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墨染书院 > 光军 > 第五十二章 屠村之仇
 
  李崇光见这女子古灵精怪,又养了这么多的昆仑奴,一定不是个善茬,这会儿不知道又在想什么刁钻主意。

  女子忽然停住了踱步,狡黠一笑,露出两个大酒窝,说道:“这样吧,李大人,你若是能答应我三个愿望呢,我就考虑今天放你们走!”

  李崇光问道:“什么样的愿望?”

  女子说道:“这个自然没想好,你只说应不应吧?”

  巴桑俊说道:“别听这小娘们儿的,叫你杀人放火,你也得干?”

  女子嘲讽道:“你也太小瞧咱们李大人了,杀人放火这种小事,能帮我做的人太多了,我还用得着他?笑话!”

  李崇光说道:“那好,你先交出这里掌柜,或者直接交出初九的哥哥,我都应你!”

  初九拉住李崇光说道:“不要答应她,以后肯定是让你做坏事!”

  “坏事?你这丫头的嘴巴还真是能说啊!”女子说道。

  初九说道:“我家公子可是代国公府上的,你算是个什么,敢威胁我家公子?”

  “你家公子,你家公子,哼,看我先抽你两个嘴巴子!”说罢,女子极速上前来,扬起手来就要抽初九,李崇光一把握住女子手腕,使她不能下手。

  女子挣扎两下,见力气不如李崇光,只好放弃,说道:“放开,你捏疼人家了!”

  李崇光好不容易逮到了女子,哪里肯放,接着就说道:“要我放手也可以,快叫天长出来,我有话当面问完就走!”

  昆仑奴们见女子被李崇光抓着,纷纷上前来,逼近李崇光,李崇光大喝一声:“都退下!天长,你真是胆小如鼠,快出来!”

  李崇光见没人答应,又喊了一声,心里怒火就烧了上来。

  女子说道:“放开我!”

  李崇光问道:“说!你叫什么名字!到底是谁!”

  女子被捏得痛了,才肯说道:“赫连澶,你可以松手了吗?”

  “赫连澶!你是吐谷浑赫连部落的人?”李崇光突然双眼发光,面露狰狞,他想起了四年前屠杀碛口镇全村的吐谷浑部落,想起了那个叫做赫连政的首领,正是他当年挑断自己右手的手筋。如今突然看到他同一个部落的人,瞬间勾起了通天的仇恨。

  李崇光突然的炸变,吓住了赫连澶,她甚至不敢点头或者摇头。

  李崇光见赫连澶被自己吓住了,只得再问道:“告诉我,赫连政是什么人?”

  巴桑俊和朱邪尚云也惊住了。只见赫连澶喃喃说道:“他……他是吐谷浑的镇北大将军。”

  “跟你是什么关系!”李崇光继续问道。

  “没……没有直接关系。”赫连澶答道。

  李崇光这才松开了手,赫连澶甩了甩膀子,退出好几步,然后说道:“你这人疯了吧?赶紧滚!不想再见到你们了!”

  巴桑俊说道:“你这,你们这是?哎,还不知道那个掌柜和丫头的哥哥在哪儿呢?”

  朱邪尚云说道:“二弟三弟,他们人多势众,而且都有一身的功夫,不如今天先回去,我们从长计议。”

  李崇光点了点头,带着初九跟两位兄长一起离开。

  赫连澶看着他们离去的背影,揉着自己的手臂,好奇为什么李崇光提到赫连政这个人。

  波斯商人见李崇光等人已走,这才从前面楼上下来。他见了赫连澶,连忙致谢道:“躲着赫连姑娘相救,这帮人真是太难搞了!”

  赫连澶问道:“他们口中所说的叫初二的昆仑奴,现在是在我们这儿吗?”

  “这,说实话,我还真不知道他在哪儿!”天长答道。

  赫连澶转过头来看着天长,提醒道:“不要以为一两个昆仑奴,把其他人带进来,坏了他们慕容部的大事儿,我赫连家所做的一切,都会前功尽弃!”

  天长一边听着一边不住地点头。赫连澶这才带着武士离开巷子,回到院子内的屋子。

   夜幕降临,李崇光、初九跟着巴桑俊和朱邪尚云已经回到神兽居。三人刚坐下,朱邪尚云便问道:“三弟好跟吐谷浑国的赫连家有一些过节?”

  李崇光从离开西街香料店,到神兽居,脸色一直很差,双眼中满是仇恨。

  朱邪尚云见他仿佛魔怔,便问初九,可知道这其中缘由。

  初九也只是摇了摇头,她上前给李崇光捏了捏肩膀,让他放松。李崇光仿佛回了神来,忽然就低下头,眼眶泛红,双眼渐渐湿润。

  巴桑俊从未见过李崇光如此,一旁说道:“男子汉大丈夫,有什么话就说出来,藏在肚子里有什么用呢?”

