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墨染书院 > 光军 > 第六十一章 绝境情缘
 
  李崇光还没来得及反应,便被初二一脚踹下,重重地摔在铁牢之中,须臾之间,李崇光便感受到了那水流的冲击之力,被冲到一旁。他试着站起来,却又被冲倒,只得抓着一边铁杆,稳住身子。

  眼下正是隆冬,李崇光又与明兽大战过,体力耗尽,浑身湿透,身体此刻又被急流冲刷,体温骤降,他靠着铁栏一直哆嗦,大脑已经一片空白。

  初二在水牢外看着李崇光正在挣扎,心里动了恻隐之心,他对左右昆仑奴说道:“将水牢往上升,不要让水冲到他,否则冻死了,没法向主人交代!”

  昆仑奴听了,与喽啰一起转动三个巨石上的铁链,一圈一圈挪动将铁笼升了上来。到了水流冲不到的地方,再固定好。

  水牢过了水流,没了冲击,李崇光这才瘫倒在地,他依旧哆嗦着蜷缩在角落,冰冷的衣服贴在身体上,仿佛在为他的生命倒数计时。

  上面昆仑奴问道:“大人,他这样能活到明天吗?”

  初二冷笑道:“他们突厥人几年在暴风雪中,都活了过来,这点寒冷对他来说算什么。过了今夜再说。”说罢,初二领着昆仑奴离开,留下喽啰看守。

  李崇光逐渐恢复了一些意识,可是全身湿透,依然寒冷,于是他将外面的衣服鞋子全部脱下,用手拧干了挂在铁杆上。他看了看四周,没有可以协助取暖的东西,他对上面看守的喽啰说道:“你们关押犯人,总要给些干草垫着休息吧?”

  那上面的喽啰,也不是汉人,听不懂李崇光的话,看了一眼便不再搭理。李崇光只好闭目打坐,让自己安静下来。

  李崇光会回忆了自己这些日子所做的事情,又回忆了小时候读书的时光,渐渐稳住了呼吸,便在没有方才的寒冷。此时随时寒冬,地下确实恒温,没有了水流的冲刷,李崇光感觉到身体暖和了起来。

   几个时辰过去了,朱邪尚云在上面竟然睡了过去,醒来时才感觉有些不对劲,两边竟然都没消息,也不知道此时是几更天了。他见所有屋内烛光都已经熄灭,猜测李崇光和巴桑俊已经撤退,便悄悄原路返回,前往神兽居找二人。

  到了神兽居,敲门进来,朱邪尚云就问管家道:“崇光和巴桑俊有没有回来?”

  管家摇了摇头答道:“未见二人回来!”朱邪尚云听了,大惊,懊悔地拍了拍自己的脑门儿。

  管家问道:“朱邪大侠,发生了什么事情了?”

  朱邪尚云说道:“恐怕出事了!我得再出去一趟。”

  管家说道:“这天就快亮了,大侠,你吃点东西再出去吧!”

  “吃不下了。管家,如果到了中午,我们三人还都没有回来,就去雍州牧府报官,让他们派人去围剿西街的波斯商人香料店!”朱邪尚云说道,管家也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只好点头应道。

  朱邪尚云又急匆匆地往回走,打算单刀赴会,进门要人。

  那李崇光在水牢中过了一夜,精神体力已经全部恢复,他心里盘算着如何脱身,按照这水牢的高度,轻功再好也难以上去,这铁链又滑,万一不慎,就是掉落在这万丈悬崖下,粉身碎骨了。打坐了一夜,李崇光站了起来,活动活动身体,正好喽啰换岗执勤,他又问道:“你们主人说过,不能饿死我,渴死我,我的饭菜和酒什么时候送来啊?”

  那喽啰看了一眼,也不是汉人,听不懂语言,李崇光又用突厥语问了一次,喽啰拿着长矛指着李崇光,吓唬一下,示意他不要说话。李崇光只得闭口不言,安分坐下,又开始打坐。

  忽然上面传来车轮滚动的声音,李崇光心想,莫不是送饭菜的来了?吃饱喝足了,就有体力跟他们耗下去。

  车轮滚动声停了下来,忽然就没了动静。李崇光依旧闭目打坐,也想不到上面发生了什么,只能既来之则安之。

  不一会儿,上面果然有了动静,只听得一女子用吐谷浑语说道:“你们都先退下吧。这交给我!”

  李崇光没明白意思,只觉得这声音很耳熟。忽然头顶上传来一阵清脆的笑声。

  李崇光抬头一看,正是赫连澶在水牢上面看着自己,李崇光摇了摇头,继续打坐。

  赫连澶问道:“哟,这不是代国公府的李大人吗?怎么,才多久不见,就急着跑回来见人家了?”

  李崇光不搭话,心中开始寻思着这赫连澶和这里人的关系。

  “哟,哑巴了啊?不会说话了?”赫连澶站在洞口之上,俯下身来,仔细看着李崇光,又说道:“怎么,衣服都湿透了?听说昨晚在河里大战了明兽,那翅膀是不是你给砍断的呀?”

