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墨染书院 > 余生温喜儿 > ☆、第 59 章
 
“那多不好意思啊!”温喜儿笑眯眯地搓搓手,将余生背后的姓名条‘矜持’地撕了下来,“啊——,我的手有点不受控制,哈哈哈……,余老师,我会想办法补偿你的,哈哈哈……”

第一名奖品是个金扳指,上面刻有节目组的大Logo

坐上飞机,温喜儿还伸出手比量了半天,有些可惜地说:“要不是不能剧透比赛结果,真想发个微博。”

余生侧过头,摆弄着她白嫩的小手,揉了揉上面的刀疤和烫伤留下的印记,懒洋洋道:“怎么感觉你对这个扳指的喜爱,超过了我送的戒指。”

“生哥,我发现你最近真的好爱吃醋啊!”温喜儿憋着笑,凑过去逗他。

余生摇了摇头,死鸭子嘴硬,“我没有。”

“你敢说你这两天没有对任北吃醋?”

余生头向着正前方,眼神却心虚的四处飘荡。抿起的嘴角,在脸颊上推出两个浅浅的酒窝,看得温喜儿心痒。

见过道的旅客已经睡着,温喜儿大胆地亲了余生一口,像是占到了什么大便宜,手舞足蹈、左右摇摆起来。

余生沉声笑了,舔舔嘴唇,将温喜儿的手握得更紧了。

距离过年还有十几天,员工福利、年会,再加上到年关了四处都要打点。温喜儿得不到闲,每天都早出晚归。

余生没有工作,索性住在温喜儿家,揽过接送小舅子补习的重任。

等工厂、公司都放假,只有餐馆还在营业,温喜儿有了空,可以和他在一起时。余生却声称有事,搬了回去。两三天电话都不打一个,偶尔发发微信,就连视频都很少。听声音,永远都是一副没睡醒的样子。温喜儿曾旁敲侧击的问过他在忙什么,不过都被余生三言两语给搪塞了。

“人家都说七年之痒,你们这才几个月啊!”文茵手持毛笔,在宣纸上作画。除了抄佛经,她最近又添了新爱好——画佛像!

笔墨浓淡间,佛教造像庄严又慈祥。温喜儿分不清这是哪尊菩萨,看之前拜了拜。她见文茵画的好,想求张灶王爷和关二爷的画像,于是甘心当个书童,为大佬镇纸、磨墨。讲到余生最近的反常举动,两人泛起嘀咕。

“要不你去余生家当面问他,总躲着不是事儿。”

温喜儿尴尬的垂下睫毛,“我不知道他住哪……”讲到这儿,下巴被猛然抬起。文茵一脸‘不是吧,大哥,你智障么?’的表情盯着她,可能太过震惊,竟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我们俩交往后,生哥就一直挺忙的,偶尔回来也是跟温让住一起,我没机会知道他家在哪。”温喜儿越辩解,声音越小,自己真是蠢,现在想来,她真的是一点都不了解余生的家庭状况。

文茵翻了个大大的白眼,无奈道:“温喜儿,能把你挣钱的精明劲儿,往感情上挪一挪么?”

“嗯!”温喜儿下了大决心,点点头。掏出手机,“我先旁敲侧击一下赵阳,今天无论是A、B,还是C、D、E、F、G,都要弄明白。”

文茵也没心思画画了,和温喜儿一起盯着屏,等回复。

‘叮’

其实根本不需要旁敲侧击,温喜儿一句‘在么?’,正措辞怎么说才好时,赵阳就迫不及待地‘和盘托出’了。

他录了一段小视频,视频中的余生打着吊瓶睡着了,怀里是猪一样的大橘。

‘胃炎、肠炎,一到下午四点左右就发低烧。我和小白,轮流照顾呢!叫我们不要和你讲。’

紧接着赵阳又发来一条,‘喜儿,别说是我说的,你讲是小白说的。保我一个,以后我就是你派遣在生哥内部的情报人员。’

文茵挑了挑眉,一字一顿敬佩道:“这-货-还-真-上-道!”

温喜儿气红了眼,余生真没把自己当女朋友啊!生病都不说一声!

将手机往桌上‘吧嗒’一扔,双腿架在茶几上,抱着肩膀靠进沙发。

文茵用肩膀撞了撞她,劝慰道:“他也是怕你担心。”

“爱死不死,谁要管他!”温喜儿抱着抱枕,捂住脸,歪头栽进沙发里。十秒钟后,又诈尸般坐了起来,吓了文茵一跳。她捡起手机,打字道‘007阳仔,把余生家定位发给我’

“既然他不会做男朋友,老娘就去教他做。”

温喜儿步履匆匆地走向厨房,就在文茵以为她要提刀去时,温喜儿开始翻冰箱。把文茵闭关修炼的存粮,都给刨了出来,装进名贵的福袋形斜跨手提包。

“……你拿点菜也就算了,你拿我家大米是几个意思啊?!”

