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墨染书院 > 总裁追妻:萌宝别挡路 > 第352章:她那永远抹不掉的人生污点。
 
沈佳暖摇着头,眼泪落了下来:“宁歌,你不懂,他早就计划好了,他来陪了我两天,又突然不告而别,他这是做好了有去无回的准备了!宁歌……你帮我去追他回来好吗?我不要他有危险!他要是出事了!我也不活了!”

宁歌扶住她颤抖的肩膀,拧眉看着她,语气坚定。“佳暖,你应该要相信宋大哥!这一次蒋荣莺做的太绝,宋大哥如何能忍?一个男人,若是连自己的妻儿都不能捍卫,那对他来说该是多大的打击?”

沈佳暖摒唇,无声的流泪。

宁歌说的都对,但这一切都是蒋荣莺的错,为什么要宋衍用命去搏?

“我听乔医生说宋大哥把两个孩子安排到了乔家,还对外放出‘丧妻病倒’的谣言,这半个月,JN的股市动荡,蒋荣莺对你的死讯深信不疑,全身心的把精力集中在对付宋大哥身上,乔医生说这看着很糟糕的局面,其实正是给了他们一个绝地反击的大好机会!”

沈佳暖将信将疑,拧眉,又道:“可是蒋荣莺背后的势力是黑道,是你哥……”

她说这话,神情有些僵,尽管看不到宁歌的表情,但她还是感觉到宁歌扶着她肩膀的手轻轻的抖了一下。

她咬唇,低下头:“对不起宁歌,我说这话没有别的意思……”

宁歌笑了笑:“你不用觉得难为情,我是我,我哥是我哥,不瞒你说,如果我有可以帮助警方抓获我哥的办法,我会毫不犹豫协助警方!佳暖,我哥是错的,但我不希望他一条道走到黑,就算是到了死亡的那天,我也希望他是用干净的灵魂去见我父母!”

“宁歌……”沈佳暖伸手,按住宁歌附在她肩膀上的手,稍稍用了点力气握紧。“我相信你!只是你哥的势力非同一般,在金三角没人可以和他抗衡,就是在境内,他也几乎是来去自如,我是担心,他收了蒋荣莺的钱,对宋衍和孩子不利!”

“章先生本身就是军人世家,他手上那支部队已经全部调遣回国,全力在协助宋大哥,而且章先生也已经用了章家人的名号找到了龙城当地愿意支援的警队,乔家现在每天24小时都有警队的人轮班守着,我哥不会那么傻去动有警方保护的人!

在境内,我哥还没有到这么无法无天的地步!所以我敢肯定,这次就算蒋荣莺出再高的价格,我哥也不会贸然行动,顶多派给蒋荣莺几个得力手下,但不会多,只几个黑手以章先生的能力,你还怕对付不了吗?”

沈佳暖听了宁歌的话,紧绷的神经稍稍松懈一些,但还是担心。“就算是这样,那蒋荣莺自己的人呢?这次动手制造鸟击事件的人明显不是你哥,她身边似乎还有别的人在帮她做事!”

“所以宋大哥才会制造出病倒和公司危机的现象,引蛇出洞!殊死一搏必不可免!但我们要相信邪不胜正,最后的结果,一定会是我们赢的!”

宁歌反手,握紧沈佳暖的手,“所以佳暖,你身为宋大哥心爱的女人,你要对他有信心,你的信任是他最大的幸运,会帮助他凯旋而归!”

她到底是心眼单纯的女人,宁歌这锅鸡汤,从现实出发,说得有理有条,她听到最后,完全被打动。

咬牙,她重重点头。“他们一定会赢的!”

尽管她现在依然担心他,害怕不已,但已经下定决心要对他有信心!

宁歌欣慰的笑了,抬手摸了摸她雪白的脸颊,“宋大哥早就料到你会相信他,所以才会一声不响的走,佳暖,你没有让宋大哥失望!”

沈佳暖也笑,眼眶红红的,心里默默念着那声‘叔叔’。

海与天连接的地方,一抹红晖逐渐晕开……

黑夜虽冷,但白昼终究会到来。

--------

蒋荣莺是在中午十二点半,正打算用午餐时,接到了李牧的电话。

电话里,李牧声音急切得像是要哭了一般。

蒋荣莺厌烦这个软弱婆妈的男人,正打算挂电话,李牧似乎料到她的举动,急匆匆的吼道:“你回来看看小西吧!他病得很严重!需要妈妈!”

蒋荣莺一愣,对于小西她从来不上心,因为他是一个意外得来的孩子,若不是因为身体不允许加上当初为了和宋老爷子达成合作,她是断然不会选择生下小西。

可终究是她身上掉下来的肉,她的心再狠,听到孩子病了,也无法完全无动于衷。

“怎么回事?”她拧眉,语气颇为不耐。

“上个星期开始发高烧,一直高烧不退,进了医院后,医院说是急性败血症,在重症里待了三天后,好不容易烧退了,但医生说情况复杂,需要再进一步检查,昨天报告出来了,确诊是急性白血病……”

蒋荣莺脑子一瞬间空白了。

急性白血病,一个九个月的孩子……

“李牧,你为了哄骗我回去都能编出这么狠毒的借口了?”她冷笑,不愿意相信。

“我怎么可能骗你!小西如今就是我的全部,我的希望,我怎么舍得拿他的健康来骗你?!荣莺,我没有别的要求,就是希望你回来看看小西,小西很难受,医生说直系亲属配型成功率高,我已经去配型了,结果还没有出来,你是小西的妈妈,你也应该来为小西做点什么啊!”

蒋荣莺喉咙一阵阵发紧,心口沉闷得很。

小西出生后,尽管是前面三个月的母乳喂养期她也都带的很少,后来断奶后,她更是从来没有去在乎过小西,她一直忽视这个孩子,因为她的人生从生下小西开始就只剩下了仇恨和报复,从未想过,还要因为这个意外得来的孩子付出改变什么!

她闭上眼,深呼吸一口:“我现在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配型的事情在哪里都能做,我会自己上医院去做配型,结果到时候我会让阿庞给你!”

李牧在电话那头僵住了整整几秒才反应过来,顿时一股怒火直冲脑门:“小西是你的亲生儿子!他现在病重,你作为母亲竟然连来看他一眼都不肯!荣莺,你的心是石头做的吗?你怎么忍心?!”

“够了!”蒋荣莺怒喝一声,一手拿着电话,一手揉着发痛发胀的太阳穴:

“李牧,我最后警告你一次!我们离婚了!小西的抚养权归你,你们父子的事情我一点都不想知道不想参与!今天我去给小西做配型,那是出于人道主义,并不是什么狗屁母子情缘!我对你,对这个意外得来的孩子,没有半点情分……不!我厌恶你们!你们的存在只会一再证明提醒我那永远抹不掉的人生污点!”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