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墨染书院 > 余生温喜儿 > ☆、第 33 章
 
日晒三竿,温喜儿在半梦半醒中,感觉被人不停地按摩胸部。眼睛睁开的同时举起了巴掌,映入眼帘的却是一颗毛茸茸的猫头。

大橘不知道什么时候钻进了被窝,此刻正站在她的胸上,一爪深一爪浅地踩奶。见温喜儿醒了,拉长小娇嗓愉快地“喵——”(早上好)

面对散落了一炕只剩下头的小鱼干,和拉开的抽屉,温喜儿知道它自行解决了早饭。揉了揉眉心,一把将大橘拉到怀里,准备刷手机。大橘抱着她的胳膊,不老实地用后腿对手机进行佛山无影脚式暴击。

“小猫咪,你信不信姐姐有不下一百种方法来烹饪你。”温喜儿拿了身边的小被子,将大橘包婴儿一般裹了起来,单手压制。“所以你要听话。”

“喵——”

温喜儿抬起手机看它,大橘动了动耳朵尖。

“喵——”满脸的无辜。

温喜儿打开微信,呼叫隔壁友军‘余老师,方便带下孩子么’

房门外几乎同时响起了脚步声,温喜儿叼着牙刷将襁褓中的大橘交给他,打了个哈欠,用大橘的身份说道:“哥哥加油!”然后去洗手间洗漱了。

“好。”余生顶着一头乱毛,还没睡醒。拿了猫粮给它,大橘吃了两口就不肯再吃了。

“忘记和你说了,它还把我藏的小鱼干找了出来,只吃鱼身,不好吃的鱼头洒了一炕。”温喜儿洗过脸后神清气爽,开始告状,“我这醒了,还以为自己置身在英国名菜‘仰望星空派’中。”

“大橘这就是你的不对了。”余生抓住它的两只前爪,教育道:“鱼是哥哥辛苦抓来的,姐姐又费心烤干。你怎么能这么浪费!”

“还有偷吃也不好。”温喜儿看戏也不忘提醒。

旁观余生训大橘真是件开心的事儿,磨人的小妖精,你也有今天~

“对,偷吃也不好。”余生抱大橘去温喜儿屋里,把着它的胳膊,将散落的鱼头一个、一个拾起来,放进垃圾桶。“男子汉大丈夫,自己洒的,自己收拾。”

“喵?喵?喵?”大橘的小脑袋瓜实在想不明白,眼前的男人怎么说变就变了。挣扎下来,大屁股一沉,气呼呼的背对着二人,悲伤舔爪。

余生敲了敲大橘的头,扬起嘴角对温喜儿说:“喜儿,以后教育孩子的事情就交给我,你放心。”

啊,这该死的踏实可靠!温喜儿笑着点点头,教育温让就已经很心累了,这辈子都不想再教育另一个了。

等等,好像……哪里怪怪的……

当温喜儿反应过来不对劲儿时,余生已经哼着歌去灶台前烧火了,“早饭睡过去了,午饭吃海鲜面片汤怎么样?”

看他这架势,“你来做?”

“嗯,我做饭。”余生搬了把椅子放在灶台前,“你过来陪我。”

“好。”温喜儿乖乖坐下,当起‘监工’。

余生脱了外套,里面是衬衫外加羊毛背心。挽起袖口,露出结实的小臂,将摘下的手表递给温喜儿代为保管。

那是块精致的复古机械手表,表中刻有‘余生’两字全拼。鳄鱼皮带手感极好,温喜儿拿着把玩了两下。看了眼牌子,又珍重地揣进内侧兜。男人一块表、女人十个包啊……

瞄到她的小动作,余生没头没脑来了句“送你了。”

“啊?不要,不要。”温喜儿连连摇头,且不说太过昂贵,自己要块男士手表干嘛!

