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墨染书院 > 余生温喜儿 > ☆、第 17 章
 
余生到家没多久,赵阳和小白就开着保姆车来了。车里、后备箱里塞的满满的零食,三人搬了五分钟才搬完。

奖品中的那两颗裸钻被温喜儿自作主张做成了袖扣,铂金镶边、珐琅彩釉,看起来高档大气。余生拿在手里把玩,问:“还有一张签名照片吧。”

“温小姐说这个就算了,不敢给大明星签名。”赵阳瘫在沙发里,指挥小白给他倒水。

余生失望地挑了挑眉,又继续问道:“上次说的生活实境节目谈的怎么样?”

赵阳说:“制片方不同意温喜儿和你搭档,认为她知名度和话题度不够。”

余生用质疑的眼神看着他,“知名度我有不就行了?我和一个女人,在同个屋檐下朝夕相处,本身就是话题。”

“人家想要的是两个知名度、话题度都高的人,叠加出双倍的效应,而不是让你单方面去带人。”

几天前,余生在赵阳初步接洽过的项目里,对一个真人秀邀约产生了极大的兴趣。大致定位是,两位艺人远离城市,在偏僻的村镇,通过劳动解决温饱。余生想让温喜儿和他一起上这个节目,但是制片方嫌温喜儿咖位不够。

赵阳觉得他在做费力不讨好的事情,“生哥,喜欢的姑娘,你去送花、送车、送房,直接追啊!何必呢?兜这么大个圈子。”

余生对对面俗气至极的男士深感无语,摆摆手,“滚!”

“得令。”赵阳一拱手,就要带着小白走。

谁知道小白不知道从哪变出两个大塑料袋,憨憨地笑道:“生哥说零食回来,分我些。”

“啊?”余生完全不记得自己有说过这种话。

小白委屈地将塑料袋慢慢折回去,“你说自己为了试镜要减脂,零食回来也吃不了多少,叫我到时候多拿一点。”

“……”余生啃着指甲,莫名心虚。

赵阳听后,一拍脑门,悔道:“我把这茬给忘了,小白你早干嘛去了?早提醒我,我都不能把零食拉来。生哥,你是要减脂的人,这些给工作室的人发了得了。”

余生这几天运动量有点大,又连着开了两个多小时的车,想要泡个热水澡,然后在松软的大床上舒舒服服睡一觉。他站起身,边向楼上走,边和两人说:“一种零食留一份,剩下分了。走的时候,别忘了把门给我带上。”讲到这里,脚步忽然一滞,余生趴在二楼的栏杆上,轻轻扬起嘴角。“如果不出意外,明天温喜儿的知名度和话题度就够了。赵阳,到时候别忘了继续和制片方协商,期待你的好消息。”

赵阳大惊失色,“你不会要在网上公布你喜欢她吧?”

余生点了点头,夸奖道:“阳哥,好主意。”

听到‘阳哥’两字,赵阳松了一口气。余生还能开玩笑,至少这个假设不成立。

之后的时间,赵阳和小白‘吭哧’‘吭哧’把刚搬下来没多久的零食,又重新抬回车里。赵阳心中郁闷,想不通老大要搞什么骚操作。看样子今天晚上自己是睡不着了……

二楼洗漱间的浴缸里,余生闭着眼睛,吸了一口气,迅速滑入缸底。水漫过头顶,将人与嘈杂的世界隔绝,思绪于这一刻被拉得绵长。

余生的肺活量大,一次可以憋气到五分钟。在此期间,通常捋一捋变态加速般的生活。本质上来说,和普通人打坐冥想的意义差不多。

今天,他的脑子里的杂七杂八,只围绕着一个人,温喜儿。自己喜欢她,真心实意。一见钟情么?算,也不算。起初只是觉得有趣,而后便是好奇。男人对女人起了好奇心,就想找机会相处。临时搭档,还有当天晚上的夜跑,都让余生欢喜愉快。

