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墨染书院 > 总裁追妻:萌宝别挡路 > 第662章:她那么拼命都是为了儿子。
 
也就那么几秒,她的后脑勺重重的磕在了海底的小岩石上,耳鸣阵阵,意识涣散……

姜海已经算是工作人员里反应最快的一个了,却还是慢了一步。

谁也没看清乔贺宇是从哪冒出来的,几乎是黎珺坠落海底的一瞬,乔贺宇颀长的身影就噗通一声扑进海里。

黎珺掉在浅滩这边,那么高的地方,肯定会受伤!

乔贺宇湛黑的瞳孔在打颤,身为医生,这种意外救援时间是争分夺秒的,多一秒钟都可能造成不可挽回的严重后果。

他在冰冷刺骨的海水里扑腾,身后许乐珉在喊他,他听不进去,眼睛死死盯着黎珺坠落的那个地方,恨不得再快点,再快点……

终于,海水淹没他胸口的时候,他一头栽进海里,在水下闭气寻找黎珺的身影。

乔贺宇觉得他大概也一辈子也忘不了那个画面——黎珺紧闭着双眼,四肢呈现漂浮着,那么的安静的飘在海水里,一动不动。

胸口一阵阵失重的陌生感,他奋力挥动双臂,游到她身边,一只手臂扣住她的腰,把人拖出水面。

这里是浅滩,他个子高,能站得到底,他拖着昏迷的黎珺,努力的往岸上赶。

姜海带着人已经冲下来,许乐珉也跟过来。

“黎珺!”姜海双目通红的,伸手要去抱黎珺,却听到乔贺宇低沉严肃的声音。

“别乱动她,快叫救护车!”

姜海一愣,目光复杂的看着乔贺宇,身旁许乐珉解释:“他是医生,听他的!”

姜海这才恍然大悟,看着乔贺宇抱着昏迷不醒的黎珺上了岸。

剧组工作人员抬来了担架,乔贺宇把人放到担架,有人递给他干的毛毯,他接过,盖在了黎珺湿透的身上。

做了紧急的心跳复苏和人工呼吸,黎珺吐出了很多水,眼皮动了动,又闭上了。

乔贺宇查看她的瞳孔,确定命抢回来了,才松了口气,抬手抹了把满脸的水。

等救护车来的时间里,乔贺宇先检查了黎珺的脑袋,后脑勺有伤口,有没有内伤要到医院才能判断。

拍摄出了意外,自然是不能再进行下去,姜海作为黎珺的老板,第一时间就是要替黎珺查清楚到底为什么钢索会断裂……

救护车到了,乔贺宇跟着黎珺上了救护车。

……

救护车到了乔氏医院,乔贺宇下车,接手的医生已经在门口等候。

把黎珺的情况和接手的医生交接完后,乔贺宇停在手术室门外,身上的衣服还在滴着水,一动不动看着抢救室的门关上。

那一刻,乔贺宇觉得心口空落落的,大脑里一片空白,湛黑的瞳孔,视线不知落在何处。

乔贺宇等到手术医生把结果告诉他后,才淡淡‘嗯’了声,吩咐把人安排到vip病房后,才回去休息室洗澡,换了身衣服。

姜海赶到医院的时候,听到黎珺住的是vip病房,不免诧异。

找到病房后,巧的是在门口遇到乔贺宇。

姜海下意识打量这个男人,不像早上在海边一身白色休闲运动服那样的清润,换上白大褂的他,倒是老沉干练许多。

乔贺宇手里拿着黎珺的病历本,脖子上挂着听诊器,神情淡然的看着姜海。

他对姜海的印象就是但是他紧张冲过来要从他怀里抢走黎珺,男人看男人不会有错,他确定姜海对黎珺有情。

“黎小姐并无大碍,肺部有点轻微感染,头部挫伤但庆幸脑内没发现明显内伤,至于有没有脑震荡,还要看看醒来后的反应。”

姜海听了这话,松了口气,“谢谢你,幸亏当时有你在场,否则后果不敢设想。我刚在剧组和他们协商,拖到现在才来实在抱歉,等下我去缴费……”

“不着急。”乔贺宇抬手拧动门把,推开一道缝隙后,又顿步回头,湛黑的眼眸不冷不热的看着姜海,“我不太清楚你和她的关系,但我想你该知道她有个儿子,武打替身,不适合她,今日的事情,是第一次,但绝对不会是最后一次,如果你真的关心她,就应该劝她放弃这份工作。”

姜海蹙眉,盯着乔贺宇神情很少疑惑,“你和黎珺是什么关系?”

他笑,微微挑眉:“非要有什么关系才能关心她?”

姜海一时语塞。

乔贺宇没再理他,开门走了进去,没关,倒真的是像医生给病患例行检查。

姜海站在门口,看着他站在床边,用听诊器给黎珺听诊,挑仪器……

“你知道她的事情多少?”

乔贺宇调试仪器的动作一顿,回头看着姜海,那湛黑的眼眸,微微泛着冷意,盯着他,又似乎有那么点看好戏的样子。

姜海不服,“黎珺这么拼命就是为了她儿子,你是医生,你就应该明白先天心脏病的孩子不光是养的问题,能不能健康长大成人都是问题,黎珺不愿意放弃那孩子,她不愿意,不是我不关心她!”

“嗯?”乔贺宇挑眉,一副事不关己的语气,“所以呢?”

姜海被他的样子激怒,“所以你不要招惹黎珺,你一个医生,一个月工资能有多少?黎珺不想连累我,更不会想要连累其他人,你如果没有把握给她永远的依靠,就不要招惹她!她曾经爱过一个男人,她对孩子的执着已经证明了她对孩子父亲有多重视,没有人可以取代那个人在黎珺心中的位置!”

乔贺宇听到这里,才彻底的转过身来。

神情淡淡,慢悠悠把病历本挂在了床尾,然后双手插进白大褂的口袋,修长高大的身躯伫立在病床边,那看着姜海的眼神,事不关己,冰冰冷冷的。

病房里静悄悄的,只有仪器‘滴滴’平缓的声音。

许久,听见他轻笑一声。

姜海皱眉,“你笑什么?”

他勾唇,颇为不屑的语气:“你和我说这些是想证明什么?你自己怕,不代表别人怕,很不巧,她的孩子是我的病患,你说的情况在我这里不存在。”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