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墨染书院 > 光军 > 第五十章 赵王裴妃
 
  颉利见阿史那思摩复国之心不死,长叹一声,心里甚是明白大势已去。如果纵容他们去做,对抗李世民,则自己绝不能善终。

  阿史那思摩仔细注意着颉利的表情,又看着自己大哥如今两鬓斑白,也多少明白了他的意思,阿史那思摩问道:“大哥,你真的打算在长安终老一生吗?”

  颉利淡淡答道:“阿史那思摩,听哥哥一句劝,你这样做,只会牺牲更多的人。甚至包括你自己的生命!”

  “我不愿意这样苟活!”阿史那思摩拍案而起,情绪激动起来。

  颉利依旧淡然,反问道:“依你的能力,就算还给你土地,现在又有多少突厥的百姓愿意跟你回草原呢?跟你回去的人,你又确信你能养活他们吗?只是徒增百姓苍生的痛苦罢了。”

  阿史那思摩听了,一屁股又坐了下来,一股冲劲儿散去,人仿佛瘫在椅子上一样。

  颉利又说道:“不如投靠大唐,你还年轻,有一身的本领,以后为李世民建功立业,他不会亏待你的!”

  “呵呵,大哥,你连后路都帮弟弟想好了!”阿史那思摩冷笑道,他依旧不甘心,再次对颉利说道:“大哥!最后一次!我只拼这最后一次,只要能让太上皇李渊复位,我们就回去。如果失败了,我们就离开这里!”

  颉利睁开了双眼,说道:“我知道,如果不按照你的意愿活这一生,你生不如死。你去吧,照顾好蝶雨和族人。”

  阿史那思摩心中大喜,他连连说道:“好,好,大哥,事成之后,我派人来接你回家,你等着我们!”

  说罢,阿史那思摩穿上道袍,向颉利辞行,立刻就消失在茫茫大雾中,不知踪影。

  这几日,李崇光白天便来城外巡视,皇帝李世民已经命户部尚书戴胄将所有的难民登记造册,为他们在渭水河畔建造房租,开发农田,教难民们耕种,陆续安置,将少量有工匠手艺的人留在城内任用。赵王李元景见诸事似乎已经安排妥当,这才松了一口气,便唤李崇光晚上去赵王府喝酒。

  赵王府内,李元景见李崇光已来,连忙上前迎接,二人坐下喝酒聊天。李元景问了些代国公李靖、红拂女的近况,又说了一些雍州牧府的事情,这时忽然下人来报:“王爷,王妃来了!”

  李元景和李崇光一齐向外看去,只见王妃一身华丽的服饰,面带淡妆,身姿曼妙,走路稳当,看上去刚成年,却举止有度,落落大方。王妃见了赵王李元景,躬身失礼,说道:“王爷今天怎么这么有兴致?难民入城的事情办妥了?”

  李元景说道:“已经大致办妥了,有劳王妃惦记!”

  李崇光见王妃到了,赶忙站了起来,躬身行礼道:“见过王妃!”

  裴妃仔细打量了一下李崇光,不由笑了笑,问道:“这位是?”

  李元景说道:“这是代国公府上的李崇光。”

  裴妃又仔细打量,恍然大悟一般说道:“哦哦,这名字听起来好耳熟呀!”

  裴妃先坐了下来,李崇光才坐下,李崇光答道:“想必是王爷去年大婚之时,在下来过。”

  裴妃打断道:“非是大婚,而是几年前,听家里两位哥哥说起过。好像就是你,去擒住了突厥的颉利可汗吧!”

  李崇光尴尬一笑,李元景忽然问道:“哦?你哥哥们还提起过崇光?崇光,看来你在京城中还是有一些名气的嘛!”

  李崇光答道:“当时也是替赵王办事,功劳自然都应该是您的!”

  李元景说道:“别了别了,这样的功劳,我还真怕了。当年走脱了颉利,不是父皇出面,恐怕我现在还在牢狱里待着呢!”

  裴妃笑了笑,又问道:“崇光现在在何处任职呢?听说三年前便不在雍州牧府里做祭酒了。”

  李崇光说道:“在府中读书,侍奉家中二老。”

  裴妃点了点头,“也是,国公快七十了吧,是要照顾。不过,眼下朝廷正是用人之际,为什么不再出来做个差事呢?”裴妃说罢,看了看赵王李元景。

  李元景心中明白裴妃的意思,他看了看李崇光,李崇光也看了一眼李元景,答道:“鱼和熊掌不可兼得呀,要侍奉家中二老,再办差的话,恐怕没有时间了。”

  裴妃道:“这个年纪,不在官场或者军中历练,那才可惜。”裴妃看了一眼李元景,又接着说道:“王爷,我大哥军中正缺一名参军,不如让崇光去试试?”

  李元景看了看李崇光,想让他先开口,说说自己想法,李崇光沉思片刻,问道:“魏国公不是要去汴州任刺史吗?”

