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墨染书院 > 总裁追妻:萌宝别挡路 > 第495章:都是他的错。
 
态度一再放软:“暖暖,我错了,你别哭了,打我也行,就是别哭了好吗?”

沈佳暖不搭理他,尽管他的态度是前所未有的软,尽管他哄人的声音迷人得要命,可她心里的委屈却还是挥之不去。

不管是母亲的事情,还是早上儿子生病,或是考场上被考官冷嘲热讽,这些都让她觉得委屈至极。

最可怕的感觉还是儿子在手术室里,她一个人站在手术室门外惶恐不安的等待,没有人知道,那漫长的四十五分钟,她是怎么熬过来的!

那个时候,如果宋衍能在她就不会那么无助了,他根本不懂当她一个又一个电话打过去无人接听的那种心情。

怎么叫她不委屈,不生气?

越想,眼泪就越失控,她拿手擦了一遍又一遍,却怎么也止不住。

不想哭,不想在他面前这么软弱无用,可是眼泪就是不听话,反而是擦得一手手背湿哒哒。

宋衍终于是看不下去,双手捧住她的脸颊,强迫她抬头面对自己。

沈佳暖抵不过他的力气,被迫面对他,可是眼睛去负气的还不肯去看他。

宋衍看她这样,只觉得好笑又无奈,叹了口气说道:“先听我解释好吗?”

“……”沈佳暖垂着眼皮,盯着地板,不搭理。

宋衍继续说道:“我记得今天是你考试的日子,订了六点的航班,唐毅留在S市帮我应对一些工作,他会坐八点的那般飞机,我走得着急,私人手机落在酒店里,你给我打电话的时候唐毅还没去帮我取手机,所以不是故意不接你电话,你明白吗?”

沈佳暖在听了这话,眼毛颤了颤,眼珠子转动几下,忍住没去看他。

就算是这样,那她也委屈,总是一生气就不理她,出差前也不回家,不给她解释的机会,这也是毛病,不能惯!

宋衍见她不为所动,又继续解释道:“出差前一天晚上,我两点回的家,本以为太太会在等我,可没想到我辛苦加班回到家,太太睡得正香。”

“……”沈佳暖愣住,哭都忘了,有些不自然的看了宋衍一眼。

她承认她是睡着了,可是她哪里有睡得正香?她那天晚上明明做了很多梦,全是他们吵架的,糟糕透了,后半夜她还哭着醒来,可身边也没有他的人影啊!

她第二天还失望得要死,以为他一夜未归,原来他回来过,只是她不知道而已。

如此想着,沈佳暖心里的气消了一点点,面上依旧无动于衷。

宋衍实在无奈,心里只得打着算盘,忽地灵光一闪,大手放开了太太的脸,紧接着抚上自己的眉心,手指捏了捏眉心,语气悲凉道:

“所以太太是不打算原谅我了?如果太太真的不理我了,那我担心害怕的事情就真的发生了。”

话落,沈佳暖的目光便不由自主的投向了宋衍,带着审视和疑惑。“你害怕的事情?”

老男人心下一喜,果然苦肉计对太太有用,便是叹气再叹气,一副无力的样子:“算了,事到如今,我犯了错,让太太的考试考砸了,太太不原谅是我活该!”

沈佳暖急道:“谁说我考试考砸了!成绩单还没出来,你别诅咒我……”

话说一半,沈佳暖猛地住嘴,朝他翻了个白眼:“我考得好不好关你什么事情了!”

宋衍憋笑,继续装出一副沉重的表情:“暖暖,你考试顺利就好,但我瞧着你这腿上的伤口,想也知道你早上为了赶上考试历尽千辛万苦了。”

总算是说了句人话了!

沈佳暖冷哼,“不然你以为呢!小暮手术完都八点多了,陈叔送我去考场,堵车了,我最后十分钟都是用跑的,还倒霉的摔了一跤!这都是你害的!”

男人用力点了点头:“太太说的对,是我该死,要打要骂随你高兴!”

沈佳暖当真握起拳头捶他的胸膛,只是哪里舍得太用力,说是打,其实更像是撒娇。

“让你拽!宋衍,你就是小气!你就想着你自己,你怎么不替我想想?我承认我背着你去见我母亲不对,但是你也听听我的解释……当时那种情况,我根本没有选择,你不听,你连让我跟你说话的机会都不给!”

粉拳一下一下的落在男人僵硬的胸膛,她越说情绪越情动,最后又忍不住要哭。

“你就知道那个人是你仇人,可是你怎么不想想,她是生我的人,她纵然做错再多,但她当时是真的因为爱我才要生下我,后来她又被刘家人欺骗,将刘歆瑶当成女儿宠爱那么多年后才发现女儿被他们掉包,她也很可怜,她既然从未抛弃过我,也从未放弃寻找我……

那我又怎么能忍心在得知真相后还不认她呢?你知道吗……她已经没有多少时日了,她最后的心愿就是和我相认,难道你要我为了你,狠心的连这点希望都不给她吗?!”

沈佳暖说着,再次大哭起来,双手紧紧的拽住男人胸前的衣襟,边哭边问他:“如果我真的因为你连生母都不认,你的心里就好受了吗?宋衍,我不想因为要爱你而变成一个我自己都不能接受的人,这个母亲我必须认!我必须认你懂吗?!”

宋衍心里软成一片,看着太太失控的样子,大手轻轻的握住了她抓着自己衣襟的双手。

感觉得到她双手颤抖得厉害,他的心也跟着难受至极。

其实出差这两天,他也冷静了许多。

一开始得知她去见刘丹雪时,他的情绪激动无比,偏激得他自己都难以控制,毕竟那是害了他父母的仇人,他憎恨无比,可心爱的女人却背着他和仇人接触,他被负面极端的情绪带入了死胡同,一下子出不来,才会做了那么多不理智的举动。

而这分开的短暂两天里,他冷静下来后,才猛然意识到其实整件事情里面,最为难煎熬的人是太太,她是无辜的,作为女儿,认自己亲身母亲那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他怎么能自私的叫她因为他而选择不认自己的生母呢?

现在听到她说的这些话,他心里已经明朗,确实他之前太过小气,被仇恨左右心绪,差点因此毁了他现在的幸福。

对此,宋衍后悔不已。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