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墨染书院 > 余生温喜儿 > ☆、第 20 章
 
温喜儿耿直洒脱的操作,赢得一批路转粉。这次件事的热度,也随着新的娱乐新闻出现,而逐渐被淡化。

三餐生活,节目开场录制是从嘉宾日常工作开始的。

温喜儿觉得自己的本职还是做菜,已经很久不在颜喜掌勺的她,久违地穿上了厨师服。

服务员在前厅为客人点菜,后厨出单机自动出单,荷王再将菜品分给各位师傅。温喜儿站在头灶,有序地忙碌着。身为一个女孩儿,丝毫不逊色于其他几位男大厨。

切菜声、灶火声、排风声、窗口催菜的吆喝声交汇在一起,要是今天没有录影在,还会穿插着师傅骂徒弟的粗话。

温喜儿有天赋又肯努力,端的是这碗手艺饭,烟火气里讨生活,爱死了眼下的氛围。

拍摄完毕,温喜儿做了一桌丰盛的饭菜招待摄影组。吃饱喝足,回去后,都在私下里夸她人好。

隔日便是综艺海报宣传照的拍摄,温喜儿到达影棚时,余生正在拍单人。他穿着卡其色工装,从吊起的车底下探出半个身子。脸上几道黑灰,嘴里叼着钳子,似笑非笑。眼神里有戏,异常痞帅。

在看到温喜儿的瞬间,余生嘴角瞬间上挑,两个酒窝可爱绽放。

摄像小哥提醒道:“余老师,注意情绪。”

温喜儿被分配到的服装是荷叶边白□□纱长裙,配浅棕色包头平底鞋。化妆师给她画了淡妆,头发松松地编成一条鱼骨辫,又在上面点缀几朵小花发卡。

余生照样穿着又脏又性感的工装,不同于刚才的是,外套已经脱了下来,系在腰间。做旧的无袖背心,松松垮垮地挂在身上。

温喜儿的目光从余生结实的臂膀一路看到翅膀型凸起的锁骨,再向上,则是一张帅气地笑脸。

汽车道具被拉走,换成老式自行车。余生载着温喜儿,在宽敞的影棚里慢慢地骑。温喜儿虽然平时也拍照、录影,但都是文茵一手操刀,丝毫都不紧张。此刻被这么多陌生人围观,在自行车后座渐渐僵硬成一个美女广告牌。

摄像摆摆手,“女生表情自然点,手环在余老师腰上。”

想象着温让考试考了高分,老班主任兴奋地拉着她的手说,温让一定能上大学。温喜儿脸上逐渐露出慈母般的微笑,手意思性地揪住余生背心一角。

余生低头看了眼,和自己的腰时刻保持距离的手,挑了挑眉毛,坏心眼儿地用力一晃。

“啊!”温喜儿低呼着,下意识紧紧抱住余生。听到身旁人的笑声,温喜儿知道余生是故意的,不轻不重地锤了他一拳。

余生死性不改,干脆骑出S型,两人打闹嬉笑,棚内温度直线上升。

摄像嘴里叫着‘好’,‘很好’,‘看这里’,‘余老师单手握把,另一只手放在美女的手上’,‘美女低头笑’,‘好’,‘很好’……

拍了几十张后,摄像终于放下相机,鼓掌道:‘不错,不错,可以了。两位休息一会儿,然后我们出去街拍’

余生带温喜儿去看原片效果,点了点头,诚恳地评价道:“好看。”

温喜儿弯着眼角,扬起下巴,逼问:“你好看,我好看?”

这种类似于撒娇的语气,让余生身心愉悦。他盯着照片,漫不经心道:“合照一百分,你占九十九,我占一。”

“这么谦虚?”

“一片绿叶该有的觉悟。”

接下来的拍照场地在超市,两人换装运动休闲风。

余生推来手推车,摄像小哥叫温喜儿坐在里面。推车不稳定,即使余生在身后把着,温喜儿试了两次都没成功。

余生说:“喜儿,你要是不介意,我可以抱你进去。”

“抱我?”温喜儿撇着嘴,神秘地说:“你怕是不知道我有多重,我……啊……”

话音未落,余生把她打横抱起,颠了颠,看着怀里满脸惊愕的人,不敢苟同地摇摇头,边把她放入推车边小声否定道:“没有很重。”

两人,一个仰头,一个低头。余生抿起嘴,眼里似是有星辰大海,亮晶晶闪着光。温喜儿还在发愣,被几声近距离相机快门拉回现实。

余生问她,“去哪?”

说的就好像真的要逛超市一样,温喜儿调整了个舒服的坐姿,随手一指。

余生推着她向那个方向走去,两面货架好巧不巧都是卫生巾。余生的长睫毛上下抖动,温喜儿也难得羞涩,捂着脸,迅速往对面指去。余生脚下生风,快走几步,见对面是女性卫生湿巾,及时调转推车,嘴里念叨着:“先陪我去看看剃须刀吧。”

温喜儿双手托腮,连连点头。

应摄像的要求,在各个风格明显的区域进行抓怕。有余生的引导,温喜儿越拍越自然。她走在余生身边,比对哪个包装的椰汁性价比高,和他讲冷鲜柜里的东西,日期最新鲜的都在后面……

余生把温喜儿说的,好吃的、好用的、好玩的,多看了两眼的,都放进推车,推车里的东西堆得越来越多。

宣传照拍摄结束后,余生推着车子自然而然地走到收银台前排队付款。温喜儿看看离去的团队人员,再看看小山一样的商品,和一脸淡然的余生,诧异道:“你还要买下来么?”

“嗯。”

想着可能在自己的谆谆教诲下,余生对这些平常东西起了兴趣,温喜儿露出自豪的笑容。

结过账,小白和赵阳恰巧走了过来,分担了余生和温喜儿手上的重量。出了门,他们三个径直走到温喜儿车的后备箱,翘首以盼,等着她开门。

温喜儿张了张嘴,反应过来,“给我买的?”

余生点头。

东西虽多,但都是平价商品。温喜觉得推脱显得矫情,于是高兴地道过谢,全部接收。“我就当你是贿赂我,为了在节目里吃的好。放心,喜哥罩你!”

余生笑而不语,颇为幸福地‘嗯’了一声。

赵阳别过头,和小白激情对视,彼此的目光中似有千言万语。

‘看生哥那扭捏样,怕是没娶到媳妇,倒要把自己嫁出去了’

‘啊,感觉吃了一吨狗粮’

余生一眼扫过,中断了两人的意念交流。赵阳、小白关上温喜儿的后备箱,和她说再见,匆匆忙忙去找自己的车了。

余生摸摸鼻梁,视线四处飘荡。

温喜儿等了会儿,见他既不说话,也不看自己,问:“生哥,还有事儿么?”

余生低下头,摇了摇。再次抬眸,眼里都是笑,“后天拍摄,机场见。”

温喜儿应道:“嗯,机场见。”

余生走两步,回头望一眼。

温喜儿打开车门,等他走过拐角看不到时,才钻了进去。想了想,发信息给余生,‘今天过得很开心,谢谢照顾。啊……感觉总在和你说谢谢……’

‘叮’,余生秒回,‘我才要谢谢你,给我机会说不客气’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