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墨染书院 > 余生温喜儿 > ☆、第 19 章
 
三餐生活,从毛坯房的装修开始,有前后院可以种植蔬菜,离海近,还能海钓。每回录制五天,分九次完成,预计拍摄总周期为一个半月。

余生讲了制片方给的大致方向后,顿了顿,补充道:“当然,节目真正录制时,会有不同程度的调整。”

“听起来还蛮好玩的。”温喜儿是个急性子,见他兜兜转转就是不说重点,玩笑地猜测“你不会是想要和我一起去吧?”

“哦!”余生的脸上除了真挚,再也找不出别的表情。

温喜儿盯着他看了三秒,确认对方是认真的,冲着还在和宣传片死磕的文茵问道:“姐妹儿,我要是一次连着出门五天,家里的事儿你能顶住吧?”

文茵知道她说的是食品公司和颜喜私房菜,她比了个‘ok’的手势,“小事我解决,大事等你回来,突发事件给你打电话。老规矩,我只管守家。”

得到肯定的回答后,温喜儿对余生爽快地打了个响指。“可以了。”有钱赚,又有流量,搭档也不错,完全用不上‘帮忙’两个字啊!

余生欣喜地拿出合同,“你再仔细考虑考虑,确定可以后再签,不着急。”

温喜儿笑了,“上午还说着急,这会儿又不急了。”操作台抽屉里有笔,她将那几页纸从头到尾细细看了一遍,利落地签上名字。自留一份,另一份递还给余生。

“生哥,请多指教。”

余生把编好的花环带在温喜儿头上,扬了扬手中的合同,酒窝深深、眼角弯弯,谦逊道:“互相指教。”心下暗想,要是喜儿那句‘生哥,请多指教’换成‘余生请多指教’,然后这对话发生的地点在民政局该多好。此刻看着手里的合同,只恨它不能马上变成红色小本本。

没过几天,节目组官宣出演成员。一共四位嘉宾,那组去了高原,余生和温喜儿这组去沿海渔村。

余生转发官博,并@温喜儿,‘生哥罩你!’

他忽然皮起来,温喜儿一时间还不知道怎么回复,思来想去,转发了一个坏笑的表情。

余生的粉丝迅速占领了温喜儿的热评,‘照顾好我哥’‘生哥胃不好,厨师姐姐一定要按顿投食啊!’‘羡慕、嫉妒,温喜儿你上辈子一定是拯救了银河系’……

温喜儿得空,津津有味地看了几条。心想当明星真好,有这么多人惦念着,同时又暗自腹诽道‘余生这个香饽饽怕是掉根头发,自己都要万死难辞其咎了’。

过了会儿,温喜儿转发坏笑表情的微博直接上了热搜第一。原因是余生在她微博下的每条关于他本人的留言都做了回复。

网友:‘照顾好我哥’

余生:‘我是男的,应该我照顾喜儿才对’

网友:‘生哥胃不好,厨师姐姐一定要按顿投食啊’

余生:‘谢谢关心,我会按时吃饭的。另外,喜儿做饭是真的好吃’

网友:‘羡慕、嫉妒,温喜儿你上辈子一定是拯救了银河系’

余生:‘喜儿和我一队,按你的说法,那我上辈子可能拯救了宇宙’

一些后来才发现的粉丝,为求翻牌,纷纷赶来跟评。余生也亲和地挑着回复了几个,简直是把温喜儿的微博变相当成是自己的小号了。

网友:‘生哥,我爱你’

余生:‘稳重点,不要随便说爱,喜欢就够了’

网友:‘哥,你最近几个月怎么变得这么活跃?’

余生:‘有么?好像真的啊……’

网友:‘你们是在一起了么?’