“视频里,桌子上都是外卖盒子,我估计他家平时不开火,带的种类多一点,这不有备无患吗~”温喜儿讨好地摸了摸文茵的胳膊,“你最好了。”

“屁!”

“我奶昨天打电话,说下个星期杀猪,让我带你也回去。”

农村自家喂的猪,柴火大锅烧出来特别香。文茵就吃过一次,还是温喜儿打包回来的。那味道刻在记忆里,每年都要念叨几次。可惜乡下爷爷奶奶年纪大了,这几年都不养了。

文茵听后翘起嘴角,殷勤的帮着她搜罗,“葱姜蒜、调味品要么?干脆在我家煮完,打包过去好了。”

“煮完粥可以直接走么?”温喜儿得寸进尺道:“你刷锅的那种。”

文茵‘嗯——’思考了下,“能多做点,带出我的午饭和晚饭么?”

温喜儿比了个‘ok’的手势,开始淘米煮粥。文茵给她打下手,两人边做饭边说起家常。

“爷爷奶奶今年怎么养猪了?”

“哈哈哈……”讲到这件事,温喜儿就忍不住笑,“我小表弟买了一只迷你宠物猪,说是就能长到三十多厘米,二十多斤。结果养了一段时间,越来越能吃,还越长越大,才知道是被骗了,那就是一头普通的家猪。他们家住中央商圈的高档公寓,哈哈……,因为这头猪都出名了。姑姑、姑父实在受不了,就给送乡下去了。”

“太惨了,哈哈哈……”文茵笑出了眼泪。

“爷爷奶奶被迫养猪,五个月养到一百六十多斤,这不喊我们早些回家吃肉了。”

“你小表弟还不得哭死。”

“哈哈哈……他们家不来。”

鸡腿熬出的高汤用来煮粥,蔬菜切成丁,放入煮好的白粥中,再在出锅前打入一个鸡蛋,加少许盐巴调味。

又做了两个小菜,文茵家没有保温饭盒,找了两个保鲜盒装好,外面包了几层毛巾,算是保温措施。

温喜儿按照赵阳发给她的微信定位,足足开了一个小时。余生住的是经济别墅区,远离市中心,但距机场以及涉外商务使馆很近。上下两层,独门独院,看起来很别致。

门铃只响了三声,赵阳就出来迎接了。

“喜儿,我下午两点约了女朋友看电影,生哥那里……”赵阳为难地瞄了楼上一眼。

温喜儿换了拖鞋,向门外扬扬头,“我在这儿就行,你快走吧,别让人家女孩儿等。”

“好咧,就等您这句话了。”赵阳跑到沙发前拿了外套,准备开溜。出门前,不放心地回头确认道:“生哥生病这事……”

“不是你说的。”温喜儿握了握拳头,“我们是一个阵营的。”

“喜儿,请允许我叫你一声嫂子。嫂子,太感人了!”赵阳的嘴咧到了耳根子,兴冲冲的出去了。

他这一走,偌大个房子瞬间安静下来。温喜儿一边脱外套,一边打量着屋内的陈设。现代简约装修风格,家具以黑、白、灰三色为主,沉静又稳重,性冷淡十足。

上了二楼,一走一过,听到最右侧房间传出了声响。猜到余生可能在里面,她轻轻推开门。

床上趴着一个身着居家服的男人,脸朝里,正在看剧本。时而转换语调,念念有词。听到有人进来,打了个哈欠,没有回头,病恹恹道:“刚刚外面谁来了?”

温喜儿静静的伫立在余生身后,琢磨着是把他清蒸?红烧?还是糖醋?能让这个家伙长长记性!

余生得不到回答,也不恼,把手中的剧本翻了一页。主卧朝西,午后阳光透过窗帘打进来,金灿灿覆在他的身上。余生的手背还贴着拔针后的胶布,可能是生病的原因,整个人苍白了许多。

‘啪!’温喜儿打了一下他的屁股,手感依旧很好。

“赵阳,你他……”余生怒冲冲地翻过身,见是温喜儿,硬生生把‘妈’字又咽了回去,“你他……他……特……特……特地来看我啊,喜儿,哈哈哈……”

作者有话要说:新年快乐,十一点半还有一更(不是叫你们熬夜等,睡醒了再看,乖~)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