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墨染书院 > 亲手养大的纸片人要娶我[基建] > 第617章 番外·双大哥
 
许风卿弯下腰, 深深吻住了赛诺斯的唇瓣。

赛诺斯并不知道,在星空论坛,他除了是人气仅次于思诺·罗兰德和司盛的npc之外,还是玩家票选的最想亲吻的npc第一位。

许风卿之前对这个排行榜十分抵触, 但心底也不得不承认, 赛诺斯的第一当之无愧。

而现在, 他终于将他的阿赛拥入了怀中。

跟赛诺斯想象中的不同,明明放了狠话,然而男人落下来的吻却是温柔轻缓的,带着试探,带着怜惜。

一点点用舌尖描摹, 一点点缓慢地品尝, 勾动着他,与他纠缠,与他共舞。

感受着那柔软缠绵的爱意,赛诺斯眼睫微微颤动,仿佛又看到晨曦的第一缕光,冲破至暗的黑夜,照进了他的心底。

许风卿爱着他……

他能够从他的吻中, 感受到这一点。

赛诺斯忍不住攀住许风卿的肩膀, 以此借力抬起上身, 然后主动地加深了这个吻。

他知道许风卿接下来会做什么, 并且对此抱有期待, 他喜欢和他在一起,无论是哪种形式,他都欣然接受。

许风卿也感受到了他的热情和急切,但他却没有着急, 还是缓慢地,以自己喜欢的节奏,一点一点,让赛诺斯为他沉沦。

夜色渐深,月光从窗外弥漫进来。

男子躺在桌子上,随意打成活结的衣带,被轻轻一扯便松了开来,对开式的睡袍滑落一侧。

满地白雪,落了一点红梅。

他下颚微微抬起,露出纤细优雅的脖颈,吸引着许风卿俯身,轻-咬他的喉结。

如此脆弱敏感又致命的部位被咬-住,赛诺斯浑身一颤,攀住男人肩膀的手下意识地收紧。

感觉到他身体的紧绷,许风卿松开牙齿,转而用唇舌舔-舐吮-吻着,紧张被动-情取代,赛诺斯控制不住地低-吟出声。

“阿赛,你的声音真迷人。”

赛诺斯听到男人在耳边的调笑,不禁有些羞赧地拉过许风卿,吻住他,以此堵住他的嘴。

两人缠缠绵绵地吻着。

等这一吻结束,许风卿轻啄着赛诺斯柔软的唇瓣,忽然低声说:“阿赛的吻技也很好。”

他还记得两人第一次接吻的时候——

虽然当时发生得太突然,他有些不在状态,但他也必须承认,赛诺斯那个霸道的吻,的确让他招架不住。

赛诺斯迷迷糊糊,下意识回应:“因为练习过……”

闻言,许风卿眸光一黯。

“哦?”他咬了咬赛诺斯的耳垂,“那是谁这么幸运,能跟阿赛练习吻技?”

许风卿的脑海里,闪过赛诺斯身边所有的适龄男女,眼睛不禁眯起。

除了吻技,赛诺斯在睡他的时候其实也表现得不错,他原本是以为赛诺斯不懂这些的,毕竟就连他自己,也只是有一定的理论知识罢了……

听到他的问题,赛诺斯这才意识到自己说漏了嘴,脸上漫起更深的红晕。

他不想被许风卿误解,但又的确难以启齿,最后只能别开脸,支支吾吾道:“在星网上……游戏里……”

许风卿一愣,怎么也没想到是这个答案。

“嗯?网恋?”

许风卿并不知道赛诺斯是什么时候爱上他的,他也不要求相识的这十多年里,赛诺斯一直保持单身,但这不妨碍他心里酸溜溜的。

他不禁低头,在男子心口上的一点咬了咬。

赛诺斯剧烈颤-抖,紫眸中泛起清浅的水波。

他感受着男人加重的力道,最后还是忍着羞-耻,脸红道:“不是网恋……就是那种……成年人的游戏……”

许风卿先是有些迷惑,但很快就明白过来他的意思。

星空纪元是个真实的世界,而星网上,是有真正的全息网游的。

他不免讶异。

网络果然最容易带坏人啊,他就说,在他的认知中,阿赛应该是个很纯情的人……

“那种游戏……好玩吗?”

许风卿问着,手上的动作却也没停,赛诺斯忍不住哼唧起来,漂亮的紫眸里水光潋滟,偏偏许风卿还要逼问他。

“嗯?阿赛?”

“我……我就是观摩了几次……游戏里的角色……没玩过……”赛诺斯的声音越来越小。

许风卿低低地笑了一声,抵着他的额头轻轻磨蹭,“阿赛,你到底还有多少是我不知道的啊?”

闻言,赛诺斯微低下眼眸,“所以,你会不喜欢我吗?”

他知道真正的他,其实跟旁人认知里或者期待看到的,并不相同。

赛诺斯一直很惶然,这也是他不敢跟许风卿表白心意的原因,他不知道,一旦他表现出真实的自己,许风卿还会不会接受他……

“不,我很喜欢。”

许风卿轻吻他,给予了他肯定,“我想多了解你……对你越是了解,我的心就越是沉沦……”

“阿赛……赛诺斯,你令我着迷。”

他握着赛诺斯的脚腕,让他盘在自己腰间门,然后抱着他来到床边坐下。

“唔……”

赛诺斯的眉宇间门浮现痛苦,眼神却变得愈发迷醉。

许风卿捧着他的脸,安抚地亲吻他的嘴唇,蹭着他的鼻尖,声音沙哑地问:“那你在游戏里观摩的时候,心里想着的……是我吗?”

