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墨染书院 > 余生温喜儿 > ☆、第 43 章
 
从旋转木马上下来,两人买了热乎乎的姜汁可乐,坐在游乐场的长椅上。温喜儿盯着自己的脚尖,余生望着远处的天空。

腰间揽过一只大手,温喜儿顺势靠在他的怀里,“生哥,问个老土的问题,你什么时候喜欢上的我?”

“什么时候啊——”余生低头看她,诚实道:“算是一见钟情吧!”

温喜儿自我翻译了一下,“见色起意!”

余生点点头,笑了,“嗯,这么说,配得上我女朋友的外貌。”

“哈哈哈……”温喜儿挠了挠他的下巴,“我男朋友的颜,让人见色不敢起意。”

“我就这么丑啊?”

“不,是太帅了。”

余生勾起嘴角,从兜里掏出个四方小盒。

定情信物么?钻戒?项链?温喜儿觉得自己很俗气,却又俗气地期许着。

盒子打开,是余生一直带在手腕上的那块复古机械手表,上次说要改了皮带长度再送给她。温喜儿没放在心上,此刻见了有些意外。

“十八岁时送给自己的生日礼物,对于那个年纪的我来说真贵啊!但是又特别喜欢,就一咬牙买了下来。除了工作需要,这些年没摘过。它陪着我赶通告、上大夜戏,风光过、也破产过,还有东山再起。现在送你了,我把我的过去交给你,我的未来与你在一起。”

表盘比较凉,余生放在手心里捂了一会儿,才为她戴上,“喜儿,希望你喜欢。”

“喜欢。”大大的机械表戴在纤细白皙的手腕上,有种偷穿男朋友外套的感觉。听了余生表白,温喜儿越发珍惜。呼了一口热气,用羊绒围巾擦了擦,发现表盘中‘余生’两字全拼旁,加了&WXE,‘温喜儿’的首字母缩写。

余生有些遗憾道:“地方不够,只能刻缩写了。”忽然想起了什么,拉开外套拉链,从领口里掏出根皮绳,上面串着两枚对戒。“这个刻了全名。”

说着,将戒指套在她的指头上,也没等温喜儿伸手去帮他戴,余生先自己给自己套上了,炫耀道:“我后备箱里准备了满满一下子的玫瑰花,待会给你看。”

“……”温喜儿揉了揉眉心,实在不知道该夸他浪漫啊,还是浪漫啊……

“所有礼物中,我最喜欢这块表。”被赋予了故事的东西才令人触动,温喜儿抬起头,真诚道:“生哥,我把我的宝贝菜刀送你吧!”

余生以为听错了,将耳朵凑了过去,“什么?”

“我说我把我的老式杀猪刀送你,还能刻下一篇情书。虽然我文笔不好,但我愿意试试。”

余生咽了咽口水,视线四处飘荡。这……这拿回去供哪啊?

温喜儿看他的神情就知道被嫌弃了,垂下头有些委屈道:“那把刀是爸爸留给我的,用了好多年了。要不是你,我还不舍得送呢!”

“我没说我不喜欢啊,多有实用价值呀,文能切菜、武能防身的。”余生握着她的手,“以后我用它给你做菜吃。我其实挺有做菜天赋的,是不是?”

“嗯,这一点认证。”温喜儿在余生的脸颊上轻轻地啄了下,“时间不早了,我们去找文茵和妞妞吧。”

电话拨了过去,响铃声听起来离他们特别近。文茵很快接起来,但还是被余生在几米开外的假山后发现。

“……”

“……”

“……”

场面十分尴尬,只有妞妞一脸坦然,“你们今晚应该会住在一起了吧?”

余生和温喜儿同时望向文茵,文茵赶忙摇头道:“别误会,我真的没有教她奇怪的东西。”

小白奉了生哥之命,接妞妞,将她送回父母身边,再办理大橘托运。

文茵说不打扰他们二人世界的甜蜜,自己坐地铁就好。

温喜儿叮嘱道:“我和生哥在一起的事儿,暂时不准备公开,你别往外传啊!”这是两人商量后的结果,温喜儿怕网上的舆论打扰到温让高考,余生也不想让媒体大众过早掺和进来。

见文茵欲言又止,温喜儿吃惊道:“不会吧,大姐,你和谁说了?”

