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墨染书院 > 光军 > 第五十八章 恶战乌蛇
 
  巴桑俊见那游动的怪物冲向了石柱,只听见一声撞击声,撞得石柱摇晃。格桑也差点晃倒,他赶紧包扎好方才自己切的伤口,很明显水底下那怪物是冲着血腥味儿来的。

  那怪物闻到水中的血腥味儿,却不见肉,立马在水中发怒,摇晃着身躯,激起层层水浪来,巴桑俊和阿依慕所在的竹筏也被冲到石壁边上。

  “那是什么呀?”阿依慕惊恐地叫出声儿来。

  巴桑俊见靠到了石壁,立马抓住石壁上露出的石块儿,作为支撑点,保持竹筏的平稳性。他看着怪物在水中的发怒的样子,也担心了起来,仔细看着背影,还有几分熟悉。

  那怪物听到了阿依慕的声音,忽然安静了下来。巴桑俊示意阿依慕保持安静,不要说话,阿依慕只得用双手捂住自己的嘴巴,不敢吭声。

  那怪物忽然沉入了暗河中,没了踪迹。格桑在石柱上仔细看着水面,口中念叨:“宝贝儿呀宝贝儿,快点出来。”

  巴桑俊四下环顾,忽然发现墙壁上一个巨大的影子缓缓出现,回头看时,只见一条带翅膀的黑龙从水面浮了出来,背后双翅也缓缓打展开,河水从翅膀上滑落,湿哒哒的双翅有频率地抖动。

  巴桑俊借着顶上的亮光,看清楚了这条黑龙,与昔日自己从吐蕃桑卧部落收购的乌蛇竟然极其相似。

  “天呐!这里怎么会有明兽呢?”巴桑俊见了这乌蛇,口中喃喃道。

  格桑冷冷说道:“你也认识它是明兽?”

  阿依慕靠在石壁,颤抖着问道:“这,这么大只,什么是明兽?”

  “这是吐蕃与象雄国交界处,一个叫戈巴族的部落专门饲养的奇兽。吐蕃人叫它乌蛇,戈巴族人叫它明兽!”巴桑俊一边看着这乌蛇,一边说道。

  格桑听了,冷笑道:“巴桑家主,果然见多识广,不过一切都晚了,它就快长大了,到时候整个长安,无人能敌!”

  巴桑俊取出佩刀,正对着乌蛇,对身后阿依慕说道:“阿依慕,抓紧石壁上的石头,稳住竹筏子!”

  还没说完,那乌蛇一个俯冲,直扑巴桑俊,巴桑俊纵身一跃,踢中乌蛇的脑袋,借力飞到一个石柱子上,那竹筏瞬间被乌蛇打散,阿依慕抓住了石壁上的石块儿,奋力向上爬。竹筏被打散,散落的竹竿在水面散开,乌蛇见扑空,转身又对着巴桑俊所在的石柱,展开双翅,扑打着水面。

  巴桑俊沉下身子,用佩刀对着乌蛇,心想,这乌蛇可以训化,但是只有戈巴族人知道方法,如今正面对战,只有找机会断掉它的翅膀,才有战胜的可能。

  那乌蛇果然从水面飞冲过来,巴桑俊一个躲闪,又将佩刀飞掷出去,正中乌蛇腹部,自己则掉落河中。那乌蛇哀鸣一声,飞到石壁上,爪子抓住石壁,刀子插得不深,腹部却开始流出血来。乌蛇见巴桑俊落水,长吼一声,阿依慕被这刺耳的吼声吓住了,双手一软,也掉入了河中。

  巴桑俊抓住散落的竹竿,靠着竹竿将上半身撑出水面,他见阿依慕也掉入河中,赶忙游过去去救。乌蛇见巴桑俊在水面游动,一个俯冲下去,前爪抓着巴桑俊就是撕扯。

  巴桑俊双手抓住乌蛇的爪子,死死摁住,乌蛇见巴桑俊力量奇大,自己的爪子松不开使不上力气,于是将整个身体压下去,将巴桑俊一起压在水底。

  巴桑俊在水中憋气,依然抓着乌蛇的爪子,乌蛇只得将他从水面提出来,又压下去,试图甩开,巴桑俊借着出水的机会换气,又对出了水面的阿依慕喊道:“快跑!”

  阿依慕抓住一根竹竿,看到巴桑俊正跟乌蛇殊死搏斗,也顾不得跑,拿起竹竿就向乌蛇捅来,乌蛇根本不理会这点疼痛,依旧抓着巴桑俊上下狂甩。

  眼看着巴桑俊体力耗尽,反抗力量越来越小,阿依慕急得哭了出来。她擦干眼泪,忽然看到巴桑俊的佩刀依旧扎在乌蛇的身上,于是她瞄准乌蛇的腹部,猛烈得戳过去。

  那佩刀被竹竿碰到,受了力又往乌蛇腹内扎进了几寸,乌蛇瞬间痛得放下了巴桑俊,自己掉落在河面。

  巴桑俊已经没了力气,半瘫在河水中。阿依慕连忙撑着两根竹竿来捞巴桑俊,待靠近时,发现巴桑俊已经浑身是乌蛇抓出的血印。

  “巴桑,你快醒醒!”阿依慕急着摇了摇巴桑俊。

  巴桑俊呼吸缓了过来,这才清醒了一些。阿依慕见他醒了,这才放心,说道:“那明兽已经倒下了,没事了!”

