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墨染书院 > 光军 > 第六十三章 回纥之王
 
  初二见自己射中了巴桑俊和李崇光,对手下说道:“抓活的!”

  小喽啰蜂拥而上,将李崇光和巴桑俊团团围住。初二这箭头距离远,扎得不深,二人掉落在地上,相互爬了起来,拔出箭头当做武器,迎战昆仑奴和一群喽啰。

  李崇光和巴桑俊一起打退喽啰数次,又刺伤了几个昆仑奴。初二见这么多人还拿不下二人,提起狼牙棒,亲自上前。

  “李崇光!你这个畜生!”初二大喝一声,狼牙棒直取李崇光。

  李崇光急忙躲开,抢了一杆长矛,迎战初二。

  “你们都让开!”初二命令众喽啰和昆仑奴散开,又用狼牙棒指着李崇光,问道:“李崇光!你这个人面兽心的畜生!我把妹妹托付给你们,不是让你们欺负她的!”

  李崇光听了,满脸疑惑,问道:“我何时欺负过她了?”

  “休得狡辩!”初二说罢,武动狼牙棒,直取李崇光。

  李崇光见初二这招势大力沉,只好后退躲闪,初二追了上来,将李崇光逼到石壁前。

  巴桑俊说道:“崇光,这黑汉子不讲情面,你对他不要客气了!”

  李崇光在石壁前连续使用脚步躲开狼牙棒的敲打,那狼牙棒打在石壁上,震得石壁粉碎。

  李崇光回头一矛,突然刺向初二,初二躲闪,又甩出狼牙棒,与长矛打在一起。二人又战了二十回合,没能分出胜负,初二的棒法却已经被李崇光记住,李崇光开始收力后退,退到石壁上,双脚踩上石壁,在石壁上急行,初二立马上来追,李崇光余光见初二就快追上,忽然转身,将长矛刺出,初二连忙用狼牙棒抵挡矛头,却被李崇光正刺中右手,狼牙棒应声掉落。

  初二捂住伤口,昆仑奴和喽啰又一起上来,巴桑俊也提了一杆长矛,帮李崇光一起战斗。

  忽然河边火光四起,岸边上来了二三十名波斯人,张弓搭箭,向二人走来,昆仑奴和喽啰纷纷散开,只留下李崇光和巴桑俊二人,暴露在石壁前。

  巴桑俊见了这群弓箭手,说道:“这下完犊子了,要被射成马蜂窝了!”

  二人严阵以待,弓箭手们步步紧逼。为首的昆仑奴对旁边的初二说道:“主人吩咐了,如果反抗,格杀勿论!”

  巴桑俊小声问道:“崇光,你先走!我给你当盾牌!”

  李崇光答道:“你我早有约定,同生共死!我怎么会离你而去!”

  “他娘的,真是好兄弟!下辈子,咱去找一个娘投胎!”

  “好!”

  二人说罢,为首的昆仑奴举起手来,准备命令发射,忽然旁边的牢中飞来一块长木,将第一排的弓箭手打倒。众人看去,原来是牢中的几个汉子正盯着弓箭手队。

  众人惊愕之际,里面一人,一脚踹开牢门,瞬间里面的囚犯全部冲了出来,与弓箭手队对峙。

  那群囚犯中走出一人,身形高大,紫面卷须,虽然穿着囚服,却依然气质不凡。只见他上前来,对着李崇光说道:“你小子,真是当年那个突厥的孩子?”

  李崇光见这囚犯这样问自己,仔细打量着他,光线太暗,只能看得轮廓,是有几分眼熟,便问道:“你如何认得我的?”

  那人说道:“果真是我韦生小老弟!”

  李崇光听得他唤作自己“韦生”,刹那间思绪万千,想起了一些往事,却又不敢相信,也不敢确信。

  那人又对为首的昆仑奴和初二说道:“本来跟着族人一起混进来,查查你们大肆购买回纥人,有什么企图的。看来等不到那天了!今天我兄弟有难,我不能坐视不管!”