“别紧张,也不……不是外人。”文茵小声道:“温让。”

余生揉了揉太阳穴,温喜儿竖起了大拇指。

说好晚上回家吃,两人驱车前往超市。温喜儿打电话向温让嘱咐了好几遍不要外传,温让‘哼哈’答应着,感觉压根没放在心上。

温喜儿困惑的和余生说:“这小子转性了?我还以为他知道了,说不定要怎么给你个下马威呢!”

余生猜测道:“可能相处下来,小舅子觉得我是个值得托付终身的人。”

“哈哈……你倒是改口改的快,谁是你小舅子啊?”温喜儿拽着他的耳朵,轻轻拉了拉,“等着吧,以我对我弟弟的了解,不可能这么简单就算了。”

余生空出一只手去牵温喜儿,放在嘴边吻了下,“温让皮是皮了点儿,但很善良。他是怕他那么好的姐姐被人辜负,又怕我抢走你对他的爱。小孩子性格,表达的直白了些。

他慢慢会明白,我非但不会夺走你对他的爱,还会因为爱你而去爱他。人心换人心,或早或晚慢慢等,不急。”

车到地方停了下来,温喜儿乖乖的被余生牵着,忽然跨过身抱住他,搂得紧紧,“余老师,你刚刚说的话,特让人心动。啊,有点想哭了。”

温让虽然是她的弟弟,但由于父母走的早,温喜儿几乎是把他当儿子来养。自己年纪小,性格上还有点半吊子,教育也教育不明白。对于温让,她是又愧疚又心疼。余生的话,触动到温喜儿心底最柔软的地方。

温喜儿真的留下了两滴眼泪,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在余生的衣服上蹭掉。抽了抽鼻子,摆出富婆的架势,“走吧,想买什么买什么,刷姐的卡!”

“前些年,有个女导演想睡我,也是这么说的。”

温喜儿觉得余生还有后话,抱着肩膀,似笑非笑地看他。

余生笑得温柔,‘绅士’道:“别人呢,我是千金不卖身的。要是喜儿你想睡我,大可不必这样,随时欢迎。”

超市在商场的负一层,余生想去下洗手间,他们就先上了二楼。二楼是卖名表的,在等余生的时候,温喜儿快速地挑了一个。十几万,和自己手上收到的那块儿比,却算是便宜的了。

从洗手间走出两个漂亮女人,温喜儿本没打算注意,但她们就在她身边站住了脚,‘叽叽喳喳’的交谈。

“刚才进去那个男的,气质真好,衬衫下面锁骨特漂亮!我还回头留了一眼,腿倍儿直,屁股也俏。”

“可惜戴着口罩,看不到脸。”

“错不了,眼睛也好看,总觉得像哪个明星。”

“他怎么还不出来啊?一会儿要了微信赶紧走,那头还等着吃饭呢!”

温喜儿确定她们说的人就是余生,这个招蜂引蝶的家伙,带着帽子、口罩,还能来段厕所情缘。

“哎,来了来了。”

“他怎么冲我们挥手,还笑?”两个女人感到意外。

温喜儿撇了撇嘴,用围巾挡住半边脸。余生快步走了过来,牵上温喜儿的手。

“等着急了吧,人多,厕所在排队。”

“没有,我顺便逛了逛。”温喜儿将手表直接戴在他的手腕上,“十万多,不比你之前的,先用着。”

身后两女人倒吸一口凉气,议论着,原来是被包养的小白脸。

温喜儿得意地悄悄跳了个手势舞,余生见她没原由的开心,也跟着笑了,“这个我收了,不过下不为例,以后别总给我买贵的东西,不然……”

温喜儿仰头威胁道:“不然怎么?”

余生在她的唇上偷了个吻,“不然我会认为,你是在迫切的想睡我。”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