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墨染书院 > 光军 > 第六十六章 计收初二
 
  红拂女见初九喊这汉子“哥哥”,连忙过来问道:“初九,他就是你的哥哥吗?”

  初九点头说道:“是的,他就是!”

  红拂女扶她起来,说道:“先让他们带回国公府,国公会亲自医治他的。放心吧!”

  众人见没有找到李崇光和巴桑俊的下落,纷纷叹息,约了明日由雍州牧府立案侦查,这才散去。

  翌日,阴雨绵绵,国公府内一片沉静,朱邪尚云住在客房,看着这冬雨越下越大,凄冷无比,想起两个兄弟下落不明,心中忧伤不已。忽然一名李靖亲兵来报,“朱邪大侠,那个从地下救出来的黑汉子醒了!”

  “醒了!太好了,有没有说出崇光的下落?”朱邪尚云急忙问道。

  “这倒没有!”

  “好,我去看看!”说罢,朱邪尚云跟着亲兵来到偏房,只见屋子内来了许多人,红拂女、赵王李元景、吐蕃使者东赞禄、神兽居管家、国公府管家,都在厅内候着,李靖在一旁给初二的大腿敷完药,又用竹板绑住大腿固定住。

  初九见初二醒来,开心不已,她问道:“哥哥,你终于醒了!”

  “妹妹!这是哪里?”初二轻声问道。

  初九喜极而泣,答道:“这是代国公府,就是我主人的家!”

  李靖坐在一旁说道:“你这条腿,现在算是保住了,先住在这里,把伤养好了再说。”

  朱邪尚云进来,见初二已经醒来,便上前问道:“李崇光和巴桑俊呢?他们去哪儿了?”

  初二不答话,沉默不语。众人见了,纷纷来问情况。

  李靖心里也想问,见众人蜂蛹而上,站起来说道:“诸位稍安勿躁,让他慢慢说吧!”

  众人这才消停下来,等着初二开口。谁知初二只顾着闭上双眼,不搭理众人。初九见了,心里尴尬,连忙在旁边问道:“哥哥,你是不是知道崇光哥哥和巴桑俊大哥的下落?知道你就说出来吧,大家都急得不得了。”

  初二眼睛盯着天花板,依旧不说话。

  朱邪尚云急道:“这厮真的不够意思,我两兄弟为了找他,生死不明,他现在还对我们爱答不理!”

  众人也跟着议论,初九心里着急起来,说道:“哥哥,你如果不知道,就摇摇头好了。不要让大家猜忌你!”

  初二依旧闭着双眼,朱邪尚云和吐蕃的人最急,就要上前来,被红拂女拦住。

  红拂女说道:“各位,今天请回吧,雍州牧府有几个昆仑奴也在审问,到时候有了消息,我们再派人传达。”

  李元景这才和众人散去,只剩下朱邪尚云。朱邪尚云看了看红拂女,说道:“李夫人,都怪我没能及时接应两位兄弟,我心中有愧。但是他绝对知道两个人的下落,但是他一定是那群人的走狗,这才死命护着,不肯说出真相!”



  初九听了,心中不服,站起来说道:“你胡说,我哥哥不是这样的人!他一定有什么苦衷!”

  “苦衷!初九,你这丫头别忘了,你的两位好大哥,是为了你才失踪的!”朱邪尚云说道。

  初九听了,心里一阵酸楚难受,哭着跑了出去。

  “好了,朱邪尚云,不要说了,老爷,我们都先出去,让初二休息吧!”红拂女说道。

  李靖站了起来,看了看初二,叹了一口气,说道:“我李靖,字药师,能治得了人的身体伤痛,却难医得了人心里的病症。”

  于是李靖领着红拂女、管家、朱邪尚云出来,初九在庭院中抹着眼泪,红拂女唤道:“初九,外面下雨呢,快过来。”

  初九听了,擦干眼泪和脸上的雨水,走到红拂女跟前。

  红拂女说道:“初二就由你照顾吧。他现在心里估计还是想效忠他的主人的,你想办法,用个激将法将他气走,我有一计,可以让他断了念想,你愿意配合吗?”

  初九点了点头,说道:“如果能救出崇光哥和巴桑哥,我都愿意!”

  “好,你去吧!”红拂女说罢,与李靖、管家和朱邪尚云来到前厅,忽然门口亲兵来报,“不好了,国公!夫人!外面来了一支军队,吵着要见国公!”

  李靖一惊,问道:“是谁人的军队?”

  亲兵说道:“好像是朱雀门的天策羽林军。”

  红拂女说道:“应该是崇光以前村里的几个弟弟,来要人来了!”

  管家急着说道:“这可如何是好啊?崇光在我们府上,老爷夫人也是当亲儿子照顾的啊,这人没了,我们也很痛心,怎么还带上军队来了?”

