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墨染书院 > 震惊傻子嫡女开着战斗机上战场了 > 第215章 回到总部实验室基地
 
进入水里的南沫慢慢朝湖底游去。
越往深处湖水越清澈透亮,同时也冰冷刺骨。
她觉得五脏六腑好似都浸入寒气,四肢也在慢慢变得不听使唤。
身穿潜水服的南沫再次对湖底进行了一番探测,这一次才真正探测到湖底深处,依照目前她所处的距离,才刚到过一半。
照这样下去,还未到湖底她就先身体僵硬命丧当场了。
但这一个时候返回去也来不及,寒气逼人,导致她游的速度都缓慢了很多。
此时的她,没再着急继续往湖底潜去,而是按下手腕上那枚特殊手表的一个开关。
霎时间,手表周围发出一道蓝色光圈,慢慢的蓝色光圈将她包裹住,同时通过湖水开始往周围扩散出信号光波。
在蓝色光圈的包裹下,她的身体从胳膊上开始慢慢扩散出一股热量,紧接着蔓延至全身,将体内的寒气逼出,致使四肢不继续发僵。
就在她觉得身体可以继续往深水区潜行时,手腕上的特殊手表发出一道红色警报。
她凤眸一怔,随后急忙往红色警报触发的方向游去。
不知游了多久,直到一抹若有若无的光波引起她的注意。
而手腕上特殊手表传递出的警报在她靠近光波的时候警报也越发强烈。
这一刻,她很肯定这里有一道极强的电波信号存在,同时也在怀疑操控这方世界的代码主机应该就在这里,而非深水底部。
靠近光波的时候,她将手表的警报器关闭。
顺着光波发现了一个洞穴,而那光波就是从这个看起来有些狭小入口处散发出来的。
南沫刚来到入口处,就被洞内的一股热流席卷了全身,她凤眸满是疑惑,洞穴外面是冰冷刺骨,洞穴里面则是温暖炙热。
确定里面的暖流不会灼伤身体,她从那狭小的入口进入。
越往里面洞穴越宽广,而暖热的湖水却好像慢慢变少了,直到她可以直立在水里行走,水域也慢慢低至小腿再至如同一条小溪在洞内缓慢的流动。
她置身在宽广高大的洞穴内,进行了一番测试,当确定里面有着充足的氧气且并未有任何毒气散发后,她将潜水面罩取下。
然后催动手腕上的特殊手表,进行信号源检测。
随着手表上方指示的位置,她一步步来到不远处一面石壁前,一番检查确定石壁后面是空的,她找了好一会都没能找到打开的机关。
犹豫片刻便将随身携带的微型炸弹安装在石壁上。
“嘭……”
随着这一声音的还有一声“轰隆”。
石壁坍塌,更是证明了石壁只不过是一道石门。
南沫谨慎从石块残骸踏过,来到了石门的另一边。
映入眼前的场景让她疑惑又震惊不已。
疑惑并不是想象中的所谓代码数据的主机所在地,震惊眼前出现的竟然是一个如同天坑一样的地方。
同时她觉得耳鸣的厉害,跟来白沙湖前磁场覆盖小镇时那声刺耳的声音很像,只不过此时声音此起彼伏的不间断。
她抬手捂住耳朵,尽可能的让自己冷静不受那刺耳的声音影响。
手腕上的特殊手表也在这个时候出现乱码,她凤眸诧异的打量着面前的天坑,同时将手表数据归位,然后再一次探测,依旧是乱码出现。
她唇角勾了一下,那强大的地磁场电波原来是从这个天坑散发出来的。
凤眸一眨不眨的注视着天坑底部,同时一个念头也在她心底产生。
念头产生那一刻,她没有一丝犹豫纵身跳入天坑内。
身体并没有被撞击,反倒觉得脑袋霎时间像是被电击了一样,闪过一道白光,然后失去知觉。
-
【主人……主人……主人快醒醒……】
南沫是被狗子一遍遍的叫醒的,醒来的她看到眼前熟悉的环境,心底浮现一抹怅然。
在天坑边她心底的那个猜测是对的。
天坑底部的背面就是现代总部的实验基地。
【主人,我们怎么回来了?难道那白沙湖湖底真的是时空之门?】
南沫扫视了一圈周围运行的设备仪器,声音波澜不惊道,“白沙湖下有一个洞穴,洞穴最里面隐藏着一个巨大的陨石坑。”
【陨石坑?】
“还记得总部之所以能培养出那么多特殊之人,这其中不乏那些异能行者。”
【记得呀,总部里奇奇怪怪的特殊之人很多,我记得好像传言那些异能行者是第一批被陨石辐射变异而来的,后面则慢慢遗传给后代。】
南沫点头,“如果不是传言,那也就是说总部是有着陨石力量存在的,所以才能将普通人培养成拥有异能或者拥有其他特殊能力的人。”
狗子震惊:【也就是说咱们总部其实就是身处在陨石坑附近,只不过经过这么多年已经很好的能掌控和利用陨石坑散发出的力量。】
“在洞穴天坑旁,确定那强大的磁场是由天坑散发出来的那一刻,加之我们在那边发生的一系列事情,所以我猜测天坑的另一边也许就是现代总部。”
顿了顿,南沫又说,“你现在感应一下,看能不能感应到那边的情况?”
【不行,这个陨石坑就是一道阻隔墙,将我散发出的精神力屏蔽了,我只能感应到咱们这……】
说到这里狗子急忙道:【来人了】。
下一刻,数据监测室的门从外面打开。
进来两位身穿白大褂的中年男人,一个戴着眼镜,二人将所有的数据检查了一遍。
其中一个疑惑道,“明明一切正常,为何刚刚有警报显示外力侵入?”
另一个推了推眼镜,“可能长时间系统没有进行维护导致了数据偏差,还是尽快给上面汇报,系统需要维护,如若不然真有外力侵入咱们也束手无策。”
“哎,若是小沫在就好了,也不知怎的休个年假就消失了,目前也只有她能维护系统。”
眼镜男眸色微怔,“还没联系上吗?”
“没有,无论是总部的芯片追踪还是大规模的数据监测,都没有小沫的踪迹,就好像凭空消失一样。”
就在这时,男人的手机响起,接了电话后,二人一同离开的数据监测室。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