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墨染书院 > 选秀综艺后,玄学大佬制霸娱乐圈 > 第五百六十二章 温·碎嘴子·婉
 
  温婉若有所思的点点头,突然问她,“行,你是这样想的是吧?你是不是觉得自己说的特别对?”
“我说的当然对!你们这种蠢货才是错的!”沈晚晴十分自信的回答。
温婉似笑非笑的说,“行,那既然你这样觉得,就不要再来纠缠我,说什么是我毁了你的家庭,你委不委屈关我什么事啊?还不是你自己生的不好,家世没有我牛逼!这都要怪你自己啊!”
“你——”沈晚晴顿时被她噎的说不出话,想要反驳却说不出理由,毕竟这话是她刚才自己说的,现在全部推翻就等于是打自己的脸。
温婉毫不留情的继续呛她,“我什么我?这话是你自己说的呀,你不是觉得很对吗?我不就是在用你对待别人的方式,来对待你吗?怎么?现在觉得委屈了,觉得受不了是吗?”
“你不过就是家世比别人好了一些,大家都是两只眼睛一张嘴,你又凭什么看不起别人呢?有钱人从来都不比普通人高贵。”
“是,有钱人的生活可能是比普通人好,但是普通人的幸福,有钱人也不一定拥有,大家都是一天三顿饭的生活着,又何来的谁比谁高贵呢?”
“再说了,有钱人难道一开始就是有钱人吗?不也是从没钱的普通人奋斗起来的吗?按照你那样的说法,你应该连沈氏集团的创始人都看不起才对,据我所知那人应该是你爷爷吧,所以……你看不起你爷爷?”
“你才看不起你爷爷呢!”沈晚晴顿时暴跳如雷,反驳后看到温婉调侃的目光,才发现自己又被这人给框了,顿时气得咬牙切齿。
温婉伸出手狠狠的弹了她一个脑瓜崩,笑眯眯的看着她说,“出身决定不了一切,出身好固然能带给你一时的便利,但不可能带给你一辈子便利,毕竟谁能保证自己一辈子都有钱呢?”
“出身差的人凭借自己的努力,也照样可以达到你到不了的高度,所以呀,做人不能太自信,要相信‘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不努力就是会被拍死在沙滩上!就像你一样!”
沈晚晴受了她一个脑瓜崩后疼的龇牙咧嘴,想要还回去又怎么都动不了,又开始气的骂人,“你个贱人!你才被拍死在沙滩上!”
温婉挑眉看着她,不以为然的耸耸肩膀道:“我说错了吗?你要是把恨我这毅力用到正途,好好的学习,好好的做音乐,或许你早就拿奖了,还会陪跑五六年?”
“不管做什么事情,只有认真对待付出努力,才有可能会成功,你必须要努力,才能做到看起来毫不费力。”
“你总觉得我们出道第一年拿奖是黑幕,你怎么就不动脑子想一想,我们在练习室里付出过多少努力,挥洒过多少汗水呢?”
“你见过凌晨五点的练习室吗?我见过!你有过练习整整一天,最后睡在练习室里的经历吗?我有过!我们付出了很多,所以才有了收获,同理,你没付出过这么多,所以没有得到相应的收获,这是正常的呀!”
“你有时间在那想自己被黑幕,有时间想怎么买水军黑死我们,怎么不想想自己有没有真的付出过那么多?自己有没有拿奖的实力呢?”
沈晚晴这次罕见的没有反驳,只是沉默着咬了咬嘴唇,从此可以看出心中多少是有些触动的。
温婉对摁着沈晚晴的保安摆摆手,接着命令道:“放开她吧。”
“这……”保安犹豫着该不该按照她说的做,按道理来说他肯定要听温婉指挥,但是万一他放开后,沈晚晴再发疯伤了人可怎么办?
温婉见他们不动也没有说什么,直接捡起旁边的刀子,站起身后顺手交给其中的一个保安,“她都没有凶器了,你们还怕什么?放开她吧,一直保持这个姿势也怪累的,我不会让她跑路的,出了什么事我负责。”
保安们听到这话才终于撒手,沈晚晴倒是也没有跑路,只是爬起来瘫坐在地上。
温婉直接走到自家助理的身边,贴着她的耳朵说了些话后,就直接走到大楼屋檐下的楼梯上席地而坐,还伸手拍了拍旁边的位置,笑着喊道:“沈晚晴,过来坐啊!”
沈晚晴板着脸撇了她一眼,然后就别开眼不去看她,继续呆呆的坐在地上。
温婉挑着眉微微歪头看她,继续不放弃的她,“这边晒不到太阳凉快,你那边太阳那么毒,地上晒得那么热,你难道就不烫屁股吗?”
“别矫情了,赶紧过来坐吧,别回头烫伤屁股,你还不好意思看医生,到时候多尴尬啊?虽然咱俩不对付,但我也没这么狠毒,要把你活活晒死啊!”
此话一出,饭碗们便疯狂的大笑,就连保安们都忍不出笑出声来。
沈晚晴恶狠狠的瞪了她一眼,犹豫了一会后,最后还是站起身来走温婉旁边坐下,接着没好气的说,“辛苦你还要担心我的屁股!我真是谢谢你啊!”
“不客气,谁让我善良呢!”温婉好像没听出她在说反话一样,笑着欣然接受她的夸奖。
沈晚晴看着她那张依旧欠揍的连,有些别扭的偏过头不去看她,然后冷声道:“我告诉你,你不要以为这样做,我就会跟你和解!”
温婉不以为然的耸耸肩,回答道:“我也没说要跟你和解啊!咱俩这仇怨搞和解,是想恶心死谁呢?恶心死我,还是恶心死我的粉丝啊?你自己估计也觉得恶心吧?
“虽然咱俩互相看不上,但在等警察过来的这段时间里说说话,这总还是可以的吧?咱们仇人一场也算是缘分,你要珍惜这段缘啊!”
沈晚晴听到这话白眼直接翻到天上去了,冷笑一声道:“呵,谁跟你这种嘴贱的碎嘴子有缘?真的是话多且密,烦死人了!”
“我碎嘴子?”温婉伸手指着自己,难以置信的问她,见她不回答又扭头看向旁边的饭碗们,再次问道:“她说我碎嘴子,我碎嘴子吗???”
饭碗们一本正经的点点头,异口同声的说,“嗯……怎么不算碎嘴子呢?”
温婉:“……”
她忍不住露出一个死亡微笑,恨不得当场把这群人锤死,她这明明就是口才好,怎么能是碎嘴子呢???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