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墨染书院 > 磐帝 > 第二十一章 强取
 
  不等李道源想清楚自己是在几岁时,在皇宫中见过这枚图章,他屋内的两扇房门突然被人一推而开。

  “吱呀”一声轻响。

  吓着李道源手中灵光一闪,飞快的将皇极剑经收入到储物手镯中,同时站起身来望向一名不请自来的黑袍少女。

  “你是什么人,怎么擅闯他人的卧室。”

  “快把李师兄的本命法器寒冰剑丸,和身份令牌交出来,”黑袍少女个子不高,面容冷峻,不但闯进李道源的房间,还毫不客气劈头盖脸的讲道。

  李道源脸色顿时阴沉了下来,眼睛紧盯着对方,恶狠狠的说道:“我再问你一遍,你究竟是什么人?”

  “大家都是同门师兄弟,千万不要伤了和气,”胖乎乎的黄姓执事,赶紧从屋外跑进来,一脸赔笑的对李道源说道:“这位是正台峰崔峰主高徒,内门弟子周凝香,这次是奉宗门之命,前来找你了解李殿主生前最后的情况,希望李师弟你能配合一下。”

  “怎么,你想去执法殿走一遭吗?”周凝香用冷冰冰的目光看向李道源,同一时间,还将体内的灵气修为毫无保留的展现了出来。

  一股无形的狂风,以周凝香为中心向着四周呼啸而去,紧接着李道源房间内的桌椅,窗户,床榻,通通剧烈的摇晃起来。

  但奇怪的是站在原地的李道源,好似没有受到一丝一毫的影响,就连他身上的黑色道袍,也没有随风摆动。

  “拿去,给我滚,”

  李道源面色阴沉如水,猛然一挥衣袖,抛出一颗深蓝色的剑丸和一块金色令牌,随后转身背对向了周凝香。

  周凝香抬手接过两物,却虎口一震,差点将剑丸和令牌掉在地面上,她眉头紧皱望着李道源的背影。

  “我记住你了,有本事我们半年后斗法场上见,倒时候希望你还能和今天一样这般嘴硬,”周凝香扔下一句话,扭头就向房间外走去,像他们这些执法殿弟子,不管走到哪里都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其它各峰修士看见他们,就算心中没鬼都胆怯三分,今天她倒是碰上了一个硬骨头。

  如果不是李道源还有一个内门弟子的名头,周凝香凭借刚才那句话,可以直接将他抓回执法殿,随便定一个以下犯上的罪名,就能让李道源吃不了兜着走。

  “周师妹,不要生气,李师弟他常年在寒冰渊……”黄姓执事一路小跑追向周凝香,传入房间中的声音,也逐渐变的模糊不清起来。

  “欺人太甚,”

  站在房间内的李道源,骤然抬手冲身旁的桌面一拍,口中发出一道怒气冲冲的暴喝声。

  “呼~”

  随后李道源长吐了一口浊气,好像要将心中的不平,全部吐出体外,他抬起拍在八仙桌上的手掌,转身也向着房间外走去。

  当李道源关起两扇房门之时,一阵齑粉才从桌内向着地下掉去,转眼间,房间内的八仙桌上面,赫然现出一枚通透的掌印。

  “我说李师弟你啊,得罪谁不好,偏偏要得罪周凝香,我听小道消息说,她可是崔峰主在世俗间生下的私生女,而且修炼资质也颇高,你今后做事可得小心了,不要让她抓住什么把柄,”黄姓执事迎面遇到走出房间的李道源,语气担忧的讲道。

  “是他们蛮横无理在先,我才不给他们好脸色看,李师叔虽然是正台峰的弟子,但他和我同宗同族,弥留之际将身外之物传给我,就应该是我的物品,正台峰收回李师叔的身份令牌,我完全没有意见,但顶级法器寒冰剑丸,是我皇叔的本命法器,他们正台峰的崔峰主凭什么找我索要,”李道源冷哼了一声,越说越是气愤不已。

  “李师弟你小声点,崔前辈也是我们能够议论的,小心因言获罪啊!”黄姓执事紧张的扭头向四周望了一眼,见周围无人路过,小声的说道:“我看师弟你的修为好像增加了不少,想来另有收获,寒冰剑丸的事情就算了吧,尽管是一件价值连城的顶级法器,但胳膊终归拧不过大腿,何况我们在别人眼中连一只小胳膊都算不上。”

  李道源闻言一时沉默了下来,良久才冲黄姓执事拱手一礼,“多谢黄师兄提醒,我还不会蠢到去找崔峰主理论,更不会拿鸡蛋去和石头撞。”

  “忍一时风平浪静,退一步海阔天空,李师弟你能明白这个道理,我也就放心了,”黄姓执事算是看着李道源从一名童子长成少年之人,他对李道源的关心是真诚的,不夹杂任何的利益。

  “我心情有些郁闷,想要下山去走走,黄师兄你先回房去休息吧,”李道源朝着对方告辞了一声,就从腰间抽出青竹棍,沿着碎石路向山下走去。

  生长在岩石缝隙中的树木,这次可算是倒霉了,李道源左手拿着青竹,一边朝山脚下走去,一边挥动手中的竹棍,发出一阵破空声,将两旁伸长到小路上的枝条,或者主干,全部一斩两段。

  当李道源不急不慢的来到山脚下时,在他身后的小路上已经留下满地的断枝碎叶,而此刻天色已近黄昏,一颗巨大的红色夕阳,好像一块圆盘挂在烈阳宗内一座酷似笔架的山峰后方。

  “总有一天,我要你们将今天从我这里拿走的东西,连本带利给我还回来,”李道源飞身跳上山路旁的一块巨石上,望着天边的落日,将手中的青竹舞出一个漂亮的剑花,竹尖朝下,“嗖”的一声,插入到脚下的磐石当中,直露出三尺来长的青竹在巨石体外。

  夕阳的余晖照射在青竹的一侧,将一道竹影投射在巨石表面,淡黑色的阴影随着红日的下沉正逐渐拉长,好似一条不停生长的黑色小蛇,从岩石上向着下方爬起。

  半刻钟后,日影和躲进山后的太阳同时消失不见,黑色的夜幕如期而至,目送夕阳落山的李道源,在此刻却开始行动了起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