余生将自己的手腕和温喜儿的手腕放在一起对比了下,“我回头改了皮带长度再送你。”

这块表跟了他十多年,是余生成年时送给自己的生日礼物,宝贝的很。现在执意要送给温喜儿,暗自有种定终身的私心。

这男人真奇怪……温喜儿不知他的心意,转移话题道:“生哥,面粉沾到身上了。”

“……忘记系围裙了。”余生端起和面的手,低头看了看,深蓝色的羊毛背心白了两块,顿时呆萌石化。

温喜儿去取了围裙,“低头。”

余生依言照做,温喜儿将围裙套在他的脖子上,便不管了。

“喜儿啊……”

“嗯?”

“下面这两根绳子是不是系在腰上的?”余生晃了晃身,围裙飘向一侧,挂在了他的跨上。

温喜儿起身,咬着下唇,双手环过余生的腰,一秒后背式拥抱,抓住围裙绳绕到身后,系了个漂亮的蝴蝶结。“好啦!”

再次坐回去的温喜儿,只顾低头玩儿手机。余生揣着面团,看不到她表情,温喜儿的耳朵肉眼可见的一点点变红。余生抿起嘴,酒窝淡淡浮出水面。

“我们上热搜了。”温喜儿闷声道。

“嗯,知道。”强吻的视频被人传到网上,经过一夜发酵,成了坊间热议的瓜。

有的人羡慕新娘,敬她是条汉子;有的人骂新娘,不尊重人;还有一群人怨恨温喜儿把余生推出去,让新娘有机可乘;

就在刚刚,哈密瓜又长成了西瓜,“新娘被退婚了。”

余生擀面皮的动作一滞,没发表什么个人看法,“啊”了一声,算是听到了。说新娘罪有应得吧,好像还不至于;无辜?那就更不对,他才是受害者。

“对了!”温喜儿放下手机,像是想起了天大的事儿。余生受到情绪感染,屏住呼吸,错愕地看着她。

“我昨晚先睡了,你换膏药了么?”

余生:“没……没有,忘了。”

“先换膏药。”早就把这事儿划分到自己的行政管理范围内,温喜儿此刻的内心满是自责。拉着满手是面的余生,不由分说地回到卧室。

趴在炕头生气的大橘看到他们进来,轻盈地跳下去,竖着尾巴走了。哼,人类,现在才哄我,晚了!

旧膏药撕下,余生伸腿给她看,“别担心,好的差不多了。”

小腿的肿胀确实已经消了不少,但皮下淤青看起来还是很严重。温喜儿撕开新膏药,吹吹,才贴了上去。

余生笑她,“刚刚吹气,是在施法术么?”

“哦。”温喜儿一扬头,大咧咧道:“因为我是小仙女。”

余生站起身,原地蹦了蹦,装作很诧异的样子,“真的好了很多诶!”拱手道:“多谢仙女姐姐。”

“哼,彩虹屁!”温喜儿不理他,笑着向厨房走去。

余生还在幸福的低头看膏药,忽听一声尖叫,“余!老!师!”

“怎么了?怎么了?”余生跑过去,发现温喜儿正拿着扫把和房梁上的大橘对峙。

温喜儿指着案板,气道:“你看。”

平整光滑的面皮上,清晰可见两排梅花印。很明显,是大橘的杰作。

余生双手掐腰,扶额长叹。虽然很想发作,但是家里已经有一个气得嚷嚷着要吃猫肉的人了,自己只能唱/红脸。

软言软语哄好温喜儿,余生将大橘踏过的那块扔掉,面皮切成片,下入熬好的蛤蜊汤中,出锅前洒上一把香葱。

香喷喷的面片汤上桌了,大橘似是感觉危险已经过去。靠上前,围着两人‘喵喵’叫,讨食吃。

余生拿出大家长的威严气派,说道:“我们吃饭,大橘禁食两顿。”

温喜儿心软了,“晚饭也给不吃啊?”

“不给吃!”

“再饿坏了。”

余生冷哼了声,硬气道:“只给它吃宵夜。”

“……”

这时,门外响起一阵嘈杂的砸门声,“姓余的你毁了我闺女,给我滚出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