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墨染书院 > 光军 > 第五十五章 沙坨少女阿依慕
 
  夜幕已至,李崇光、巴桑俊和朱邪尚云已经请人给自己稍微化了妆,李崇光更是将皮肤涂黑,做成昆仑奴的样子,巴桑俊和朱邪尚云都是本族人的面孔,稍做邋遢之状,便觉得可以混入人群。

  朱邪尚云忽然想起一件事情来,问道:“夜间宵禁之时,万一遇上巡逻队,可怎么办?”

  巴桑俊看着李崇光,轻松说道:“这个就看老三喽!”

  李崇光笑了笑,从怀中掏出一枚银色令牌,朱邪尚云定睛一看,只见上面写着“唐赵王雍州牧李元景”,便问道:“老三,你竟然有赵王的令牌?”

  “今日来找你们之前,我便去了赵王府,借了这通行令牌。赵王已告知巡防都尉,今夜我有重要任务执行,可随时调用雍州牧府所有人员!”李崇光得意说道。

  巴桑俊接过令牌,仔细把玩,惊奇说道:“我滴个乖乖,来长安这么多年了,从来没晚上出去过,这玩意儿就能畅行无阻了,真是涨了见识了!”

  “好了,夜间就要行动,我们先各自休息,亥时出发,子时行动!”李崇光说道,巴桑俊和朱邪尚云纷纷应道。

  夜已深,三人用过晚饭,提上兵器隐藏好,便直奔西街香料店而去。

  路上三人果然遇到巡逻队,见三人不是汉人服饰,巡逻队立马团团围住。李崇光拿出银色令牌,巡逻队长接过来仔细端详,一看是赵王李元景的随身令牌,这才知道了身份,赶忙还给了李崇光,说道:“原来是李大人!府里有吩咐,命我等在西街附近巡逻,随时接应大人。”

  李崇光答道:“好,不要离得太近,打草惊蛇!”

  说罢,三人径直离去,来到了西街的后街,前面便是香料店的后院墙壁。

  巴桑俊轻声说道:“翻过这墙,便是后院!”

  李崇光说道:“墙后面有很多隐藏机关,地图上标示过,一翻过去,就死定了!”

  巴桑俊又问道:“那哪儿是安全的?”

  李崇光只着正门方向,说道:“只有大门那边没有!”

  “你的意思是,我们还得从大门进去,跟上次进去的原路一样?”巴桑俊一脸狐疑。

  李崇光问朱邪尚云道:“大哥,你可有什么办法?”

  朱邪尚云说道:“这个好办,将机关触发了就成!”说罢,朱邪尚云去巷子里拖了一些草垛来,将草垛绑在一起,又说道:“我们扔两次,第一次触发机关,没动静后扔第二次,第二次如果没动静,那就是安全了!”

  巴桑俊惊叹道:“老大,你这么有经验,以前偷鸡摸狗的事儿没少干吧?”

  “胡扯,大哥是正人君子,正面人物,这些都叫江湖经验!”朱邪尚云一边说道一边扔进去一个草堆,又在草堆下面绑了石头,石头落地,果然听到里面机关启动之声,然后便是箭离弦之声,一阵乱射之后才停了下来。

  三人在墙外听得心惊肉跳,心想,还好有地图,没有贸然行动,不然今夜就被这万箭齐发打成人肉烧饼。朱邪尚云听到里面没动静了,又再扔了一个草堆进去,等了片刻,听不到里面动静,这才放心,他对二人说道:“记住,进去以后,找石头落脚,不要乱踩!”

  二人点了点头。朱邪尚云先翻墙而入,巴桑俊在墙头,看着朱邪尚云踩着石头安然进去,这才放心下去,李崇光也跟着下来,三人进了后院,立刻找了大树做隐蔽。

  三人对视目光,分别指了方向,待几个吐谷浑人组成的巡逻队过去,便各自行动。朱邪尚云去找接应点,巴桑俊和李崇光则打扮成另一支双人巡逻队,挑着灯笼假装巡视。

  走到吐蕃的房子,巴桑俊便离开李崇光,对他说道:“这里便是吐蕃人所在的地方,我进去混入其中,你万事小心!”说罢,巴桑俊悄悄向屋子内走去,李崇光则继续往西北角落走,寻找东非的那几个大房子。

  巴桑俊来到门口,回头再看李崇光时,他已经不见,又想起来这吐蕃的房子,在吐谷浑、突厥、沙坨和薛延陀之间,万一被发现了,四面围击,自己则死得连渣儿都不剩了。想到此处,不由心中颤抖。

  夜已深,巴桑俊未敢从大门进入,沿着墙壁一直游走,这墙虽然是泥土之墙,却依旧能听到里面鼾声如雷,此起彼伏。

  巴桑俊靠着泥墙,仔细辨别里面的打呼声,心中计算着里面的人数。忽然又听得脚步声,猜到是巡逻的又来了,四处又没有可隐蔽的地方,只好纵身一跃,跳到对面的二楼上,伏下身子,等着巡逻队过去。

