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墨染书院 > 圣女有毒:冠宠皇后曹初灵百里瑾辰 > 第126章 传说的悍妇
 
当然,他没说的是,那一年几个府州粮库被抢,也都是他们干的。这些都是后来他查出来的,那时他才知道,他对曹初灵的了解还知之甚少。

“官逼民反,民不得不反,曹初灵她罪不至死。说道底,还是朝纲混乱,才给百姓带来灾难。如果长此下去,还会有更多的女蛟龙出现。所以为今之计,还是要从根本做起。”

听完他这一番感慨大论,皇上也不由陷入沉思。朝纲要整顿,但是大权不在他手中,他也只是一个傀儡。

“那这件事你打算怎么办?就算朕不追究,你也要有个交代吧?”

“这自然,女蛟龙负伤逃跑,却潜伏到采花贼的巢穴,帮朝廷破获采花贼大案。以功抵过,可否请皇上网开一面。”双手作揖,郑重的低下头恳请道。

“你是说采花贼一案,是女蛟龙破获的?”皇上闻言有些诧异。

“是,如果不是她以身犯险深入虎穴,给我们留下线索,我也没那么容易破获此案。”

“那好,女蛟龙就暂时留在孟王府中,有孟王亲自监督。”

“谢皇上隆恩。”孟宣一揖到底,嘴角微微上扬。

“不过,爱卿,朕倒是真的很想知道这位女蛟龙,到底是何方神圣?竟然让一向不食人间烟火的孟王动了凡心?”说完了朝堂政事,百里谨辰走下龙椅,一改帝王的威仪,八卦兮兮的走到孟王面前,挑眉看向他。

“一悍妇而已。”

百里谨辰没想到等了半天,等到的就是这句话。虽然知道孟王不善在闲事上多言,但是也太简练了。

不过这也的确引起了皇上的好奇心,愈加想见到那位传说中的悍妇。

“过些日子,宫里举办牡丹会,你带上她来吧?让朕也见识一下,传说中的悍妇,究竟是什么样子的?”对他来说,悍妇真的只是传说。在宫里的女人,要么温柔似水,要么心如毒蝎,但是敢当面跟他耍膘的女人还真没有。

孟宣好看的眉峰微微蹙起,为难的开口,”皇上,那女子彪悍野蛮,实在难登大雅之堂,皇上您是故意想看臣的笑话么?”

闻言百里谨辰哈哈大笑,难得的心情愉悦。”那就看爱卿你是不是教导有方了。”

曹初灵是在疼痛中醒来的,身体微一动,牵扯到伤口,后背火辣辣的疼。

“灵儿,你醒了,快来喝药吧?”

听到熟悉的声音,熟悉的人,曹初灵顿时想起了她这一身伤的由来。不由怒从心起,奈何一动后背疼痛传来,只得老实趴着。

孟宣忙心疼的安抚她,柔声劝道:“你才刚好不要乱动,小心留下伤疤就不漂亮了。”

“贱人,你是嫌害我害的还不够么?”某女暗自咬牙,如果她现在能动的话,还要再赏他一个耳光。混蛋王八蛋,此仇不报非君子。

“我知道你现在生我的气,但是你有没有想过,我为什么要打你?我打你是让你记住教训,以后不要再犯这样的错。”修长的手指,轻轻拂过她凌乱的发丝,耐着性子一句句跟她讲。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少给你暴力行为找借口。以为老子不知道你心里想的什么么?不就是变着方法的想要折腾我,想让老子彻底对你臣服?告诉你,别白日做梦了。你对我所做的一切,我若不死,必定一一奉还。”

他的手顿了顿,看着她欲喷火的眸子,无奈叹息。看来这次是真把她得罪了。

“灵儿,为什么你总是这样想我。如果我想害你,直接杀了你不就行了么?用的着好吃好喝的养着你,不是给自己找麻烦么?”

哼,你还不是想知道我地下宝库的下落,否则你恐怕早就杀了我。曹初灵心中想着,却不知道她所谓的宝库早已被人取走,还真当成护身符了。

“好了,别生气了,你这次可是因祸得福了。皇上知道是你帮忙破了采花贼的案子,决定对你从轻发落,所以你从此以后不用隐姓埋名的过日子了。”

这倒是这么些日子以来听到的最好的消息,从此以后她不再是过街老鼠了。先把个人仇恨放一边,眼睛亮了亮,希冀道:“那是不是以后我就可以离开孟王府,想去哪去哪了?”

“当然不行,皇上本来说你死罪可免,活罪难逃,怎么也要你做几年牢。是我向皇上求情,亲自监管你,所以你只能留在王府。也或者你宁愿选择坐牢?”这些话孟王爷说的脸不红气不喘,完全没有一点欺骗无知少女的自觉。

曹初灵心里那个呕啊,可是她总不能选择去坐牢吧?她又不是受虐狂。

“不过皇上也是一个赏罚分明的人,知道你立了功,赏了不少财物给你。”

这句话总算稍微安慰了一下她受伤的心灵,但是这份喜悦还没维持多久,他后面一句响起:“我知道你平时冒冒失失习惯了,那些翡翠玉瓶什么的,不小心打碎就可惜了,还是我帮你收着吧。”

“谁冒失了……”某女气的差点跳起来,这下真的扯痛了伤口,变成自己打脸。

“你看你,还说不是。快点躺好,你的财宝放在我这里,还不是跟放你手里一样么?我们还分什么彼此。”

曹初灵咧了咧嘴,直接别过脸去,不再看他。她怕会忍不住吐血。丫的,他是故意报复她上次烧了他的名贵字画吧?

