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墨染书院 > 离婚当天,被前夫小叔拐进民政局 > 第216章 季以柠应该赔不起十几亿吧?
 
他把秘书叫进办公室,冷声道:“去联系盛和泉,让他准备对季以柠动手。”
秘书看到地上摔的屏幕裂开的手机,垂头道:“好的,聂总,我马上去。”
他捡起手机离开办公室,立刻让人去订购一个新的手机过来。
盛和泉接到电话的时候,正在陪女朋友产检。
知道要对季以柠动手,盛和泉有些犹豫,毕竟当初聂维清只是说让他吓唬吓唬季以柠,并没有说要真的动手。
察觉到他的犹豫,董成冷冷道:“盛先生,你不会以为那笔钱这么好拿的吧?”
当初聂维清找到盛和泉的时候,他正在为了女友父母提出的六十六万彩礼发愁,她父母说要是拿不出来彩礼,就把他女朋友拖去医院流产。
盛和泉走投无路之下,聂维清找到了他,直接给了他一百万,让他去跟踪骚扰季以柠。
聂维清还告诉他,季以柠是以前伟宏制药老板的女儿,当初伟宏制药那场事故害死了他爷爷,季以柠也算是他仇人。
其实盛和泉清楚这件事跟季以柠无关,而且当初事故发生后,季伟宏在公司破产也给了他们一笔赔偿。
但为了他的孩子,他还是违心答应了这件事。
现在让他真的动手,他就突然后悔当初猪油蒙了心。
“董秘书,这是在犯罪,我把钱还给你们,这件事我不做了。”
董成冷笑了一声,“你当那笔钱是这么好拿的吗?你要是不做,你女朋友和她肚子里的孩子要是出什么意外,就只能怪你自己了。”
盛和泉的脸色顿时沉了下来,“你威胁我?”
“只能说,你有太多软肋,从你接过那张银行卡的时候,你就没有选择了,季以柠和你女友以及肚子里孩子的命,你自己选一个。”
董成直接挂断电话,一边是一个无关紧要的女人,一边是自己的女友和孩子,傻子都知道要怎么选。
盛和泉神色愤怒,布满老茧的手几乎要将手机屏幕捏碎。
如果时间倒流,他一定不会接过那张卡!
“和泉,这是刚才照的B超,你看看这是孩子的手和脚,好可爱。”
眼前出现一张检查单,女友夏红在旁边给他指着哪个是孩子的手,哪个是脚。
盛和泉看着看着,双眼就红了。
看他眼眶含泪,夏红忍不住笑他,“你怎么回事?怎么哭了,不是应该高兴吗?再过两个月,我们的孩子就生下来了,到时候我再把我偷偷攒的钱给你,我们办完婚礼后就搬出去租房子,以后我们一家三口就可以幸福地生活在一起了,不过……你那么多彩礼钱到底是哪来的?”
盛和泉勉强挤出一个笑,“我不是跟你说了吗?之前我爷爷上班的时候,发生事故去世了,那笔钱是赔偿金。”
夏红眼里闪过愧疚,握住他的手低声道:“对不起,等我们结婚后,我也会努力挣钱,我们早晚能重新把那笔钱挣回来。”
“嗯,走吧。”
扶着夏红走出医院,回去的路上,她一直在畅想两人的未来。
以往盛和泉都会跟她一起聊起以后的打算,但今天却异常的沉默。
夏红问了他好几次,他也只是说上班太累了。
送夏红回家之后,盛和泉看着她的背影,终于在心里下了决定。
他一定要保护夏红和孩子,即使是去犯罪!
他拨通董成的电话,咬牙道:“我可以去做你让我做的事,但必须等我女朋友生下孩子之后。”
“不行,那太晚了。”
盛和泉冷笑了一声,“董秘书,我也可以把你们要做的事告诉季以柠,你们不过是想要一个替罪羊,难道我连时间都没资格决定吗?”
“你要是告诉季以柠,你的孩子也不知道有没有机会出生。”
“董秘书,我家人要是出什么事,我会把我们今天的电话录音发到网上,你也不希望这件事闹大吧?我只要两个月。”
董成沉默了一会,冷声道:“我去请示一下聂总,待会给你回复。”
听完董成的话后,聂维清冷笑了一声,“两个月?不行,最多给他一个星期时间!”
“聂总,要是逼的太紧,说不定会适得其反。”
“那就半个月,我等不了,他要是还讨价还价,直接把他做。”
一个蝼蚁,也配跟他提要求?
“是。”
汇报完这件事,董成硬着头皮道:“聂总,刚才孙行过来送解约合同……那些合同……”
聂维清眼里闪过怒意,沈肆竟然跟他来真的!
好!
那就看谁先玩不起!
“把合同拿来,我现在就签字!”
拿到聂维清签好字的解约合同,孙行就离开了。
回到清鸿,沈肆接过合同看了一下,神色冰冷地道:“没什么问题,收起来吧。”
“沈总,就因为这么件小事,就跟聂氏解除合作,万一传出去……”
沈肆抬眸看向他,眼里没有丝毫温度,“你觉得他派人跟踪季以柠,想对季以柠下手,这是一件小事?”
察觉到沈肆的不悦,孙行连忙低下头,“我就是觉得,聂总对季小姐也没有造成什么伤害,这样会不会有点小题大做……”
“什么时候轮到你来教我做事了?”
“我不敢……”
“不敢就按照我的吩咐做事。”
孙行在心里默默叹了一口气,转身正要离开,沈肆突然沉声道:“召集董事半个小时后开会,讨论一下这次数据泄露的事情怎么解决。”
“是。”
半个小时后,沈肆刚踏进会议室,就有董事阴阳怪气地开口:“沈总,这件事我不知道还有什么好讨论的,直接按照公司的规章制度办事不就行了?因为犯事的是你女朋友,你就包庇对方,那以后要是我们这些董事的下属之类的犯事,我们是不是也可以包庇了?”
沈肆沉着脸没说话,走到主位上坐下后才冷冷看向说话的董事。
“黄董,你要是不想开这个会,现在就可以离开。”
黄董脸色僵了僵,到底是没再开口,也没离开。
“今天这个会议,主要商讨一下赔偿的问题。”
闻言黄董又忍不住语气嘲讽地开口:“沈总,季以柠应该赔不起十几亿吧?”
“她赔不起,我可以替她赔。”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