆黑之色。

  “只要你将我的本命神魂带出寒冰渊,老夫就把所知道的一切全部告诉你,另外再送你一件顶级法器作为报酬。”沙哑的声音,不急不慢的从黑暗中传来。

  “前辈开什么玩笑,你在此地关押了这么久,难道不知道在你们体内种有禁制,肉身干枯之时,你们的本命神魂也会随着灭亡,永远不能离开躯壳。”

  “还有你所说的顶级法器在哪里,被关押在寒冰渊中的囚犯,就连玄窍中的本命法器,都被宗内长老用秘术收走,法器如果是在烈阳宗之外,那可能就要让你失望了,我身为观云国质子,此生没有命令是不能离开宗门半步的,”李道源一点都不相信,此人所提出的交易,他毫不客气的讲道。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