“俗话说,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那些钱财都是身外之物。快起来把药喝了,一会儿凉,功效就没那么好了。”孟宣端过药碗,再次讨好的说道。

这次曹初灵说什么都不再理他,她发誓,若再跟他说一句话,就是王八蛋。

看着她固执的背影,孟宣哑然失笑,这还真像他在山寨的时候他给她使性子的时候,只是这次反过来了。难道这就是风水轮流转。想到那时候她极力讨好的样子,他却没有好好珍惜,这还真是报应。

“还记不记得在大厅里我说的话?我说过孟府的家规是赏罚分明。罚已经罚了,但是还没赏呢?原本我想等你喝了药把奖赏给你,你确定不要了?”

贱人,贱人,曹初灵又在心里咒骂了千百遍。明明知道她稀罕,还故意诱惑她。尼玛是喝墨汁长大的吧?忒腹黑了。

“本王还有很多公务要忙,如果你现在不想喝就先放着,等会儿让红枫伺候你喝。”

“是不是我喝了就给我奖赏?”倏的转过脸来,跟钱财比起来,什么都不重要了。不过这次她学聪明了,要问清楚是现对,还是空头支票?

“当然!”

听了他这句话,她端起药碗,也不怕苦了,牛饮似的,一气灌进肚子里。突然感慨一句,“贱人,老子发现自从认识你以后,受伤和吃药成了家常便饭。老子上辈子是不是欠你的,要你这辈子没完没了的追债?”

孟宣却是轻叹一声,看着她的凤眼满是内疚,“不是你欠我的,是我欠你的。”这辈子他欠她太多,恐怕一辈子也弥补不完。

“咳……既然你承认是你欠我的,就赶快还给我,也可以让老子少恨你一点。”

没想到她在这里等着他呢?孟宣忍俊不禁,真是一个小财迷。真的很想知道,被她埋在桃树下的包厢被他拿走后,她会是什么表情?

“你放心,我说过给你,就一定给你。”绝美男子邪魅一笑,潋滟的凤目眨出万种风情。

曹初灵有种错觉,这贱男在对她放电。不好,赶快带好避雷帽,这次绝对不会再被他的美色迷惑了。

“废话少说,不是要忙,快点交出来,快点滚。”跟她多稀罕他似的。

“给你可以,先闭上眼睛。”他的声音柔若无骨,带着醉人的魅力,让人一不小心就腻在其中。

不过这次带了避雷帽的曹初灵,没有再被迷惑。想到她的奖赏,反正他也不会杀她,她又不吃亏,于是不耐的闭上眼睛。

“快点,真麻烦。”难道还给他意外惊喜么?

事实证明,对男人永远不要抱太大希望。曹初灵等了半天,没等到他的回应,正要睁看眼睛,一股充满男性的气息靠近,随即一个热吻印上了她的朱唇。

在她一愣后,那人又飞快的闪开,“这就是给你的奖励,专属曹初灵的,别人可是没资格的,够特殊吧?”

“贱人,你去死吧!”

随着一个枕头仍出来,那玄色的人影已经极快的消失不见。

混蛋,敢戏耍她,她一定要报此仇,否则誓不为人。

红枫进来的时候,看到主子满脸的怒气,一双要杀人的眼睛,心中十分不解。刚刚明明看到王爷脸上是挂着笑容出去的,怎么这位就气成这样呢?

“姑娘别生气了,王爷对您还是很好的。今早特意吩咐厨子给您做了您最爱吃的金鲤。”红枫笑呵呵的把食盘端到曹初灵面前,继续说道:“做鱼的厨子也是王爷从最好的酒楼里请回来的,专门给您做鱼。那厨子一看是做金鲤,差点没晕过去。”

看了看那色香味俱全的金鲤,心想还算他有点良心,不过也只是一点点。

忍着口水问道:“为什么啊?就因为它们是御赐的?”

“这是其一,还有一个原因,在很多地方,这金鲤是用来供奉的。如果谁家有一条活蹦乱跳的金鲤,那就代表着家族兴旺,财源滚滚。逢年过节,还要给金鲤磕头呢?”

听这红枫说的头头是道,曹初灵有点咋舌,“那我不是把财富吃了?”

“王爷说没关系,您本身就是富贵命,家里供奉您,比供奉金鲤强多了。”红枫说到这里忍不住失笑。听说有一种女人,天生的旺夫相,王爷是这个意思吧?

靠,当她是吉祥物啊?就她扫把星投胎,不祸害他就不错了。

“这道鱼名叫富贵鱼,是用人参,鹿茸,雪莲等十几种珍贵药材,还有食材,炖了十个几个时辰才做成的。不仅味道鲜美,营养价值也很高,王爷要您一定要吃。”

本来就垂涎三尺,听了红枫的话更是一刻也不等,接过红枫的盘子就开始大口朵颐。果然是精品,原来这样吃比她烤着吃要好吃多了。正如红枫说的,味道鲜美,入口即化。因为是长在荷塘里,似乎还带着一股荷花的香味。这绝对是她活了两世,吃的最好吃的东西。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