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墨染书院 > 光军 > 第五十六章 地下城
 
  沙坨少女阿依慕借着烛光打量着巴桑俊,见他脸上和手都很干净,好奇地问道:“为什么你的脸还能这么干净,像我们每天劳作,都是又脏又乱的。”

  巴桑俊解释道:“天生的皮肤好,你都给他们干什么活儿的?”

  “会什么,做什么。我会编线,他们就让我穿铠甲,把铠甲的鳞片都穿起来。”

  “铠甲?你们这里还有这种活儿做?”巴桑俊听了,好生疑惑。

  阿依慕点了点头,“佛,一天要穿四十副铠甲,才可以休息,才有饭吃。”

  巴桑俊心想,这莫不是一个隐蔽的兵工厂。于是又问道:“能带我去看看你做铠甲的地方吗?”

  阿依慕摇了摇头,问道:“你不是这里的人吗?怎么还要我带你去呢?”

  巴桑俊见自己不小心露出马脚,连忙解释道:“我其实是刚来的,他们只是跟我说了一些规矩,还没开始劳作。”

  阿依慕莞尔一笑,“怪不得你还这么白呢?那好,我悄悄带你下去看看。小声点哦,白天的人现在都睡了,下面都是换岗的人在劳作。”

  “你们还分两个时段干活儿?”

  “嗯,当然,不然怕赶不上老板用。”阿依慕一边说着,一边带着巴桑俊从小如狗洞的“房门”钻了出来。

  只见这二楼每一间都是阿依慕这样的小土房子,中间有一条木板道,直通楼梯。巴桑俊心里一凉,这小姑娘一个人住在这里,太危险了,对身体影响也差,一楼横七竖八躺着二三十名沙坨男人,阿依慕带着巴桑俊绕开这些熟睡的人,走到最里面,将一块木板掀开,然后自己轻手轻脚地从一个梯子爬了下来,巴桑俊往下探了一眼,只见这一楼下面,居然别有洞天。

  那下去的梯子是树藤所做,又高又长,两个人在藤梯上一摇一晃地爬了下来,巴桑俊从底下向上看,足足有七仗以上的高度。再往前看时,竟然是一条暗河,河水黑黑深不见底,不是周围有几个火把照亮着,都分不清哪里是水,哪里是路。

  那暗河旁边竟然有七八条竹筏,阿依慕带着巴桑俊上了一条竹筏。巴桑俊赶紧问道:“阿依慕,这里是什么地方了?”

  阿依慕一边撑船一边答道:“这里是长安的地下,前面便是我们每天劳作的地方了。”

  巴桑俊环视着这黑漆漆的环境,寒气逼人,心里不由产生了一种封闭恐惧感。不一会儿见到前方灯火通明,一阵阵打铁之声不绝于耳,还有火光通到洞顶,照亮暗河。

  阿依慕撑着船来到前面小渡口停下,渡口停满了竹筏,阿依慕说道:“我们到了,下来吧。”

  巴桑俊注意着脚下,慢慢走上岸边。阿依慕突然问道:“对了,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

  “我?叫我巴桑好了,我其实也没有名字,他们都这么叫我。”

  “巴桑?好的,巴桑,跟我来,说不定过两天你也来这里劳作了。”说罢,阿依慕牵着巴桑俊的手,便往里走。只见前面是一个巨大的口型石洞,门口还有两名看守。

  两名看守见了阿依慕和巴桑俊,忽然拦住问道:“沙坨奴,后面这个是谁?怎么从来没见过。”

  阿依慕说道:“这是新来的吐蕃奴,我奉老板的命令带他先来学手艺。”

  那看守仔细打量着巴桑俊,问道:“还真像是吐蕃人,说点吐蕃话给我听听!”

  巴桑俊立马上前说道:“小的叫巴桑,以后请两位大哥多多照应!”

  那两个人听了,心里也没听懂,另一名看守说道:“听口音,跟那帮吐蕃人还挺像的,算了,赶紧进去吧!”

  阿依慕听了,赶紧拽着巴桑俊往里走。洞内灯火通明,也没了刚才在暗河上的寒冷之气,走过低矮的石洞,面前豁然开朗,四五十名沙坨人正在劳作,穿盔甲,做布料,缝补碎缎,再往里就是打铁之声,一群一群壮汉光着膀子,奋力打铁锻造兵器,再往里走,又是一群人将高温中出来的铁器,放在暗流河支流进来的水中淬火。

  巴桑俊见了,叹为观止。阿依慕笑着问道:“怎么样?这里便是我劳作的地方。”

  “不错,你不是说还有吐蕃人的吗?怎么这里没见到?”巴桑俊问道。

  “他们是从另外的入口进来,跟我们不是一个作坊里,我们沙坨男人力气大,打铁快,所以负责打造铁器。吐蕃人耐力好,负责冶炼铁铜,薛延陀人手巧,专门把铁器改造成兵器。”阿依慕说道。

  “那你知道,你们要这么多兵器盔甲,准备做什么吗?”巴桑俊追问道。

  阿依慕摇了摇头说道:“这就不知道了,老板也不会跟我们说的。”

  巴桑俊心想,这肯定不是唐朝正规的军工厂,而且更不会让这些其他族群部落的人来负责,就在这天子脚下,居然还藏着谁都不知道的军工厂,如果是谋反,那真是瞬间天下大乱了!