  李崇光依旧不说话。

  赫连澶气道:“嗐,还真哑巴了!难道是晚上冻傻了?给整出高烧,把脑子也烧坏了?”

  李崇光蠕动着干裂的嘴唇,故意咽了咽口水。赫连澶果然注意到了,笑着说道:“噢噢,原来你小子是饿了呀!哎呀,你跟我说一下嘛,我又不会笑话你!”

  李崇光依旧不为所动,继续打坐。赫连澶见他丝毫不准备理会自己,心想,莫不是昨夜又是河水又是打架,一点力气都没了。于是,赫连澶说道:“李崇光,李大人,我知道你现在是又冷又饿又渴。我这上面呢,有刚出来的馒头和白粥,你只需要叫我一声姐姐,我就吊给你吃,如何?”

  “哼,落井下石,果然是小女子行径!”李崇光忽然开口说道。

  “哟,终于开口啦!我就是小女子呀,怎么啦,你今天乖乖叫一声姐姐,我考虑让他们放你一条生路,你觉得如何?”赫连澶又说道。

  李崇光摇了摇头,说道:“我这条命,本该就随着村里人一起冻死在暴风雪中,能活到今日,已经是万幸,姑娘垂爱,何必调戏于我?”

  赫连澶撅起小嘴,说道:“我偏偏喜欢调戏你!”

  李崇光又继续打坐,赫连澶气道:“你这小子,怎么跟个和尚一样?难道也不食人间烟火了?”

  “姑娘若是真心实意,要给在下吃饭,便不要尽出调戏之语!”李崇光说道。

  “嗐,人家那突厥的汉子,都是草原上好爽的英雄,怎么你这个突厥小子,文绉绉的?哪里像个突厥的汉子?”

  李崇光答道:“我是在突厥长大,但是有师傅教,母亲管,礼义廉耻,尊卑有序,刻骨铭心!”

  “都说的些什么玩意儿?哦哦,我明白了,难怪他们在说你是汉人,现在这么看,起码你肯定不是突厥人!”赫连澶一边说道,一边从身后轮车上拿出一碗三个馒头,在李崇光头顶上晃悠。

  “嗯……这刚出炉的馒头,闻起来就不一样!真香!”赫连澶说道。

  “太过分了!”李崇光“嗖”地一声站了起来,他对赫连澶说道:“你这吐谷浑的丫头,到底想怎么样?不想我饿死,就将食物给我!”

  “哟,李大人,急了?看来是真饿了,换做任何人,跟那明兽打上一架,不饿才怪!这样,你给我一个理由,说得有道理,我就将这馒头给你!”

  李崇光叹了口气,想了想,说道:“你不是要我答应你三个愿望吗?我若是饿死在这里,你这三个愿望不就成了镜花水月了?”

  赫连澶听了,莞尔一笑,说道:“你不提这事儿,我都给忘了!还真是,嗯!你这个理由说得好!”

  “等着!”赫连澶回过身,将馒头与粥放在木盒子里,又用一根长绳子系着,拎着木盒又回到水牢上方。

  赫连澶看着李崇光,说道:“你接好了!”说罢,将木盒从空中缓缓放下,李崇光站了起来,眼睛盯着那木盒跟自己的距离。

  赫连澶估摸着李崇光能够到木盒,便停了下来,说道:“你快拿了吃吧!快凉了!”

  李崇光伸出手来,却够不到木盒子,便说道:“你再放一点下来,我这哪里够得到?”

  “你跳一下就能摘下来了!”

  “腹中饥饿难耐,腿脚皆麻木,这让我怎么跳?”李崇光反问道。



  “嗐,真麻烦!”说罢,赫连澶又倾下半个身子,将木盒往下又送了一段距离。

  李崇光见赫连澶俯下身子,眼疾手快,拽住木盒子上面的绳子,奋力往下一扯,那赫连澶受了力,半个身子又倾在水牢上空,没了重心支撑,“啊”地一身惨叫,竟被一下子拉了下来。

  李崇光先接了木盒子,看见赫连澶连人带绳子一起掉了下来,连忙放下木盒子,双手来接。

  那下落的冲击力势大力沉,李崇光接到赫连澶之时,震得双臂麻木,竟然被赫连澶压倒。

  赫连澶从地上爬了起来,见下面压着李崇光,立刻骂道:“好你个李崇光,竟然骗我!”

  李崇光捂着右手,痛苦异常,他强忍着疼痛,问赫连澶道:“快说!这里如何出去!”

  “我怎么知道,这玩意儿又不是我设计的!”赫连澶生气地答道。

  李崇光左手上前掐住赫连澶的脖子,恶狠狠地说道:“你跟这些人是同谋,你会不知道?不说我今日就杀了你!”

  赫连澶脖子感觉到了李崇光的力量早已回复,这才明白方才的虚弱都是在演,气急败坏,只得说道:“你杀吧,你这人看上去牲畜无害,其实诡计多端,我以后也迟早死在你手里,你干脆今天就杀了我!反正我也猜到了,早晚会死在你的手里!”

  李崇光听了,说道:“还狡辩!”说罢,左手又加了一寸力道。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