  朱邪尚云也说道:“是啊,三弟,有什么事情,你还有我和老二,我们可以帮你!”

  李崇光这才抬起了头,缓缓说道:“四年前唐军攻破突厥都城,我带领的村里的人,在老鹰涧向我如今的师娘头像。我带着一个人一起回黑龙庙村,准备接上家人一起返回长安。没想到全村已经被赫连政屠杀干净,我与他搏杀,被他挑断了右手的手筋!”

  朱邪尚云听了,不由大怒,他骂道:“真是禽兽不如!村民手无寸铁,他们都不肯放过!”

  巴桑俊问道:“可知道他们为什么屠村?”

  李崇光摇了摇头。

  巴桑俊又说道:“这吐谷浑国,虽然霸道,但是赫连家族一向是以稳重驰名。赫连政也是成名的一方诸侯,怎么会轻易去屠杀一个村落?”

  李崇光反问道:“你是认为我在乱说?”

  巴桑俊连忙摇手解释道:“不不,崇光,我不是这个意思,就是感觉这里有蹊跷。”

  “有什么蹊跷?”朱邪尚云问道。

  “这个赫连政,既然是屠村,为什么最后只是挑断你右手的手筋,还告诉你他们的身份?这不是摆明了告诉你,让你以后找赫连政报仇吗?试问哪个杀人凶手会这样做,让自己天天被仇敌惦记,晚上没个安稳觉睡?”巴桑俊如是分析道。

  李崇光听了,脑子里突然乱做一麻了。他摇了摇头,轻声问道:“你是说,他们冒用的赫连部落的名义,想嫁祸给他们?”

  “老三,不排除这种可能性。”巴桑俊走近李崇光,撑着旁边的桌子说道。

  “可是,我当时就是一个村里的牧民,也从来没得罪过谁,这些人为什么要这么做?”李崇光反问道。

  巴桑俊仔细想了想,又问道:“老三,醒来之后去了哪里?”

  “醒来之后,便被人当成昆仑奴,贩卖到了灵州。然后被灵州的都督府收留。再后来,他们就资助我来到了长安。”

  “碛口镇到灵州有多远?”巴桑俊继续问道。

  “不知道,应该有千里之遥。”

  “千里之遥?崇光,总感觉你身后,有一只无形的巨手,在操纵着你的一切。但是如你所说,你只是牧民之子,他们这么做,又好像找不到任何动机,这就是一个死结了。老三,你是不是还有什么事情瞒着我们不肯说的?”

  李崇光摇了摇头,他心中想着,如果真如巴桑俊所分析,杀害全村的人并非赫连部落,那会是谁,整个草原有如此战斗力的部落,很难找到第二家,还有为什么要栽赃给赫连部落?这里面难道就是为了让自己憎恨赫连部落吗?

  李崇光越想脑袋越大,朱邪尚云见崇光如此难受,便对巴桑俊说道:“老二,算了,别问了,三弟现在心里已经很难受了。”

  巴桑俊点了点头,说道:“不问了。那这丫头怎么办?”说罢,巴桑俊指着初九,“今天白跑了一趟,打了一场架,还没打得过。人也没找到,就这么算了?”

  初九也埋下了头,委屈道:“对不住三位哥哥,还是不找了吧。我哥他是命苦了一些,好在身子骨结实,好人应该有好报吧!应该会没事的……”

  巴桑俊见了初九这委屈模样,笑了笑,调侃道:“你看这丫头,没啥优点,除了力气大能砍柴,还有就是太善解人意!今天这窝囊气能白受吗?还答应那个叫什么赫连澶的,三个愿望?想想就让人来气。咱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威胁?”

  朱邪尚云问道:“那你想怎么办?找回场子去?还是去雍州牧府告发他们?”

  巴桑俊眼珠子一转,看着李崇光就问道:“哎?老三,你说这帮人跟官府有没有什么勾结?你不是跟雍州牧府赵王关系挺铁的吗?要不我们让他带人,去把他们这昆仑奴全部抓了?”

  初九连忙说道:“不行!这绝对不行!”

  “为什么?”朱邪尚云和巴桑俊异口同声问道?

  “你们让官府去抓了他们,他们以后只能在牢狱里待着,没有人来认领他们,就会被官府发配去做劳力!”初九说道。



  巴桑俊听了,反问道:“官府不抓他们,他们就不用干活儿了?白吃白喝被养着?”

  “不是,他们起码可以等待买主,这些买主通常都是皇室宗亲,或者是高官富商,被他们相中了,买了回去,这辈子也可以说是找到好的归宿了。”

  朱邪尚云听了,恍然大悟。巴桑俊早知道这些事情,倒是觉得不足为奇,他看了看李崇光,一直在沉默,便问道:“崇光,你究竟是怎么想的,跟我们说一说!”

  李崇光双目一亮,站了起来,对二人说道:“今晚潜入他们内部,查个究竟!”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