余生:‘很可惜,并没有’

网友:‘喜儿好漂亮,跟生哥也很搭呢’

余生回了个害羞的表情。

温喜儿@余生:‘够了,请您回到您自己的微博’

余生被抓包后,乖乖放下了手机。

赵阳刚刚没拦住他,如今生无可恋的在一旁连连冷笑,“你的高冷呢?你的骄傲呢?你的自尊呢?我求求你了,直接公布吧,公布你喜欢她。不要折磨我了,感觉这几天全世界的媒体记者都在追着我屁股后问同一个问题,‘余老师是不是和温喜儿恋爱了’,好烦啊!”

小白在打游戏,手机里传来一声‘猥琐发育,别浪’。

余生指了指他,“小白说的对。”

“啊?”小白玩儿的专注,听到有人叫,抬起了头。

余生冲他笑笑,走了出去。紧接着,休息室里传来小白的惨叫,以及赵阳的怒吼,“叫你天天接我话茬!”

临近拍摄,网上忽然传出来不少温喜儿的负面/信息。说她脾气暴躁,贪慕虚荣,还陪富商出游。

下面配图,温喜儿的跑车、名包,还有和合作商吃完饭后在饭店门口/交谈的偷拍。

配文则是一堆似是而非的话,共同参加过节目的模特子瑶,私下和友人抱怨,温喜儿拿菜刀恐吓过她,还在走廊半夜扮鬼。

传言食品批发大佬刘和玉,曾被温喜儿暧昧暗示过,可以有其他交易。

温喜儿知道后,边笑边摇头,在联系人黑名单里放出一个电话号,打了过去。

“喂,刘总。”

“呦,我当是谁呢,大红人,喜儿啊。”这是自从刘和玉赶着货期,坑了她一回后,温喜儿第一次和他联系。“怎么了?有什么困难跟哥说,哥能帮肯定帮。”话里话外,全然不提上次下套未果的事儿。

温喜儿一手拿着手机,一手打开笔记本,语调和善道:“网上的八卦传言看了么?”

刘和玉嘿嘿笑,“我哪有那闲功夫啊!都说啥了?”

“说我想爬你的床。”

温喜儿讲的直白,刘和玉倒吸一口凉气,这妞真辣,睡不到太遗憾了。

温喜儿忙着在电脑E盘里找文件,淡淡地问:“你传的?”

“别瞎想。”刘和玉油腻地笑道:“我哪舍得毁你啊!”

“这事儿,还要劳烦您公司的官博出来辟谣。”

刘和玉马上追问,“有好处么?”

“好处……”温喜儿嚼着这两个字,无名指敲击‘enter’键,给刘和玉的公司邮箱发了个文件包。“好处就是我刚发送给贵公司邮箱里的东西,不会外传出去。我的要求是,你们公司官博半个小时之内,出来辟谣,语言一定要诚恳。就这样,挂了。”

刘和玉急忙喊来助理,等他见到邮件内容,彻底蔫了。

这里有他勾搭温喜儿,被温喜儿拒绝的微信截图。还有刘和玉抢了温喜儿的货后,试图以此为筹码,让她陪/睡的通话录音。

温喜儿给刘和玉留了颜面,没有直接贴出示人。不一会儿,刘和玉的公司官博就站出来义正言辞的痛斥造谣者,并且将对各个未经证实便私自转载的八卦博主追究法律责任。

半天之内,浪潮退了一半,该删博的删博息事宁人,不服气的博主开始主抓温喜儿脾气暴躁、贪慕虚荣这两点。

温喜儿转发了其中一条说她恐吓子瑶的,光明正大、堂堂正正地@了子瑶,问‘你怎么看?’

此时,余生早已出声维护温喜儿,周佳恒也跟着余生站了出来,直言没有的事儿。子瑶装死装不下去了,发声明称自己不知情,也不曾说过那些话。

至于爱慕虚荣……

温喜儿哼着歌儿,到衣帽间、地下停车场,将衣服、包包、跑车,照了好多照片,传到微博上,配文‘没错,我想要的,我都挣到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