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墨染书院 > 我身体里有三个大神 > 第二十八章 小子跑的很快嘛
 
  就在这时二人身旁的空间突然一阵扭曲,十一出现在二人面前,十一对着路十安微微一礼说道:“主人,炎城来了很多生面孔,现在正往逍遥楼赶来!应该是冲着你来的!”

  此时老妪看着十一,有些诧异,脸色也颇为凝重,刚才十一出现的时候老妪并没有察觉,刺杀之道!很少有人走这条路,因为并不好走,除了修炼艰难之外,还有忍受那份孤独。

  路十安听完十一的话顿时脸色难看起来,打?他没想过,自己现在的这点境界,人家随便拉出一个人都可以弄死他,路十安看向手中的幽兰戒,这就是一个储物戒指啊,为什么这么多人要抢,虽然空间比普通戒指大一点,但是似乎也不值得这么多人疯了一样的追杀自己,路十安摇了摇头,还是跑吧!想到这里路十安看向身旁的十一说道:“十一你先隐藏起来,两个人目标太大!”

  十一看向路十安说道:“主人!我帮你拦住他们你先走!”

  路十安摇了摇头说道:“你藏起来吧!他们既然来找我必定是有备而来,不要做无畏的牺牲!去吧!他们的目标是我!”

  十一还有些犹豫,路十安接着说道:“我命令你,走!”十一无奈消失在原地。

  路十安看向老妪欲言又止,老妪笑着说道:“我会多帮你拖延一会的!你从后门走吧!”

  路十安疑惑的说道:“为什么帮我?”

  老妪笑而不语,转身走向了门口方向,淡淡说道:“受人所托!”

  路十安看着老妪佝偻的背影说道:“谢了!”说完转身从后门走了出去。

  路十安离开之后,老妪身旁出现一名白衣女子,女子一身雪白的长袍,一尘不染,如瀑般的秀发束在脑后,手中拿着一把折扇,浑身散发着一股书卷的气息,如果路十安没走一眼就能认出来,此人正是村花小莲,老妪对着白衣女子说道:“小姐!为了这个小娃娃得罪那么多人值得吗?”

  白衣女子淡淡的说道:“去做吧!”老妪闻言不在多说什么转身出了逍遥楼。

  看着老妪离开小莲喃喃道:“真的不认识我了吗?”说完直接消失在原地。

  当然这一切路十安是不知道,此时的路十安已经施展了人皇变,身体化成一道残影,一路狂奔,他现在没有目的地,他只知道离炎城越远越好!

  “三楼主!这件事情我劝你还是不要管,把路十安交出来!我天门立刻就走!”一名灰衣老者说道。

  “路公子并不在我逍遥楼,刘成天,你们还是去别处看看吧!”老妪笑着说道。

  “不在?”刘成天看向旁边一名手下问道。

  “我们的人一直在门口守着,并未见到路十安出来!”那名手下说道。

  刘成天闻言双眼微眯看着三楼主说道:“不在?好,那让我们去你逍遥楼搜一下可以?”

  老妪冷笑说道:“你以为我逍遥楼是什么阿猫阿狗说搜就搜的?你还没有那个资格!”

  “你...”刘成天指着老妪没有继续说下去,逍遥楼虽然以经商为主,但是无论是人脉还是整体实力虽然不如天门但是也差不了多少,他当然不能和逍遥楼彻底撕破脸。

  “不知道我够不够资格?”一个稚嫩的声音在场中响了起来,众人闻声看去,只见一名七八岁的小男孩走进场中,身后还跟了三十多名黑袍人,刘成天看到此人面色大变,回头对身后的人嘀咕了几句,身后之人连连点头退了下去。

  “公孙文轩?没想到连玄门之主大驾光临!”老妪面色凝重的看着眼前小孩,此人正是玄门之主公孙文轩,此人可算是一位老妖怪了,传闻突破失败,最后夺舍在一位小孩身上。

  “我可以进你逍遥楼看看吗?”公孙文轩冷冷的说道。

  “当然可以!”老妪站到一旁说道,她知道如果此时还拦着就真的与玄门撕破脸皮了,天门和玄门他都不怕,但是如果两家一起对付逍遥楼,他逍遥楼还是吃不消的,最主要的是他觉得因为路十安不值得,再者她也只是答应路十安帮忙挡一会,估计此时路十安已经逃很远了。

  公孙文轩没有多说什么带着众人走了进去,灰衣老者也是一声冷哼跟了进去,众人进了逍遥楼,那三十多名黑袍人,四散开来,显然是在寻找路十安,不一会,张万里面色难看的走到公孙文轩身旁躬身说道:“主上,逍遥楼有个后门,相信路十安已经从后门跑了!”

  公孙文轩闻言微微点头说道:“他只是淬体巅峰,跑不远,追!”说完众人迅速离开了逍遥楼。

  而此时刘成天身后一名青年说道:“刘长老我们是否要跟上去?”

  刘成天看着青年说道:“通知掌门了吗?”青年点了点头说:“掌门说他处理完手上的事就过来!”

  “好!我们跟上,记住掌门没到之前任何不得出手!”刘成天说完跟了上去。

  此时的路十安也不知道自己在哪,他在一片大山之中停了下来,因为人皇变已经到时间了,路十安拿出一块极品灵石开始恢复修为,就在这时一道剑光直接飞斩而至,路十安面色大变,赶忙一个侧身躲了过去,而在路十安身前出现一名老者,正是张钊,张钊看着路十安冷笑道:“小子!跑的很快嘛!如果没有秘法想追上你真的很难!”

  路十安看着张钊说道:“大长老好算计啊!引人追杀我,你来个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莫要多言!交出幽兰戒,我给你一个痛快!”张钊冷笑道。

  路十安看着张钊双眼微眯说道:“你以为你吃定我了?”话落直接一掌拍出,正是最强一击,大荒遮天手。

  张钊不敢大意,直接用剑一个横档,砰的一声,路十安一掌重重拍在剑身上,张钊和路十安皆是瞬间暴退,张钊死死的盯着路十安说道:“说实话,你很让我意外,但是也止于此,今天你必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