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墨染书院 > 最强入赘女婿叶辰萧初然 > 第2575章 打开天窗说亮话
 
老太太的话,让叶辰心中为之一震。

他下意识的以为,老太太真如自己之前猜测的那样,并没有被自己的灵气抹除记忆。

这种事情,在叶辰个人的认知里还从来没有发生过。

所以他下意识的以为,这老太太会不会也在某种程度上掌握着灵气。

于是,他试探性的问道:"江奶奶,您为什么这么问?"

老太太见叶辰似乎心有防备。自己倒是非常坦诚的说道:"小伙子不瞒你说,我也只是心中猜测而已。"

说罢,她微微一顿,继续说道:"当初被那些英雄好汉从墨西哥救出来的时候,我发现不光我和我的幺儿,车上所有人的记忆都发生了缺失,大家都记得自己是怎么被骗到那里去的,也记得那些人是如何残害我们的,但是却记不得我们是怎么被救出来的。"

"那些英雄好汉告诉我们,是他们使用的某种催泪瓦斯还是什么东西,让我们的记忆出现了缺失,一开始我也信咯,但很快我又意识到一个问题……"

说到这儿,老太太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右手手腕,认真道:"我有一个祖传的手镯,那个东西很像鸡血藤。看起来可能连五块钱都不值,在我记忆缺失之前,我能确定它还在我的手上,但当我从大巴车上醒过来的时候。它就已经不在了……"

说罢,老太太又急忙解释道:"小伙子你不要误会,我老太婆不是怀疑有人偷了我的东西,我是怀疑是我自己,在我记忆缺失的那段时间里,把那个东西送给了别人,毕竟那东西看起来一文不值,在当时那种情况下。绝对不会有人偷它,唯一的可能,就是我自己摘下来的。"

微微停顿片刻,老太太看着叶辰。认真道:"那个东西对我来说非常重要,是我们家族传承了一千多年的,如果不是天大的恩情,我老太婆也万不能把它拿出去。所以我个人推测,应该是在记忆缺失的那段时间里,我自己主动送给恩人的,只是不知恩人有什么大神通。竟能让我们那么多人都对他完全没了记忆。"

叶辰听到这里,心中更是骇然无比。

她原本还以为,老太太忽然问起自己是不是她们娘俩的救命恩人,很有可能是用某种方式免疫了自己的灵气。

可他万没想到,眼前这个八十多岁的老太太,竟然有如此强的逻辑思维。

她完全是结合记忆缺失前后的细节,来辩证出有人抹去了她的记忆。

一旁的陈泽楷也是听的傻了眼。

他自然知道叶辰神通广大,但没想到,一个大山里的老太太,竟能用有限的线索,把叶辰识破。

叶辰此时心中思绪万千。

他自是没想到,老太太有这等思维能力,而现如今对他来说,如何解决眼前的问题才是关键。

若是不想暴露自己,可以将老太太关于墨西哥的记忆全部抹除,但这明显是不人道的;

而且,叶辰觉得,老太太虽然识破了自己,但她对自己绝无恶意,自己也没必要过分谨慎。

既然老太太自己已经把话赶到了这里。那不妨就打开天窗说亮话,只有这样,才能真正了解老太太的身份与背景。

一念至此,叶辰也不再遮掩,郑重说道:"江奶奶,我当日是带部众追杀疯狂华雷斯的华裔成员至墨西哥,才偶然间发现他们在那里囚禁了这么多无辜之人,于是便让人把你们都带出来,送回了家。"

老太太看到手镯,顿时惊喜无比,激动道:"看来我老太婆没有猜错……您真是我们母子的救命恩人!"

说着,她便颤颤巍巍的要向叶辰磕头下跪。叶辰却拦住了她,认真道:"江奶奶您不必如此,当日在墨西哥,只要是个正常人,都不会坐视你们这些人不管不问。"

老太太泪眼模糊,哽咽道:"谢谢恩公救命之恩!若不是恩公您,江家一脉到我们母子这里,就算是断了香火了……"

说着,她抬头看向墙上画像,但看的却不是中间那个仙风鹤骨的老者,而是一侧读书的孩童,哽咽道:"江家一脉,可记载的家谱从南北朝至今,一千六百年的历史,历经一千多年战乱灾祸延续至今,若是断在如今这太平盛世。我死了都不知该如何面对江家列祖列宗……"

叶辰从口袋里,掏出那只已经用了十分之一的凤骨藤手镯,对老太太说道:"江奶奶,这是您祖传的手镯。若您不知该如何向先祖交代,这手镯您随时可以收回。"

老太太看了一眼这凤骨藤制作的手镯,当她发现手镯已经缺了一部分之后,登时惊讶的问道:"这……这手镯……恩公您……您用了?"

叶辰点点头。坦然道:"为了救人,用了些许。"

老太太的眼神中顿时充满敬畏,她喃喃问道:"恩公果真是有大神通的人……孟老祖曾对我家先祖说起,若将来有人能使得这凤骨藤,必是掌握大神通的人,身有灵气!"

当叶辰听到"身有灵气"四个字的时候,整个人更是震惊不已,他强压住心中惊骇,开口问道:"江奶奶,您怎么会知道这些?"

老太太指着三幅画想中央,那个仙风鹤骨的老者,认真道:"画上这位,便是孟老祖,是我们江家的大恩人,他和恩公一样,有大神通,身有灵气!"

叶辰瞳孔猛地一缩,连忙追问:"江奶奶,您能详细说说这位孟老祖的故事吗?"

老太太看了看叶辰,又看了看陈泽楷。有些疑虑的说道:"恩公,请恕老太婆无礼,但有些事,老太婆我只能对您一个人说……"

陈泽楷一听这话,立刻站起身来,恭敬说道:"江奶奶,您与我家少爷慢慢聊,晚辈去外面等您儿子。"

陈泽楷的话。让老太太瞬间有些惊叹。

她没想到,叶辰身边这个三十出头的青壮年,竟有如此眼力。

自己不想在他面前提及家族秘密,他非但不生气,还知道自己这些话甚至不想让儿子知道,主动说要去外面等自己儿子,那意思非常明显,他不但立刻出去避嫌,而且若是自己儿子提前回来,他也会想办法将其拦住。

于是,老太太非常敬佩的拱了拱手:"辛苦您了!"

陈泽楷也毕恭毕敬的说:"江奶奶您才辛苦,您与我家少爷先聊,晚辈先出去了!"

说罢,便立刻起身出门,一直到了院门之外。

老太太这才对叶辰说道:"恩公身边的人,果然非同一般!"

"谢谢江奶奶夸奖。"叶辰谦虚一笑,旋即问她:"江奶奶,您说的这位孟老祖,究竟是什么人?"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