  裴妃点了点头,“所以眼下缺人手,一起带过去,彼此也有个照应。”

  李崇光笑了笑,答道:“王妃错爱,在下感激不尽。远去汴州,恐怕府中不准。”

  裴妃见李崇光拒绝了自己的拉拢之意,只好强颜欢笑,说道:“这个无妨,我也只是替哥哥问一问。”

  李元景见李崇光拒绝了,这才安心,他对裴妃说道:“裴妃,你先回去休息吧,我跟崇光是多年的好兄弟,好不容易请他来喝一次酒,你在这儿,我们也放不开呀!”

  裴妃这才起身,告辞回到自己屋内。李元景见裴妃已经走远,将筷子忽然往桌上一扔,说道:“哼!都嫁到我这儿快两年了,天天说她大哥、二哥如何如何出息!就好像我这个赵王,就是个摆设废柴!”

  李崇光见状,停了筷子,也不知道说什么好。李元景又说道:“崇光,你说!我这大唐第一王爷,执掌京师驻防,坐镇雍州牧府,哪里比不上他两个哥哥?”

  “算了,你也知道你是大唐第一王爷,跟裴家比个什么?她大哥裴律师继承了魏国公的爵位,又娶了你的姐姐临海公主,说到底,你们就是一家人,有什么好争的呢?”李崇光安慰道。

  “我就是咽不下这口气!最讨厌别人耀武扬威的了!”

  “耀武扬威?我听说裴家魏国公为人还算沉稳吧?不然陛下也不会委任他去坐镇汴州。”李崇光说道。

  李元景喝了一杯酒,说道:“那裴律师是不错,但是他们家老二这个人,我就怎么看怎么不舒服!整天给我在京城惹是生非!”

  “哦?还有这事儿?裴律白也没听说惹什么事呀。”

  “他那种惹事,叫散尽家财交朋友!到处打着我的名号,结交各种宗亲大臣,一心想着当官儿!你说当官儿就那么好吗?在我二哥手下干活儿,不都是如履薄冰?”

  “你是说他喜欢花钱去结交各种大臣?还打着你赵王的名义?”李崇光接着问道。

  李元景说道:“是啊,裴妃说,这是替我打点门路,广结人缘,呵!”

  “这就有古怪了!你赵王已经位极人臣,他替你打点什么?还用自己家的钱!”

  “我就说,他是打着我的名义给自己以后铺路!”李元景气着说道。

  “这人我上次在西街那个香料店,差点碰到。当时还好奇他去自己的做什么。”

  “是那个波斯商人开的店吗?”

  李崇光点了点头。

  李元景听了,更加生气,说道:“崇光,你知道那波斯商人为什么还能回来开店吗?”

  “不是陛下赦免的吗?”

  “就是我这二舅子给弄回来的!我实话跟你说了吧,我听说他养了许多的昆仑奴,每月的花销甚大!”

  “昆仑奴!啊,那波斯商人天长,以前就是个人贩子!原来这两人狼狈为奸,又做起了这肮脏生意!”李崇光想起了天长贩卖昆仑奴,心中又气又恨。

  李元景又喝了一杯,说道:“本王有时候特别羡慕你,无官一身轻。我这雍州牧,晚上做梦都想辞了!”

  “那为什么不辞了?”

#送888现金红包# 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你觉得皇兄会让我辞吗?他说什么就是什么,我没得选,也不敢选!”说罢,竟然痛哭流涕,埋下头来。

  李崇光安慰道:“陛下这是心中对你们兄弟有愧,所以把重要位置给了你这个最年长的兄弟,你其实只要身正言谨,陛下是绝不会拿你怎么样的!”

  “但愿如此吧!”

  “你刚才说,裴律白和波斯商人养了很多昆仑奴,那你知道具体都安置在哪儿吗?”李崇光问道。

  李元景擦干净眼泪,想了想,说道:“这也是听裴妃偶然提起过。只是不知道他们具体养在何处。怎么,你有事儿?”

  李崇光点了点头说道:“几年前,义父和我从波斯商人那边买了一名女昆仑奴,初九,她的哥哥却下落不明,这些年也帮她找过,都没下落。上次去他店内盘问,也没有个结果。”

  李元景听了个明白,却被李崇光如此关心一名昆仑奴的生死而感到意外,于是直接问道:“崇光,你这么在乎一名昆仑奴的生死吗?”

  李崇光点了点头,说道:“每个人都有他来到这世间活着的权利,更何况有血有肉,没有做过什么坏事的人。”

  李元景酒意阑珊,笑着说道:“那行,你这个人,我就是喜欢你好像说什么,做什么,都把道理给占了。接下来,我就帮你一起查查这帮人,养这么多昆仑奴,有什么企图!”

  话音刚落,李元景便躺下睡了过去,李崇光酒劲儿还未上来,又想起那日在店铺后院见到的吐谷浑女子,越来越困惑,想着明日便可以跟大哥朱邪尚云和巴桑俊,一起去店里质问初九的哥哥初二的下落,这才心里松了下来,伏在桌上将息一会儿才回到代国公府。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