那温喜儿那一方呢?不好定义……相处的时间太少,就算有好感,也会被长期不见面而冲淡。

外面长/枪短炮的镜头,又随时都在准备捕捉花边新闻。他可不想来之不易的心动,出师未捷身先死。

余生像只老狐狸,处心积虑地谋划着:如何在人民群众的眼皮底下,让温喜儿对自己日久生情。

水下的人缓缓地吐出气,‘哗’地一下从水里坐了起来。余生将湿发向后撩,深呼吸了两口。水珠顺着他棱角分明的下颚,滴到锁骨,滑向胸膛,在腹肌间穿插而下,重新流入水里。

发了会儿呆,余生擦了擦身子,长腿跨出浴缸。穿好睡衣,拿着手机和支架下了楼。

即使每种零食只留一份,还是堆成了一个非常可观的小山。余生心里打定主意,开始行动……

温喜儿打算在晚上按期上传做菜教程时,意外地发现自己又火了,粉丝量涨到了六百万!她精神恍惚地卸载了微博,又重新安装一遍。再看,已经是六百五十万了!紧接着食品加工厂的销售老总打来电话,说今年的销售业绩在半天之内提前完成。

自以为见过世面的温喜儿懵了,销售老总指路余生微博。

余生微博置顶一条视频,‘谢谢大家将我送上温喜儿的热评第一,三万块的零食已经收到了,我准备每种都尝一尝’。视频里,余生穿着睡衣,加速吃完一样,简短的评论两句。都是夸奖的话,但他词汇量少,说来说去都是‘好吃’、‘美味’、这个我喜欢’、‘那个我也喜欢’,配上酒窝微笑放送。

视频下面的评论都是在感叹活久见的,‘我的妈呀,生哥竟然是吃货人设’、‘一个视频他笑了二十八次,太难得了’、‘哥,突然觉得你有点单纯可爱,我一定是喝了假酒’……

温喜儿的微博私信则是,‘大佬,你花了怎样的天价广告费,生哥能穿着睡衣出来卖笑。告诉我好么?我要存钱’、‘零食已买,为我哥疯狂/操销量’、‘所以,当时的抽奖是为了今天造势,不是给粉丝福利。虽然很失望,但为了生哥,我愿意去买零食’……

一些八卦博主努力在其中嗅出‘暧昧的味道’,编出的故事五花八门,跟真的一样。

温喜儿本想发微博解释一下,转念一想,在这风口浪尖上做什么都像是在炒作。还是算了,连带着今天的做菜教程都不传了。给余生打电话,一直处于占线的状态,只好在微信里说声谢谢。

余生此刻正躺在床上,听赵阳在手机那头苦口婆心、絮絮叨叨长篇废话。赵阳也知道自己说的,起不了丁点作用。但食君之禄担君之忧,不得不讲啊!

自己在这头说的口干舌燥,电话那头却一声不吭。饶是知道他话少,赵阳也有点心突突,怕刚刚着急讲了什么大不敬的话,马上换了哄人的语气,“生哥,你再做什么,事先打个招呼,我也有点准备。”对面还是没有声音,赵阳急道:“生哥?”

“嗯。”这个字余生是用哼出来的。吃得太杂,犯了胃病,疼得在床上弓成一只虾子。不敢让赵阳听到,否则他一定会连夜驱车赶来,鞍前马后的照顾并且念叨他。简短道:“有事,先挂了。”

看到温喜儿发来的感谢信息,余生捂着胃、笑着吃过药,回道‘既然这么感谢,那请我吃饭吧’。

温喜儿没有犹豫,发了一个‘好’的表情包。

不知道是药效上来了,还是欣喜过度,余生的胃陡然间神奇不疼了。给赵阳打电话,响铃一声就被接起来了。

“生哥!”

“阳哥!”

“生哥!”

“阳哥!”

感觉到对方情绪很好,赵阳安心了。“生哥,啥事啊?”

“明天上午做什么知道了么?”

“知道。”余生做的这些就是为了提高温喜儿的知名度,两人之间若有若无的暧昧也有了话题度。“明早,我就去找制片方,一定拿下这个节目。”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