  红拂女说道:“来得正好,管家,你去外面,请他们的头领宇文名臣和窦去疫来见我。”

  “哎,好的!”管家出去片刻,果然领着宇文名臣和窦去疫进来,二人神情冷峻,气势汹汹。见了李靖和红拂女,也不参拜。

  红拂女说道:“怎么,都升官了,连人都不会叫了?”

  二人憋了一肚子气,宇文名臣直说道:“国公,夫人!我就想知道我大哥去哪儿了,是不是还活着?”

  红拂女说道:“我们也在查,你们今天不用当值吗?”

  窦去疫说道:“还当值个什么?崇光哥都没了!”

  李靖大怒,说道:“军人的天职是服从命令和军规,你们真是儿戏!”红拂女说道:“我们也想知道崇光的下落,需要你们配合。”

  宇文名臣问道:“我们配合?”

  红拂女点了点头。

  初九一人进了初二的房间,看着他的伤口,问道:“还疼吗,哥哥?”

  初二见四周没有其他人了,叹了口气,说道:“用了药和接骨了,好多了。”

  “哥哥,你为什么不愿意告诉他们崇光哥的下落?”

  “说了,就是对主人的背叛。我是不会说的。”

  “崇光哥对我们家有大恩,而你的主人,把你当成狗一样,你为什么还要维护?”

  初二说道:“这不一样,哥哥已经什么都没有了,只剩下忠诚可靠,如果这个也丢了,那我还活什么?”

  “哼!哥哥,你这个叫做愚忠,你懂吗?”

  “不!妹妹,主任答应我,事成之后,给我一块封地,我们就是那里的主人。以后就不一样了。”

  初九摇了摇头,“哥哥,你变了,我在这里,起码有家的感觉,你想要的,太不现实了,你跟朝廷斗,你斗得过吗?代国公这么厉害,你的大事能成吗?”

  初二冷笑道:“哼,唐朝已经是危机四伏,到时候谁也不会是我们的对手!”

  初九听了,气得站起来,问道:“你以后是不是还要杀了国公和夫人,再杀了我?你真是疯了,我不想再看到你,你走吧!还有好多人要逼着你说出崇光哥的下落,吐蕃人也不会放过你!你走吧,我再也不想见到你!”

  初二说道:“好!我走!”说罢,他慢慢坐了起来,挪动伤腿,下了床,一步一步走了出去。

  “又是一场大雨!”初二扶着院子的柱子,又走到院子里,折下一根粗枝条,当做拐杖,一瘸一拐从后门走了出去。

  大雨倾盆而下,初二浑身湿透,雨水渗透进了伤口,使他疼痛难忍,就这样走了不到半里路,突然眼前赫然出现十几名蒙面汉子。

  初二双眼被大雨浇得模糊,他问道:“你们是谁?”

  为首的蒙面人说道:“初二,主人知道你还没死,被李靖等人救了,特地命我等来接应你回去!”

  “接应我回去?为何这般打扮?”初二问道。

  “跟我们回去便是!”

  “哼!跟你们回去?要炸毁地下的时候,就没想过让我活吧!”

  那人又说道:“初二!你想违抗主人的命令!那就别怪我们了!”说罢,十几个蒙面人手持利剑向初二杀来。初二抵抗两回合,右腿疼痛难当,摔倒下来,那蒙面人说道:“杀他脏看我们的剑,兄弟们,踢死他!”

  说罢,众人一起踹他,直踹得初二口吐鲜血,忽然雍州牧府的巡逻队赶到,队长大喝一声:“你们干什么!”

  蒙面人见巡逻队到了,赶紧全部撤退,只留下在雨水中痛苦挣扎的初二。

  巡逻队的人赶过来,问初二是否需要帮助,初二摇了摇头,说道:“无碍,我还能撑住!”

  说罢,开始往回,艰难地爬行。

  冬雨过了午后,稍微小了一些,初二终于爬到了代国公府的大门,雨水将他一路下来流出的血全部冲刷得干干净净。

  到了大门时,见到李靖、红拂女、宇文名臣、窦去疫、初九、管家和朱邪尚云,都在府门前站着。

  初二看到了众人,心中突然一阵酸楚,一股热泪就要从眼中流出,湿红了双眼。初九看了心里难受,想下去扶他起来,却被红拂女拦住。

  李靖在门口问道:“伤口进水,可就很难痊愈了,你真的想离开吗?”

  初二想起了这些年受的委屈和磨难,又看着眼前这群人忠义两全,心里无限感慨,他相信此时他的主人只想杀他灭口,相信他只是主人实现志向的工具,他看着初九,又看着李靖和红拂女,终于哭了出来,在雨中捶着地面说道:“我错了!我错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