  巴桑俊看着那乌蛇,依然在水面,并未沉下去,双翅还在轻轻地拍打着水面。他摇了摇头,说道:“不,它还没死,它在自愈!”

  乌蛇双翼拍打水面的频率越来越快,嗓子里发出低沉的吼声,只见它果然从水面再次飞了起来,双眼狠狠注视着巴桑俊。

  “我的天,这怪物真邪门儿,还能站起来!”阿依慕喃喃说道。

  “阿依慕,都是我不好,不应该让你带我下来的,今天可能就是我的死期了!”巴桑俊对旁边拽着自己的阿依慕说道。

  阿依慕摇了摇头,说道:“我们不能这样认输,跟它拼了!”

  巴桑俊大笑两声,说道:“我就是喜欢你们沙陀人,勇敢直率不做作。我有个结拜大哥和三弟,大哥就是沙坨人,只可惜我们再没机会见面,把酒言欢了!”

  乌蛇飞在水面,用爪子将佩刀自己拔了出来,扔到了水中,只见那伤口很快结疤,不一会儿就几乎痊愈。

  巴桑俊见了,心里一凉:“真没想到他们能将明兽带到长安来。如果明兽多了,不受控制,那长安将永无宁日!”

  巴桑俊对还在阴暗处的格桑说道:“格桑!阿依慕是你们的人,她如果出事了,沙坨人不会放过你!你把她救走!”

  格桑冷笑一声,答道:“一个昆仑奴而已,这里死去的昆仑奴,不计其数,他们的骸骨都沉在这河底,谁会发现呢?哈哈哈哈……”

  巴桑俊听了,气得拍了拍水,阿依慕说道:“没关系,巴桑大哥,我们沙陀人最不怕死!”

  巴桑俊恶狠狠地盯着正逐渐飞来的乌蛇,将阿依慕推到自己身后,准备殊死一搏。

  乌蛇见了,又闻到巴桑俊伤口流出的人血,变得狂暴不安,它又是一阵长吼,双翅奋力扑打水面,直冲巴桑俊而来。

  巴桑俊已经没了力气,见乌蛇发动致命一击,只好闭上双眼,仰天长叹道:“阿爹,孩儿再不能驻守长安了,您再逻些城,保重自己!”

  那乌蛇眼看就要抓到巴桑俊,忽然从空中掉下一人来,正好砸中乌蛇,乌蛇哀鸣一声被冲入水中,那人也一同落水,乌蛇反应极快,又从水里冲了出来,那人抱住乌蛇的翅膀,也一同飞出水面。



  巴桑俊听了撞击之声,猛得睁开双眼,就简单那人跟乌蛇斗得天翻地覆。光线太暗,也看不清那人面貌。忽然听得恶战之声,才辨出那声音正是李崇光。

  巴桑俊大喜,在水中喊了一声:“崇光!老三!”

  李崇光从上面冲下来时,已经将剑插入乌蛇的翅膀中,他只死死抓住剑和乌蛇的翅膀,仍由乌蛇上蹿下跳。

  巴桑俊喊道:“崇光,小心!这乌蛇能自愈,断了它的骨头!”

  李崇光喊道:“知道!你快游到岸边!”

  巴桑俊回头看了看,问阿依慕道:“哪里是岸边?”

  阿依慕四周看来,说道:“那边是石壁,对面也许就是岸边!”

  “好,我们往反方向游!”巴桑俊说道。

  “真见鬼!”柱子上的格桑骂道,“这是哪里来的小子,能从天而降?”

  巴桑俊听了,一边游泳一边说道:“没错,格桑,他就是天神下凡,来惩罚你的!”

  格桑说道:“不可能!”说罢,格桑飞到头顶上的树藤,借着无数树藤立马逃走。

  李崇光正与乌蛇缠斗,乌蛇见摆脱不了李崇光,就自己往石壁上撞,试图将李崇光撞落。李崇光只得一手死死搂住乌蛇的脖子。那乌蛇又冲入河底,在水中挣扎。李崇光水性极好,在水中用腰带将自己与乌蛇绑在一起。

  乌蛇被李崇光折腾得不行,李崇光一直用剑去割乌蛇翅膀上的骨头,乌蛇疼痛难忍,又冲出了水面。

  巴桑俊和阿依慕奋力往前游,忽然到了一个溶洞前,二人使出最后的力量冲刺,爬到岸边,瘫在地面。

  那乌蛇在空中挣扎着飞翔,看到地面巴桑俊和阿依慕躺着,便一个俯冲,准备压死二人。

  李崇光见状,死命得扭动乌蛇的脖子,试图让它改变方向,谁知这乌蛇又硬又倔强。

  “巴桑!快躲开!”李崇光奋力地喊道。

  巴桑俊听了,果然看见乌蛇正朝向自己俯冲而来,立马推开阿依慕,自己则被乌蛇正撞到后背,飞出半丈远,震得心肺欲碎,口喷鲜血。

  李崇光也被震得离开乌蛇,连同佩剑一起从乌蛇的翅膀中拔出,在地面滚了好几圈。

  李崇光、巴桑俊都疼痛得难以起身,那乌蛇在地面滑行了一些距离,也停了下来,不停得哀鸣,左边翅膀被李崇光的剑划开好长的口子,翅膀中的两处小骨也被割裂,它在地上痛苦地哀鸣,眼睛却来回注视着都躺在地上的李崇光和巴桑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