  这二楼的视野极好,若不是这雾天,甚至能看到李崇光的位置。巴桑俊看着对面的吐蕃泥房,心想,这里面约有一百多人,前日闯进来的时候,发现还有妇女孩童,这些人真是被卖到这里的也许,不然拖家带口来谋反,断然是没有这个道理的,如果真是自己的吐蕃国的国人,应该用交涉的方法,赎回他们,今夜虽然日陪李崇光来打探初二的下落,但是自己毕竟是吐蕃丞相之子,做事情必须以自己国家的利益为前提。

  想到这些,巴桑俊更想进屋打探究竟,只不过这中心位置,巡逻队来得频繁,自己贸然进去便会打草惊蛇,到时候三人便没机会逃脱了。正想着,忽然发现身后二楼的窗户被悄悄打开,一丝灯光照在巴桑俊身上,吓得巴桑俊虎躯一震。

  巴桑俊仔细打量着窗内动静,手中已经悄悄拔出佩刀。窗户再开大了一些,从屋内慢慢探出一个少女的脸庞,正好与巴桑俊对视着。

  那少女见了巴桑俊,并没有惊慌,而是小声问道:“这么高,你是怎么上来的呀?”

  巴桑俊被眼前这位少女的从容淡定给愣住了,他借着屋子内的烛光,仔细看了看这姑娘,只见她头上带着一顶俏皮可爱的朵帕小花帽,帽沿上还插着一根翠绿的羽毛,看就知道是位沙坨族的小姑娘,清澈明亮的瞳孔,弯弯的柳眉,长长的睫毛微微地颤动着,白皙无瑕的皮肤透出淡淡红粉,薄薄的双唇如玫瑰花瓣娇嫩欲滴。

  那沙坨少女见巴桑俊不回话,只是呆呆地看着自己,觉得好生奇怪,又问道:“喂喂,你趴在那里太危险了,快进来啊!”

  巴桑俊见少女喊他,不敢相信,用手指着自己,轻声说道:“我?”

  少女点了点头,巴桑俊便慢慢挪动身子,轻轻靠近窗户,少女打量了一下四周没人,也没有巡逻队经过,把窗户开大了一些,巴桑俊强挤着身子,才能进去。

  这楼虽然有两层,却也是泥土泥墙,屋顶是软草,这窗户也是纸窗,老旧不堪。巴桑俊好不容易挤进来了,却发现少女所在的房间也不过是四面泥墙,只能容得下四五个成年人一起坐着,高度极低,巴桑俊一进去都不能站直了,弯着腰坐在角落,回头看时,才发现出口只有一个小洞,如同狗洞一般。

  巴桑俊出身吐蕃贵族之家,父亲又重权在握,也从未见过如此生存环境。那少女也坐了过来,靠近巴桑俊,瞪大了明亮的双眼,仔细看着巴桑俊,忽然小声笑了起来。

  巴桑俊问道:“你笑什么?”

  那少女说道:“我一开始以为你是汉人,看你穿得吐蕃人的衣服,长得又像吐蕃人,可是你汉语又说得非常好,你到底是谁呀?是从天上掉下来的吗?”

  巴桑俊听了这夸奖,但有些不好意思了,他挠了挠后脑勺,小声说道:“我是对面的,偷偷跑出来,我太饿了,想出来找点东西吃!”

  那少女听了,犹豫了一会儿,立马从身后拿出两个馒头,递给巴桑俊。这举动又惊住了巴桑俊,他接过馒头,馒头已经硬得如同一块石头,难以下口。

  “你就吃这个?”巴桑俊指着馒头问道。

  “是呀,难道你们不是吗?中原人叫它馒头,我这几日身体不舒服,没有要劳作,肚子也不饿,就存了下来。你肚子饿,你就吃吧!”少女开心地说道。

  巴桑俊尝试咬了一口,搁着自己牙疼。少女见了他这痛苦表情,不由“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她小声说道:“你吃它,得用自己口水将它泡软了,才能吃下去的,不然得卡在嗓子里。”

  巴桑俊听了,心里一阵难受,他放下了馒头,忽然问道:“你是沙坨人吗?”

  少女点了点头。

  “那女叫什么名字?”

  “什么叫名字?”少女问道。

  巴桑俊听了,心里吃了一惊,他想了想,说道:“就是你在这里,别人怎么喊你,怎么称呼你的意思。”

  “哦,他们都叫我阿依慕。原来这个就叫做名字呀!”少女笑了笑,露出两个深深的酒窝,甚是可爱。

  “阿依慕,好美的名字。”

  “嗯,他们说,我长得像月亮一样,就叫我这个。但是……”少女欲言又止。



  “但是什么?”巴桑俊又问道。

  阿依慕忽然变得委屈,神情暗淡,她缓了缓才说道:“这里管事的人,不准别人叫我阿依慕。”

  “那叫你什么?”巴桑俊好奇地问道。

  阿依慕迟疑了好久,才说道:“他们叫我沙坨奴十九!”

  巴桑俊听了,果然与自己心里所想的预料不差,这些人都已经沦为了昆仑奴。他拍了拍阿依慕的肩膀,安慰道:“会没事的,阿依慕!”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