  巴桑俊问道:“崇光,那厮说的兄弟,是你吗?”

  李崇光答道:“应该是我,只是我确实想不起来他是谁了!”

  初二和为首的昆仑奴,见这人带着一部分囚徒,与自己对峙,初二便上前问道:“你这回纥人,叫什么名字?”

  那人说道:“药罗葛·吐迷度!”

  初二问道:“你是回纥王室的人?”

  那人说道:“既然知道,还不快退下!”

  李崇光听了“药罗葛·吐迷度”这名字,这才想了起来,他说道:“是在灵州的崇川大哥!真没想到是他!”

   初二左手提着狼牙棒,说道:“原来你一直卧底在我们这边,还好今天你自己跳了出来!省得日后麻烦了!”

  为首的昆仑奴立刻下令,弓箭手纷纷射箭射向众囚徒,中箭倒下者立刻就有十来个,崇川立刻带着剩下的囚徒冲进了弓箭手阵,与他们厮杀在一起。

  李崇光和巴桑俊见了,纷纷来助战,一瞬间牢狱胖,各种肤色的人斗成了一窝。

   下面战斗正酣,上面朱邪尚云已经到了西街香料店,他敲了敲门,没人应,便一脚踹开,大门。几个昆仑奴店小二立刻上来拦住朱邪尚云,朱邪尚云直接将他们推开,一个人径直冲到后院,从石门走进了昆仑奴巷子。

  走进巷子内,却发现巷子中已经没人,朱邪尚云急忙打开各个门,都发现人去楼空,他又到后面的东非人住的地方搜,也不见人的踪影,情急之下,又回到店铺,抓住一个小二便问道:“巷子里的人呢?”

  那小二支支吾吾不敢说话,朱邪尚云拔出刀来,砍掉桌子的一角,喝道:“再不说,我剁了你!”

  “都走了,连夜走了!”小二这才肯说话。

  “不可能!怎么可能一夜之间,那么多人都转移走呢!他们去哪儿了?”

  小二摇了摇头,祈求道:“真的不知道了,我要是能知道,也跟着一起走了!还在这里等着大侠你来找我们麻烦。”



  朱邪尚云又问道:“那我的两个兄弟呢!也被他们带走了?”

  小二摇了摇头,答道:“真的不知道,只知道也是半夜的消息,至于去哪儿了,真不得而知了!”

  朱邪尚云听了,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瘫坐在椅子上,心里寻思,真是奇怪了,还能人家蒸发一样,二弟、三弟,你们究竟在哪里?

   地下两波人都了半晌,互有死伤。忽然河边划开一个竹筏,巴桑俊定睛一看,正是阿依慕,巴桑俊突出战场,跑到阿依慕前面,问道:“阿依慕,你怎么回来了?”

  阿依慕喘了喘气,说道:“快走!这上面放了好多的火药,马上就要爆炸了!”

  “什么?火药?那是干什么的?”巴桑俊问道。

  “就是能把这里炸塌下来的东西!快跑吧,巴桑哥哥,来不及了!”阿依慕越说越着急。

  巴桑俊听明白了,对着还在交战的人群,大声喊道:“别打了,这里马上要塌了!大家快跑吧!”

  那群人果然都停了手。为首的昆仑奴问道:“时辰到了吗?”

  昆仑奴手下说道:“应该正好时候了!”

  初二走过来问道:“什么意思?为什么会有塌?”

  为首的昆仑奴不搭理初二,对着弓箭手队说道:“赶紧撤!”

  说罢,那群弓箭手纷纷上了竹筏。巴桑俊赶紧喊道:“崇光!快过来!”

  李崇光听了,对崇川说道:“崇川大哥,一起走!”

  “好!弟兄们,赶紧找竹筏!我们撤退!”崇川双手一挥,那些还活着的囚徒立马散开去找竹筏逃命。

  初二和他的手下还是一脸蒙圈状态,只见弓箭手队,在竹筏上纷纷点起了火箭,向山顶瞄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