  阿依慕见巴桑俊若有所思,便问道:“你以后应该在另一边,你们吐蕃人的作坊里,冶炼铜和铁了。你跟我来。”说罢,阿依慕又将巴桑俊带出来,指着暗河。

  巴桑俊顺着阿依慕指的方向,只看到一片漆黑,便问道:“你是让我看什么?”

  “我是想告诉你,这个河流的上游,是以后喝水的地方,也是大家搭锅造饭的地方,中游是洗澡的地方,要解手呢,一定要去下游,这是规定,违反了要被抓起来的!”阿依慕解释道。

  巴桑俊笑了笑,“你这一说,也是有道理。能带我去看看吐蕃人的作坊吗?”

  阿依慕想了想,点头应道:“嗯,好是好。不过我知道在哪儿,但是从来没去过,只怕他们不让我们进去!”

  巴桑俊拍了拍胸脯,说道:“没事儿,有我呢!”

  “也对,你们是一起的!好!”说罢,阿依慕开开心心带着巴桑俊回到了竹筏上面,二人在暗河中绕了两个圈儿,才见到那吐蕃的作坊。

  巴桑俊心里生疑,如果地面上没个房子里有入口的话,吐蕃的屋子距离沙坨这么近,为什么到了地下要绕这么远?难道这沙坨的姑娘有诈?

  巴桑俊在阿依慕身后,仔细打量着她。作坊已到,阿依慕笑着说道:“到啦,巴桑,这儿就是你以后的地方啦!”

  巴桑俊神情严肃,看着阿依慕,忽然问道:“阿依慕,你来这里多久了?”

  “额,不知道,可能六七百个昼夜了,怎么会记得那么清楚呢?”

  “差不多两年了。待这么久,就没想出去过吗?外面的长安街头,可比这里有意思多了。”巴桑俊心里悄悄设了个局,来试探阿依慕是否有其他身份。

  阿依慕转了转眼珠,忽然又露出可爱又无奈的表情,她说道:“我一个人,离开了这里,到外面应该活不了多久的。”

  “这谁说的,你有手有脚,能吃苦,怎么会饿死?”

  “是老板说的,她跟我们说,唐朝皇帝已经灭了突厥国,好多突厥的老百姓都无家可归,还派人征收了他们的草原,好多人只能远走他乡,饿死在路上的人非常多。接下来就要出兵来消灭沙坨,连突厥都不是唐朝的对手,我们更抵挡不了,不如跟着她们先来长安,躲过兵荒马乱,以后再说。”阿依慕如是说道。

  巴桑俊听了,心里大致明白了这老板的套路,于是让阿依慕前面带路,向吐蕃的作坊走去。

  那吐蕃作坊前倒是没人看守,二人一进去就看见两辆用绳索通到地面的吊车,正在上下运作。下面五六个吐蕃人忙着卸货,将铁矿铜矿搬到轮车上,由另外的吐蕃人运到里面。

  再往里面走时,忽然被现在巨石上的一个人叫住:“哎,哎,你们是做什么的?跑到这里想干什么?”

  巴桑俊回头一看,见那人身着吐蕃的下等官服,早已经破烂,再看人时,早被这些矿石带的灰尘染成了黑炭,俨然成了一名黑人。

  巴桑俊见他叫住了自己,便走上前去,用吐蕃语说道:“你是谁手底下的官儿?”

  那人听了,先是一愣,又是一惊,他从石头上跳了下来,走到巴桑俊身前,仔细打量了一下他,又看着阿依慕问道:“你带这个人来做什么?”

  阿依慕吓得小声说道:“他,他说他是刚过来的,想来看看作坊的……”

  那黑炭头回头看着巴桑俊,盯着他,用吐蕃语问道:“你是吐蕃人?我怎么没听说老板给我加派人手呢?”

  “你先回答我,你是谁手底下的官儿?是东赞禄吗?还是巴桑家的?”巴桑俊一脸严肃地问道。

  那黑炭头见巴桑俊说话霸气十足,又说出了吐蕃目前两大势力,不由心里一颤。



  “你到底是谁?”黑炭头用吐蕃语问道。

  阿依慕见黑炭头这么凶,心里害怕,便拉着巴桑俊说道:“巴桑,我们还是先走吧,他们好凶。”

  那黑炭头听了阿依慕说出“巴桑”两个字,心里一惊,用吐蕃语问道:“你是巴桑家主的人?”

  巴桑俊听得他说出“巴桑家主”,心里料定他是巴桑部落的人,自己是部落领袖的长子,也就是他未来的主人,想到这黑炭头敢瞒着自己和父亲,在这里做这种随时可能让吐蕃被消灭的事情,怒火中烧。

  “啪”得一声,巴桑俊二话不说,就给黑炭头一个大巴掌,直接将他掌掴在地。

  其他正在劳作的吐蕃人,听了声音,立马停了手上的活儿,看着巴桑俊和倒在地上的黑炭头,也都不敢说一句话。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