赛诺斯避开他,将脸埋在他的颈窝里。

他不会说,他把角色外观设定成了他和许风卿的样子——这只需要几张照片就能办到,而且这类游戏都有十分严格的隐私保护措施,他不需要担心泄密。

当然……赛诺斯搂住男人的肩膀。

他觉得风轻的身材,比游戏里的那些角色还要好一些。

龙族的体魄,无需质疑。

“阿赛,回答我。”赛诺斯逃避,许风卿却不依不饶。

“嗯……”

此时此刻,赛诺斯已经没有多少思考的余力了,他凑在许风卿的耳边,温柔缱绻,“风轻,我好爱你……”

他一遍又一遍,在许风卿的耳边诉说着爱意,“从好久好久以前,从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

许风卿听得心都酥软了,也愈发后悔过去的犹豫迟疑。

他让赛诺斯躺回到床上,然后在他的耳边轻哄,“阿赛,帮我把银环解开,好不好?”

赛诺斯有些意乱情迷,虽然脸上露出了几分迟疑,但最后还是照做了。

暗黑魔龙阿修斯的银环,只有亲手为佩戴者戴上的人,才能亲自为其取下。

【滴——元素之力禁锢解除】

【滴——血脉力量禁锢解除】

许风卿感受着力量的回归,他从如此清晰地意识到,掌握力量,是一件多么美妙的事情。

只是他低下头,却对上赛诺斯眼巴巴望着他的目光。

他愣了一下,随手将那两个银环放回到床头柜上,然后俯身吻了吻他,“我答应过你,不会离开你的。”

赛诺斯伸手环住他的脖颈,眸光如水,声音里带着柔情,却也夹杂着不安,“你要说到做到。”

许风卿望着他缺乏安全感的样子,心里发疼,却也没有多说,只点头应了声好,然后便抱着他,继续吻了下去。

水系元素师,尤其到了高星之后,身体的恢复力比起普通人便要更快一些,也更柔-韧,许风卿很快就发现了这一点。

于是,本来不想让赛诺斯太累的他,最后却又忍不住得-寸进尺。

他缠着赛诺斯,一遍遍弥补着过去的遗憾,赛诺斯也第一次知道,原来正经严肃如许风卿,也是会撒娇的。

他根本招架不住,最后只能一次又一次地依了他……

上午,明亮的阳光照进室内。

房间门中央那张华丽漂亮的大床上,一向注重礼仪,连睡觉也十分规矩的帝国皇帝,此刻没什么形象地趴着。

柔顺的银丝随意地披散,遮住那美丽纤瘦的背部,也遮住了那若隐若现的暧-昧红-痕,至腰部以下,则随意搭着条毯子,遮住更多的风景。

终于,待光线直射在脸上,浅色睫毛轻轻一颤,赛诺斯有些茫然地睁开眼睛。

看着一室阳光,他有一些迷糊。

他已经不记得自己有多久没睡过这样一个好觉了,以至于苏醒过来的时候,大脑还有点懵,有种不知今夕是何夕的感觉。

不过当看到床头柜上那对银色手环时,他终于想起了一切,猛然坐起身来。

风轻……

他左右张望,却并没有在卧室里看到男人的身影,探手去摸身侧的床褥,也早没了余温。

各种可怕的念头瞬间门涌上他的脑海,本来平稳下来的心绪,又开始剧烈波动起来。

难道风轻走了?

他昨晚说的那些话都是骗他的?目的就是让他取下禁锢他的银环?

赛诺斯看着身上的痕-迹,再看冷清的卧室,只觉得心底空落落的,又格外的疼,随着情绪失控,体内的魔力也跟着翻涌起来。

明明是夏日,室温却直接降低到了十几度。

赛诺斯冷着一张脸,用毛毯裹住身体,像平常一样起身下床,然而脚掌刚刚踩在地板上,他便感觉脚下一软,浑身酸-痛袭来。

他险些栽倒,幸好一双有力的胳膊及时出现,稳稳地扶住他,将他抱进怀里。

熟悉的温暖气息包裹住了他,赛诺斯眨眨眼,抬头便看到许风卿不知什么时候闪现到了他面前,正担忧地望着他。

“阿赛,没事吧?”

“你去哪了!”赛诺斯抓住他的衣服。

看到他眼底尚未收敛的疯劲,还有这一室冰冷的温度,许风卿哪里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呢?

他弯腰抱起赛诺斯,将他重新塞回被子里,免得着凉了。

这才捧起他的脸,在他的唇瓣上怜爱地亲了亲,解释道:“我刚刚回了勇者世界,跟家人交代了一声。”

赛诺斯稍微冷静了下来,手却依然揪着许风卿的衣服不放,“交代什么?”

“接下来一段时间门,我都会待在这个世界,为了不让他们担心,自然得交代一声。”

他摩挲着赛诺斯的肌肤,温声道:“对不起,我应该跟你说一下的,就是看你睡得太熟了,不忍心叫醒你。”

赛诺斯抿着唇不说话,但卧室里逐渐回升的温度,让许风卿知道,他应该是被哄好了,就是可能还有些不高兴。

这样想着,他看向床头柜,伸手将那两个银环拿了过来。

“要不,你再帮我把它们戴上?”

巨龙深情地捧着银环,让心爱之人亲手为他戴上枷锁。

赛诺斯望着他,良久,伸手按住那对银环,说道:“你再像刚刚那样亲我一下,我就原谅你。”

这下换许风卿怔住了,他望着赛诺斯俊美的容颜,任由心动的情绪蔓延,随后倾身过去,充满爱意地吻住了他的红唇。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